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现在我要保护你!

    第383章、现在我要保护你!

    在海哥抡起酒瓶砸向胖子老板的时候,方炎闪电侠般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砸过来的酒瓶。

    秦倚天没有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抓起她刚才喝完的白酒酒瓶就朝着海哥的脑袋上砸了过来。

    她最讨厌不打招呼就动手打人的王八蛋了。

    两人配合默契,完美得分。

    秦倚天出手利落,出其不意。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竟然出手如此老练狠辣?

    打完之后,还满脸幸福的说道:方老师,我最喜欢看你替我打架了。

    方炎满脸无辜,明明是你把人打伤,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扣住了别人的手筋让他的身体没办法动弹而已。

    海哥脑袋发懵,身体摇摇欲坠。

    “兄弟们,给我——”

    话未说完,‘扑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眼睛紧闭,竟然就这么昏死过去了。

    胖子老板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他明明已经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他以为他的脑袋一定会被打开瓢,但是——为什么打人的人反而头破血流躺倒在地上?

    “妈的,敢欺负我们海哥——”一个小寸头抓着手里的酒瓶朝着方炎冲了过去。

    方炎心里更加委屈了。

    拜托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好不好?打人的人又不是我你能不能不要冤枉好人这世间还有真理王法吗?

    方炎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巴掌把那个小寸头给抽飞出去。

    另外一个男人紧跟其后袭来,看到方炎一巴掌就把自己的同伴抽飞,想要转身逃跑,但是身体的惯性让他继续朝着方炎扑了过去——进退两难。

    方炎不愿意让他为难。

    猛地抬起一脚,那个男人的身体被他一脚踹得腾空而起,朝着面馆的玻璃门撞了过去。

    “我的门——”胖子老板大声喊道。

    方炎施展开了方氏梅花步,双脚一个交叉便又朝着那个男人飞出去的身体扑了过去,伸手一抓,就把那个男人的衣领给揪住了,在他的身体即将撞在玻璃门上的时候,方炎又把他给硬生生扯了回来。

    男人心脏加速,气喘吁吁。

    他满脸感激的看了方炎一眼,说道:“谢谢。”

    砰!

    秦倚天一酒瓶砸在他的脑袋上,笑着说道:“不客气。”

    “你怎么把他打倒了?”方炎问道。

    秦倚天瞪大眼睛看着方炎,说道:“我们现在不是在打架吗?”

    “是啊。”

    “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把他打倒呢?”

    “我是说——他已经被我们制服了,暂时已经失去了伤害能力,其实就不用把人打成这样了——”

    “不好意思。”秦倚天红着脸说道。“我太激动了。”

    “——”

    最后一个小辫子男人看到海哥和他的两个同伴被人刀切豆腐一般轻松的解决掉,满脸的惊恐和不可思议。

    看到方炎和那个暴力的小娘们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小辫子男人从桌子上摸起一个酒瓶,问道:“我自己动手行不行?”

    砰——

    他一酒瓶抡在自己的脑袋上。

    因为用力不当,他的脑袋破了,酒瓶还完好无损。

    鲜血从他的发隙间流敞出来,很快就把他的痘痘脸给染红。

    “酒瓶没有破哦。”秦倚天看着他说道。

    “我再来一次。”小辫子男人说道。

    砰——

    男人再次用力,酒瓶仍然没破。

    小辫子男人都快要急哭了,再次抡起酒瓶朝着自己的脑袋上面砸去,大声喊道:“破——”

    还没破!

    “我让你破——”

    仍然没破!

    “我让你破——破破破——”

    小辫子男人不停的拿着酒瓶朝着自己的脑袋上砸过去。

    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方炎不忍直视,这家伙得有多差的运气啊?竟然选了这样结实的一个酒瓶子。

    小辫子男人的脑袋鲜血淋漓,整张脸也被鲜血染红,他抹了脸上的血水一把,语带哭腔的看着秦倚天,说道:“我能不能换一个酒瓶子?”

    “行了行了。”秦倚天不耐烦的摆手。“你躺下吧。”

    “谢谢。”小辫子男人感激的说道。

    他身体麻溜的躺倒在地上,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死了。

    胖子老板被这一幕被惊呆了,他开店二十几年,小混混在他的面馆里喝酒打架的事情也经历过不少回——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事情。

    欺负人还能欺负出花样出来了?

