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梦想还是不能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第385章、梦想还是不能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方炎接触过很多叶家的人,漂亮、冷傲、一本正经。,ybdu

    除了叶风声,每个人都端端正正,也方方正正。

    他对叶道陵的印象很模糊,因为他还小的时候,叶道陵就已经在外面参加工作了。逢年过节的时候,叶道陵开车回去才能够远远的看上一眼。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看起来很成熟稳重,却没想到叶道陵有如此调侃戏谑的一面。

    刚才还一脸严肃让人压力倍增,突然间就咧嘴大笑一幅很是得意的模样,这还真是----萌萌哒啊。

    叶道陵被称为叶家脾气最暴躁的人,但是这样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却能够在国相面前混得风声水起,自然不能用常理度之。

    方炎记牢了那句话,不要小看天下英雄。

    “说我走了狗屎运?老子就是走了狗屎运怎么着?有些人想去捡狗屎还没那个运气呢-----”叶道陵大大咧咧的说道。

    林冬海微微皱眉,知道隔墙有耳,有些话放在心里就好了,千万不要说出来。但是他清楚叶道陵的性格,就是在国相面前都敢拍桌子摔杯子,自己的劝说也不过是无用功而已。

    “敢想敢说,三叔是真性情。”方炎顺手就塞过去一个马屁过去。他还真不服气了,当真有人拍马屁给他还要高杆?

    “你小子就是个滑头。”叶道陵走过来搂着方炎的肩膀,说道:“走,进屋喝茶。咱们叔侄俩好好聊聊----我倒是想听听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屋子是古典式机构,里面用了大量的原色木材。

    茶室里面的暧气开的很足,方炎和叶道陵在垫着毯子的红木椅子上坐定,秘书便送来了泡好的香茗。

    叶道陵摆了摆手,对秘书说道:“端出去,这种粗茶今天不想喝了。我们燕子坞出来的无论男人女人,都有一手好茶道。”

    他指了指面前的煮茶工具,对方炎说道:“你叫我这么多年的三叔,我还没喝过你煮的一碗茶汤。来,今天给你一个机会。”

    方炎苦笑,只得接过那些茶具开始忙活起来。

    方炎动作熟练,很快就将一杯煮好的红茶送到了叶道陵的面前,叶道陵看了一番汤色,又端到鼻子前闻了闻香味,感慨地说道:“想在外面喝杯好茶真不容易啊。”

    叶道陵身居高位,想喝什么样的好茶会喝不着?

    可是,如果想要喝到燕子坞那样的好茶,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和茶叶无关,和泡茶的人有关。

    或许叶道陵的秘书助手能力过人,但是,茶道这种事情,一看熏陶,一看天赋。缺一不可。

    “三叔想要喝茶,就经常回燕子坞看看。”方炎笑着说道。“燕子坞家家户户都泡得一手好茶。不仅仅泡得好茶,还有好酒----张麻子家的烧刀子,李大嫂家的梅子酒,还有李小天父亲酿的三日醉,都是极品好酒。不同的酒种有着不同的口感,再配合着不同的心情,让人如痴如醉。特别是这样的天气,躺在雪窝子里喝一口烈酒,不比什么都强?”

    叶道陵大笑,指着方炎骂道:“你这小子,想把我带到坑里去吧?我这么大半夜的拉你过来就是要听你吹嘘燕子坞美酒的?那些我不比你熟悉?我可告诉你,小时候我们没少喝酒。就你们现在骗女孩子玩的那几招,都是我们以前玩过时的。”

    “那是。”方炎点头说道。“三叔是前辈,自然要比我们强上很多。”

    “说说吧。”叶道陵捧着茶杯说道。“这一幕大戏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想必费了你不少心思吧?”

    方炎知道推托不过,只好把自己从下飞机开始经历的一些事情给重复了一遍。当然,他只捡了重要的说,能说的说。至于矛盾冲突的原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责任都在将军令身上,他是一个遭遇压迫凌辱忍不可忍最后不得不奋起反抗的**丝良民。

    听完了方炎的讲述,叶道陵沉吟良久。

    他眼神定定的看着方炎,说道:“很多人以为将军令输在轻敌,其实还是输在能力。你有大才,只是他们还不愿意相信而已。”

    “三叔,我就是跟他赌了一把。”方炎笑着说道。“我输得起,他输不起。”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上牌桌的,而已还是那样一个不公平的对手----”叶道陵沉声说道。“不瞒你说,以前我也想像你这样赌一把----或者顾忌太多,或许是勇气不够,最好不了了之,一直拖延到现在。没想到这次倒是被你们这些年轻小辈给推了一把。”

    “三叔蓄势待发。如果不是之前蓄足了势,我们怎么推也推不起来。”

    叶道陵笑呵呵的看着方炎,说道:“名扬燕京城的感觉如何?”

