第420章、厚葬!

    第420章、厚葬!

    小白是方好汉养的兔子。

    它喜欢吃青菜叶子和玉米碎片,还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喜欢喝酒,喜欢喝老酒鬼院子里的烧刀子。

    每当轮到方好汉来给师父送饭送汤或者来帮助师父收拾院子的时候,他就会抱着小白过来打打牙祭。那个时候院子里的烧刀子随意它喝,每次都是醉薰薰的躺倒在地上,像是个小酒鬼一样被方好汉给抱回去。

    今天和往常一样,方好汉抱着小白过来准备给师父收拾屋子,顺便给贪酒的小白一小碟烧刀子就当是庆祝它又长大一岁的时候,突然间看到师父院子门口站着的千叶好武。

    方好汉满脸警惕,立即冲到院子门口,盯着千叶好武喝道:“千叶好武,你来做什么?”

    千叶好武看到方好汉对自己充满敌意,也立即摆出一幅随时都有可能动手反击的架势。

    “行了行了。”方炎摆手说道:“装什么忠心孝子?我都站在这儿呢,他们要是想使坏,我能够让他们进去?”

    方好汉嘿嘿的笑,两边的脸颊深陷下去,把整张脸上的皮肉都割下来称称也不到二两。

    方好汉走到方炎面前,小声问道:“小师叔,这两个小鬼子----”

    啪!

    方炎一巴掌抽在他的脑袋上面,没好气的说道:“他听不懂华夏语,你用不着这么鬼鬼祟祟的说话。”

    “哦,那我就放心了。”方好汉松了口气,说道:“他们怎么跑到咱们燕子坞来了?这是打着灯笼找屎吧?我去敲村口的警钟,让大家伙儿过来把他们包成饺子----都跑到家门口----跑到咱们院子里来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闭嘴。”方炎说道。“你懂不懂什么叫做英雄惜英雄?”

    “知道。方英雄眼里最牛逼的人物就是方英雄----这就是英雄惜英雄。”

    啪!

    方炎又一巴掌抽在方好汉的脑袋上面。跟这两个小混蛋根本就说不明白。

    方好汉抱着兔子躲开,委屈的说道:“我又没说错什么----师父的身体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跑过来耀武扬威,这不是给师父心里添堵吗?师父最在意的是什么?最在意的就是经脉断绝,没办法恢复以前的巅峰状态。要是那个整天装神弄鬼的老家伙向师父发起挑战,以师父的性子是一定不会拒绝的。这算什么?虎落平阳被犬欺?有本事他和你打啊---”

    方炎知道方好汉是在担心老酒鬼的安危,他说的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高的。而且,千叶兵部千里迢迢赶来,不正是为了了却当年未尽兴的那一战吗?

    如果千叶兵部向老酒鬼发起挑战,老酒鬼是一定不会拒绝的。就像方炎遭遇千叶兵部的挑战时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是就算是真的要死也不会拒绝。

    有些事情,和生死无关,和尊严有染。

    以前,老酒鬼以酒解忧。

    如果有外力所迫,就怕老酒鬼会以死解忧。

    那么骄傲的男人,那么风光的英雄,落魄到如今这番境地,或许活着比死了更像是一种折磨吧?

    可是,即使知道这样的答案,方炎仍然没有阻止他们俩人见面。

    因为,除了老酒鬼自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对于那样的男人来说,他们最需要的是理解和尊重,而不是保护和可怜。

    方炎看着方好汉,说道:“你的阻拦有用吗?”

    “没有。”方好汉摇头。

    “那就站在一边祈祷吧。”方炎说道。

    方好汉眼神不善的盯着千叶好武,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我把他揍一顿----谁让他老爹挑战我师父?”

