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这孩子还挺调皮!

    第394章、这孩子还挺调皮!

    周命理心里很不畅快,他心里不畅快的时候就一定要让别人的心里也不畅快。,ybdu,

    原本他就不同意回乡下过春节,肮脏破落,无趣穷酸,有什么好去的?

    如果说他之前还对乡村生活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但是听了他那些有过农村生**验的同学诉苦之后,那一点点期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了深深的鄙夷和反感。

    “知道吗?他们洗衣服洗菜都是在门口的一条小河沟里----下游洗菜,上面还有孩子在水里面撒尿,吃饭的时候我都不敢动盘子里面的菜,一看到那些菜就想到那些孩子往水里面撒尿-----”

    “他们的厕所都在院子外面,没有门,你正拉的过瘾的时候,突然间就有人闯进来----有一次我差点儿被吓的掉进炕里----是的,你没有听错,他们的厕所就是个大炕,里面的大便都堆积在一起发酵,还有蛆会爬到你的鞋子上面----”

    “这有什么?他们吃的肉都有可能长蛆----长蛆的肉竟然还舍不得扔。把上面的蛆洗掉又继续吃----真的好恶心----”

    ------

    周命理不愿意吃用孩子撒过尿的河水洗过的青菜,不愿意蹲有可能被蛆爬上鞋面的厕所,想起那种长过蛆的肉就犯恶心----

    他不愿意来,他的父亲也不愿意来。可是他的妈妈方意睛再三坚持说今年一定要回老家过春节,因为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在老家过春节了。父亲坚持不过,同意了母亲的要求。他一个人独木难撑,也只好跟着回来。

    他觉得母亲的老家既然挨着燕京城,再穷能够穷到什么地方去?

    但是,这一路颠簸,车子在路上好几次打滑差点儿冲进雪沟里,他就对他要去的地方充满了恐惧和恶感。

    当到达目的到看到自己来的竟然是一个原始村落后,觉得那被尿淋过的青菜和长蛆的厕所就在自己的眼前招手,心里的火气就再也压不住了。

    他没敢朝自己的父母发火,但是,在自己那些穷亲戚面前说几句不太体面的狠话----他们不也只能憋屈的听着然后畏缩的向自己道歉说条件不好招待不周你多多担待,这不正是农村人应该有的作风和作派吗?

    至少周命理是这么想的。

    都说童言无忌,但是这小子的一句话着实让满脸笑容迎上来的亲人们心里凉了半截。

    子不嫌母丑,儿不嫌家贫。燕子坞算是周命理的半个家乡,被他这么贬低呵斥,让人的心里很不好受。

    再说,燕子坞的人天生骄傲,对外面的一切都抱着怀疑和看低的姿态。骄傲的燕子坞人听到周命理把燕子坞形容成为‘鸟不拉屎’的地方这种话,一些人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陆婉和大姑方意新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迎接,听到周命理的话,脚步不由得一顿。她们俩停顿下来,其它人自然也跟着停止。

    气氛尴尬之时,小姑方意睛从车子的另外一侧走了出来,厉声喝道:“周命理,你怎么说话呢?这里是燕子坞----是妈妈的家。妈妈就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妈妈觉得挺好的,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周命理撇了撇嘴,显然并不认同母亲的观点,只是不想和她吵架而已。

    副驾驶室的车门推开,方意睛的丈夫周帆推开车门下车,看了儿子一眼,对妻子说道:“算了,孩子随意说的一句玩笑话,你也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命理也是大小子了,人前还是得给他留点面子。”

    周帆同样觉得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再说,儿子也没有说错啊,燕子坞本来都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已经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过来了,仍然记不得路----后来妻子回来,他都借口公务繁忙给推掉了。这个地方他也确实不太愿意过来。

    方意睛的心头火起,却也不好在哥哥嫂子的面前和丈夫儿子争执。他们的观点根深蒂固,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把他们扭转过来。

    周帆态度有些倨傲的站在原地打量众人,笑着说道:“大嫂,不好意思,我们回来的晚了-----”

    陆婉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说道:“没事,回来了就好。大家都等着你们吃饭呢。”

    又转身看向周命理,说道:“这是命理吧?生的时候我去抱过,一周岁的时候我去喝周岁酒----怎么一眨眼就这么大了?”