    “名扬燕京城?”

    “怎么?难道你还以为那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玩的一场游戏?”叶道陵温声笑着。“如果仅仅是你们那场小孩子的负气之争,被人议论上两天热度也就消失了。但是,后面还进行了一场职位任命,关注过来的眼光就多了-----现在说你名满京城一点也不为过。”

    “说实话,我还真不愿意出名。”方炎说道。“不过当真出名了我也不怕,反正过完年我就躲到花城,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爱怎么想怎么想-----”

    “你小子倒是狡猾。”叶道陵指着方炎说道。“但是,这次不同往日,你推了我一把,也等于是斩了将家一刀,将家恐怕是不肯轻易罢休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方炎说道。“我不砍他们一刀,他们也不会让我好过。既然这样,那我也让他们心里不舒服----我喜欢公平。”

    叶道陵的视线再次认真的审视着方炎,是想看穿这个年轻人是虚张声势还是确实勇敢担当。

    结果让他很满意。

    “方家后继有人了。”叶道陵赞赏的说道。“这次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这一点你比我更加清楚----你们几个跳出来玩了那么一招,不就是想逼宫吗?”

    “将家退让,证明我逼宫成功了吧?”方炎笑着说道。后续的一些事情,他还真不是太清楚。

    他从会所里面出来之后,就遇到了门口等候的秦倚天,两人一路行走,家里那边静默的没有一个电话----当然,他的手机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当时他的衣服爆炸,他只顾着捂住裤裆,其它的事情哪里还顾及的上?也不知道叶风声那些家伙有没有帮他收拾妥当,收拾妥当了有没有偷看他的手机信息。

    真是让人操碎了心啊!

    “先生用了红机子,有一句话说的很重,先贤之后流血又流泪,谁还肯为国家去死?”叶道陵感慨的说道:“不管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至少关键时刻站出来表态了,而且这个表态还很有力度----”

    “先生是我燕子坞的灵魂。”方炎说道。“有他在,总不会让我们这些孩子受欺负。”

    “是啊。燕子坞有燕子坞的使命,先生有先生的使命,既然我这趟捡了一个大便宜,自然也要担当起自己的使命-----”叶道陵说道。“朱子丹修行受阻,我准备让他去北海之地去训练三年。那边天高海阔,说不定另有一番造化。李小天的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出来做点事情了。还有阮千,那孩子的资料我看过,聪明,细心,但是性子太软了。我倒是给他特别选定了一个好地方----燕子坞年轻一代就看你们了。”

    方炎点头,说道:“你是长辈,怎么安排还要看你们的意思----我想他们的家里应该也不会反对。”

    “你呢?”叶道陵问道。“还要回花城去做老师?”

    “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想清楚。”方炎说道。“或许花城那边更适合我。”

    “那就去吧。”叶道陵说道。“有件事情你可能知道,也有可能不知道----”

    “什么事情?”方炎好奇的问道。

    “你爷爷曾经上我们叶家提亲,说要把我们的温柔许配给你为妻,被我轰出去了。”叶道陵神情激动的说道。“温柔是我们叶家最有可能在武道上面取得非凡成就的孩子,是我们所有叶家人的心肝宝贝,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便宜了你们方家?我们自然不答应。”

    “那你现在同意了?”方炎问道。

    “不答应。”叶道陵干脆的说道。

    “既然不答应-----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叶道陵笑的不怀好意,说道:“我怕你这小子居功自傲,以为帮了我一把就可以把我们的小公主给骗走----这可不行,一码归一码。叶温柔可不能给你。梦想还是不能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方炎摆手,说道:“三叔,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怎么可能打叶温柔的主意?你也知道,我以前没少挨她的揍,怎么可能把她娶回家天天挨揍?那都是爷爷乱点鸳鸯谱,我和叶温柔是不可能的----”

    嘎!

    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白衣少女俏生生的站在茶室门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