    方炎看了千叶好武一眼,说道:“随便。”

    他尊重的人是千叶兵部,至于千叶好武这个家伙----他真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他也知道千叶好武对他也不会有好感。

    如果机会成熟,说不定这小子就会给自己捅上一刀子。方炎对他防备着呢。

    方好汉终究没有向千叶好武发起挑战,因为在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他听到院子里面传来木头破裂的声音。

    “打起来了。”方好汉着急的说道。他把小白紧紧的搂在怀里,就像是一个受到惊吓的丑陋小女生。你很难再找到比方好汉更难看的女人。

    千叶好武也听到了那声音,顾不上防备方好汉有可能从背后偷袭,赶紧跑到木门门口想要从缝隙里面向里面张望。

    方炎上前一步,把他从门口扯到一边。

    里面那两个男人要是杀红了眼,这个小院分分钟就能够被他们给拆了。从里面飞出来的一根树枝一片叶子都能够杀人。千叶好武跑到门口趴着,一不小心就被人给灭了。

    说实话,方炎当真不在乎千叶好武的死活。因为他一直觉得这个家伙的心眼太小又太坏。

    但是,如果千叶兵部出来却发现自己的儿子死了,他不会怀疑是自己干的吧?要是引起那样的误会就不好了。

    响了几声后,院子里面又没有了动静。

    方好汉看向方炎,千叶好武也同样看向方炎。

    方炎表情凝重,却并没有说话。

    他能够感觉的到院子里面的肃杀之气,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了。

    想起千叶兵部来时的种种异常,方炎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这两个人,不会是想要一决生死吧?

    方炎变得焦虑起来,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推开木门硬闯进去。

    嘎吱----

    木门从里面打开。

    老酒鬼站在门口,先是看了千叶好武一眼,然后对方炎说道:“东洋剑神千叶兵部,战死。”

    “父亲大人-----”千叶好武已经看到了躺倒在地上雪窝里面的父亲尸体,凄惨地扑倒过去。

    方炎脸色黯然,看着千叶兵部死后安详的面容心里难过不已。

    刚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竟然已经成了一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尸体。

    生命无常,如此而已。

    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想起他们的一剑峰之战,想起他突然间跃起将自己的身体推开躲避那些飞行人的射击,想起他白袍大袖的站在院子的桂花树下,也想起他像是个孩子似的让自己在路边停车跑进麦田把自己**的双脚踩进那冰冷的黑土地里------

    “父亲大人-----”千叶好武伸手捂着父亲肚子上的伤口,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那鲜红的血流仍然不断的涌现出来。不仅仅从前面涌,也从背后涌,院子里堆积的大块白雪被温热的血水融化,融化了的冰水和血水融合在一起,便汇聚了更多的冰水。冰水将千叶兵部的身体浸泡里面,就像是一个自然的温床。

    随着千叶兵部身体里面的血水不停的涌入,那冰水的颜色便越来越浓。满院子的血腥味道。

    千叶好武看到父亲手里握着的树枝,抓起树枝便朝着站在角落里提着酒缸喝酒的老酒鬼冲了过去。

    “我要杀了你。”千叶好武恶声叫道,模样看起来有些歇斯底里。

    他要疯了!

    他已经疯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陪父亲燕京访友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在他心目中战神一样的男人,永远都不会落败的英雄,竟然会像他以前的那些对手一样的躺倒在血泊里。

    他怎么会死呢?他怎么能死呢?

    他是东洋战神,是自己最强大的父亲。

    一直以来,他都在接受着父亲的照顾和保护。他心高气傲,因为他的父亲是东洋剑神。他也努力刻苦,因为他的父亲是东洋剑神。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时间还有很多很多,在父亲的指导下,在父亲的看护下,他一定能够取得和父亲一样的成就。或许比父亲更加耀眼的成就。

    可是,父亲怎么就突然间不在了呢?

    是这个男人夺走了自己的父亲,他要杀了他,他一定要杀了他-----

    哗-----

    他才冲到了一半,一大缸的酒水突然间从头淋下。

    冰冷的酒水将他的衣服浇湿,把他的头发打乱,就连额头系的那条白绸也松跨跨的快要飘飞而去。

    最重要的是,让他从头冰冻到脚,人也变得清醒起来。

    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血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酒鬼。

    他的呼吸急促,但是身体却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丝毫动弹不得。

    老酒鬼并不动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你是一个幸运的家伙,因为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你也是一个悲剧的家伙,因为你的父亲太伟大了。”

    千叶兵部的眼睛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老酒鬼,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又像是什么也不明白。

    老酒鬼的视线转移到了方炎的身上,说道:“他想留下,让自己的身体变成我华夏国的一捧尘土。他想用眼看我华夏国的辽阔和深厚,那就让他好好看。他想用脚丈量我华夏国的勇气和根基,那就让他好好量。”

    “让他穿我的寿衣,住我的棺柩,入我的墓穴----厚葬。”

    (ps:抱歉,更新晚了。)r1058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