    “嫂子。”方意睛走过来拉着陆婉的手,说道:“不好意思。大家都等急了吧?下了飞机之后,周帆说既然到了燕京就顺便去看望一下领导。毕竟,年前去拜个早年也显得恭敬一些。手机又没电了,一直没办法和你们联系。”

    “没事。”陆婉笑着说道。“平安回来就好。还担心你们路上出了什么事,都准备让方炎开车去找你们呢。”

    方炎把车停好走了过来,主动向小姑问好,笑着说道:“小姑,好久不见了。”

    “方炎。”小姑上前搂抱着方炎,说道:“刚才你妈还说命理这小子长的快,你不长的更快?这都可以结婚了吧?有女朋友没有?要是有了一定要带回家里过年,小姑帮你把把关。”

    方炎是方家的独苗,很受三个姑姑的疼爱。方炎和小姑的感情也非常好。小姑好几年没有回来,他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和小姑见面,现在心里是满满的欢喜。

    “一定。”方炎笑着说道。又和周帆打招呼,说道:“姑夫,欢迎回家。”

    “嗯。”周帆点了点头,上前和方意行握手,说道:“饭好了吧?今天得好好和大哥喝几杯。”

    周帆也就主动和方意行说说话,站在方意行身边的方浩和赵诚信却是毫不搭理。

    方浩还好,苦孩子出身,受方老爷子收养成为弟子。后来和师父的大女儿方意新情投意合,然后就入赘到了方家。赵诚信是燕子坞赵家之人,赵家不仅仅在内江湖颇有地位,在外面也有不少的产业,自是心高气傲之人。他主动出来迎接,周帆却视其如无物,自然心生不快。

    方意行拉着周帆进了院子,说道:“早就好了。今天是得好好喝几杯。方浩,诚信,你们俩也别想偷懒。今天得把周帆给陪好了。他难得回来一趟。”

    “命理。来见你大表哥。”方意睛把周命理拉到方炎面前,说道:“这就是我和你说过的方炎表哥。”

    方炎伸出手来,周命理撇了撇嘴,说道:“不用这么老土吧?还用握手这一套----”

    方意睛一巴掌拍在周命理的脑袋上,说道:“怎么和你表哥说话呢?”

    方炎摆手,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我这是条件使然,其实我也不喜欢动不动就和人握手----”

    听到方炎这么说,周命理这才对方炎有了一点好感。他看着方炎问道:“我妈说你们家的人人人都会武术,真的假的?”

    “真的。”方炎点头。

    周命理指着门口的一块青石砖,说道:“你能一掌把它劈断吗?”

    方炎笑了起来,说道:“差不多吧。”

    “真的假的?”周命理瞪大了眼睛,说道:“你劈给我看看。”

    方炎拒绝,说道:“没事劈砖干什么?你们赶了一天的路,先进去吃点东西。饿坏了吧?”

    “我们早就吃过了。”周命理不耐烦的说道:“在燕京大酒店吃的。我爸去给他领导拜年,我们就顺便在燕京大酒店吃了饭----你真的能劈砖?不会是骗人的吧?”

    “周命理-----”方意睛实在忍不住想要发飚了。这个混帐孩子,怎么什么不应该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她提前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晚上赶回来和大家一起吃晚饭。结果他们到了燕京之后,丈夫要去拜访领导。说是赶晚不如赶早,春节过后领导繁忙,根本就没有机会见面。年前去拜访既显得对领导尊重,又能够让领导记忆深刻。

    丈夫为了仕途攀登,她这做妻子的也只能表示支持。到了和领导约定的酒店,儿子又说饿了。她说等一等回家再吃饭,结果丈夫就自作主张的帮儿子点了大餐。

    吃了也就罢了,你这么当众喊出来,让家里这些苦苦等待挨饿的亲人做何感想?

    方炎微微挑眉,却也不想和姑姑的小孩一般见识,说道:“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骗人的?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只是我觉得实在没必要----这是一块顶门砖,还要用它来掩门呢。”

    对燕子坞的男人来说,单手劈砖比用斧子劈柴还要常见,是一件根本就不值得拿出来炫耀的事情。

    他也不想小孩子一要求,他就兴致勃勃的去表演劈砖。亲人见面,肯定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且,等待了那么久,他的肚子实在饿得厉害。

    “我又没说错什么。”周命理很是不满的对母亲说道。“你把你娘家人夸得跟人人都是武林高手似的,连块砖头都不敢劈----这是什么燕子村?是骗子村吧?”

    方炎一巴掌拍在周命理的脑袋上面,笑着说道:“这孩子还挺调皮。”

    扑通!

    周命理站立不稳,一跟头栽倒在地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