    方炎走到胖子老板面前,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胖子老板摇头。

    “没事就好。”方炎笑着说道。“谢谢你的面。还有,你刚才忘记收酒钱——”

    “我看你们聊得投机,而且说的还是童年往事——我小的时候,也喜欢过我们村子里的一个姑娘,我出去开面馆赚钱,准备以后有钱了就回村娶她,可是等我回去她早就已经嫁人生娃了——没别的意思,就想着送你们喝两瓶酒。”胖子老板一脸缅怀的说道。“就当是给自己也留个念想吧。”

    “酒我收下了。”秦倚天说道。“也请你收下我的礼物。“

    “不用那么客气——你要送我什么?”胖子老板问道。

    “明天有人会来找你。”

    胖子老板嘴巴蠕动,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劝道:“姑娘,不是做叔叔的说你——你长那么漂亮,已经比很多人拥有的多了很多,不用再给自己编造一个多么高贵的身世,在我看来,有一个善良诚实的心比什么都要高贵——”

    “你说的对。”秦倚天笑着说道。“明天我的家人会来见你。”

    “哈哈,这才对嘛。家人就家人,干嘛非要说家族嘛——你一说家族,我就想到了民国四大家族,太玄乎——”

    “——”

    方炎和秦倚天告辞离开,他们知道身后跟着的那些人会把海哥安排的‘很舒服’。

    方炎在前,秦倚天跟在后面。

    夜已深沉,雪也停歇。

    路上车流渐少,行人无踪,整个燕京城安安静静,仿佛成了他们俩人独有。

    万物沉睡,王子和公主来造访他们的子民。

    “这老板倒是个有趣的人。”方炎笑着说道。“开着一家小面馆,守着一份小希望。忙碌一天之后喝一杯热酒,吃上几颗花生米,听几首老歌或者一段三国评书——倒也不算虚度此生。”

    秦倚天快走两步,和方炎并肩而行,笑着说道:“方老师,你是担心我改变了他的生活,是吗?”

    “不一定大富大贵,有时候小幸福也是幸福,对不对?”方炎笑着说道。

    “我知道啊。”秦倚天说道。“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还愿意挡在我们的前面,证明此人有义。他知道你的老师身份后明明对你很不喜欢,却仍然不愿意让别人伤害你,证明此人有责任担当——这样的好人,就应该有配得上他们的福报。再说,我们喝了他免费送的酒,自然要以礼相赠。”

    担心此举让方炎不喜,秦倚天耐心的解释着,说道:“如果他愿意守着这份宁静,可以拒绝我的好意。但是,如果他愿意接受,我也很乐意给他一个更好的平台和机会——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方炎苦笑,说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话就可以改变别人的人生。”

    “不,是我们。”秦倚天高兴的说道。“是我们一起改变了别人的人生。方老师,我们今天算不算一起打过架了?”

    “——算是吧。”方炎点头说道。

    “真让人高兴。”秦倚天眉眼绽放开来,笑着说道。

    “——”

    方炎很无奈,这有什么好激动的?他以前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打架。而且还经常被叶温柔打。

    秦倚天像是看穿了方炎的想法,说道:“这对你而言确实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对我来说——是我第一次和人打架。第一次遇到你,第一次摺纸飞机,第一次拿酒瓶砸人的脑袋——你看,好多事情都是因为你。当然,每多经历一次,就丰富一次我的记忆。”

    “你不会有暴力倾向吧?”方炎笑着说道。

    “就算有——也没机会动手啊。”秦倚天感叹地说道。

    确实,秦家的大小姐如果对一个人不满意,恐怕还没等到她动手就已经有人把所有的隐患给解决了。

    她是高贵的、典雅的、斯文有礼的,怎么能是一个抡起酒瓶子砸人脑袋的悍妞呢?

    很小的时候,家里的管家就教育她有外人的时候要保持礼仪。

    于是,也只有在方炎面前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秦倚天跑到方炎前面,倒退着身体走路,眼睛亮闪闪的看着方炎的眼睛。

    “方炎,你还记得当年你离开的时候我说过的话吗?”

    “哪一句?”

    “我说我会报答你。”秦倚天说道。

    “我也说过不需要。”

    “看到有人欺负你,我会很生气。如果谁让你受伤,我就剥了他的皮。”秦倚天身姿娇美,眼神柔媚,说话的语气却无比的凶狠坚定:“我不要这风吹痛你的眼睛,我不要这雪落在你的肩膀,我不要任何人动你一根毛发,任何人都不可以。”

    “以前我想报答你,现在我要保护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