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十万个为什么?

    第378、十万个为什么?

    天气寒冷,夜色深沉。

    但是因为外面大雪映照,整个世界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黑暗。就像是在头顶蒙上了一层薄纱,世间万物隐隐约约的现出一个轮廓。

    会所大堂富丽堂皇,来往宾客络绎不绝。名装华服,笑语寒喧,每个人看起来都高雅喜悦。

    远处的汽车轮胎碾碎冰雪,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冰水混合的灰渣飞溅。

    女孩子身穿浅黄色的连体长裙,外面罩着灰色厚实的斗蓬式毛绒外套。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深筒小皮靴,靴子的鞋跟钉在雪地里,就像是在这苍茫大地上面长出来的一朵精致小花。

    外套的前襟敞开,露出她平坦纤细的腹部和微微凸起的酥胸。双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就像是那些吹着口哨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或者塞着耳机走在铺满银杏树叶的古老街道上的年轻女孩子一样。

    青春、时尚、美丽、性感。

    她的脸上带着柔和美好的笑意,她的嘴唇翘挺红润,她的眉毛精致细长,她好看的鼻子冻的微微发红,但是这一点点红润却让她多了一份童真和俏皮。

    往前一步,便会被酒店大堂的明艳灯光照耀的无所遁形。

    退后一步,又会被那无边的黑夜和嘈杂的世界所吞噬。

    她站在明与暗之间,仿佛从黑暗里走来,又像是从光明中退去,让人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和触动。

    她看着方炎,她也只看着方炎。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到,她为等待他而来。

    方炎有瞬间的惊喜,然后又心头微酸。

    他看着夏天,说道:“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我看出来了。”夏天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说道:“看来我要提前告辞了?”

    说完,也不待方炎回应,对着女孩子摆了摆手,朝着司机开过来的豪车走过去。

    方炎走到女孩子面前,两人四目相对。

    方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吃饭你不饿,喝酒你不会,唱歌太随意----也不知道其它男人都会邀请女孩子去做什么,我就请你欣赏这一城白雪吧?”

    “这是我的荣幸。”女孩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于是,两人并肩朝着外面的冰雪世界走了过去。

    因为女孩子的这个突然决定,会所大堂里面假扮宾客的男女,黑暗角落里隐藏的黑人,留守在汽车里面打瞌睡的司机立即忙活了起来。

    “小姐步行出行,安全级别如何定位?”

    “星组是否跟上?光组是否准备应急措施?”

    “车队要不要贴身跟进?小姐打出不许跟进的手势----”

    -------

    良久,这些人的耳麦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姐和他在一起,安全方面应该不用担心----留一辆车远远跟着,不要靠近。”

    于是,一切归于平静。

    方炎的心里很高兴,即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一步又一步的走着,从枫叶会所走到南大桥,从南大桥走到铜锣巷,又从铜锣巷子走到碧春园也丝毫不觉得烦躁和疲惫。

    他还想再走下去,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你能够想象吗?走路竟然走出了满满的幸福感。那幸福感仿佛金黄的汤水,都快要从他的脸上溢出来。

    女孩子也很高兴,方炎走一步,她也跟着走一步。方炎走的快,她也就跟着走的快。方炎走的慢,她的脚步也跟着放缓。

    方炎说要请她看这一城风雪,她便真的很认真的在看这一城风雪。

    看地上的雪,雪地里有很多双脚印,密密麻麻,来来往往。但是她知道,哪两行脚印是一对亲密恋人的。因为它们挨得那么紧,脚印都摆出一幅我们生死相许永远不愿意分开的架势。

    看墙上的雪,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墙内会住着一位佳人吗?佳人喜欢笑吗?

    看树上的雪,大雪压枝低。看车顶的雪,车似乌龟壳。看天空沸沸洋洋的雪,看落在自己鼻尖睫毛上的雪----

    每一处都精致,每一样都有趣。

    他们又从天通院走到了燕京大学,又从燕京大学走到了水木大学,又从水木大学走到了人民大学,又从人民大学走到了航空大学。

    女孩子终于停下了步伐,她看着方炎说道:“我饿了。”

    “我也饿了。”方炎说道。

    他们走了太长太长的路,是十公里不是二十公里,或者说他们已经绕着燕京城走了一圈----

    所有的学生都知道,每一所学校门口,都会有一条小吃街。

    女孩子说想吃面,方炎便找了一家烩面馆。

    “老板,两碗烩面。”方炎大声喊道。“一大一小。多放羊肉少放面。”

    “老板。两碗大的。”女孩子纠正方炎的话。然后她也跟着说道:“多放羊肉少放面。”

    在某些方面,他们达成了共识。

    胖乎乎的老板被两人的话给逗乐了,说道:“中,两碗大烩面,多放羊肉少放面。”

    时间过的真是很快啊,或者说胖老板的动作真的很快啊。

    刚刚把面点好,滚烫的多放羊肉少放面的大烩面就送到了两人面前。

    方炎用筷子挑了挑,果然有很多羊肉,当然,面也不少。

    方炎对着老板笑笑,老板洒脱的摆了摆手,表示这都不算个事。

    于是,两人埋头吃面。

    方炎把羊肉吃光了,把面食吃光了。然后把面汤也喝光了。

    奇怪?这面怎么这么好吃呢?

    女孩子把羊肉吃光了,把面食吃了一大半,然后又喝了一口面汤。

    她捂着肚子痛苦的说道:“不行了,我实在吃不下去了。”

    方炎看着她油乎乎的嘴唇,笑呵呵的抽出纸巾递了过去。

    她也不嫌弃脏,接过去把嘴巴擦拭干净。

    “老板,来一瓶酒。”方炎说道。他突然间很想喝酒,最好是最烈的烧刀子。

    “老板,来两瓶酒。”女孩子说道。她也很想喝酒,最好是最烈的高原白。

    胖老板告诉他们,这里没有烧刀子,也没有高原白。

    于是,他们一起要了五十六度的二锅头。

    方炎拧开瓶盖,却没有把手里的酒递过去,问道:“你行吗?”

    她是个女生,她还是个小女生,这样的烈酒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招架的。

    女孩子接过酒瓶,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一气。

    “你知道什么事情是我做不了的?”女孩子反问,直到这个时候才微露峥嵘。

    今天晚上的她和高贵、傲气、天纵奇才都没有关系。她只是一个让人亲切的、自然的、可爱的邻家女生。

    “暂时没想到。”方炎说道。他拧开另外一瓶二锅头,仰起头来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口。

    吃面赏雪,夜会佳人,再送上三两烈酒,当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方炎看着女孩子,说道:“我知道你没事。你一定不会有事。你那么聪明,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呢?可是,你的电话我拨了一千三百四十多遍,我的手机上面都有数字记录,却从来没有打通过。----我知道你不会有事,但是就是忍不住的担心。”

    “我一直在等着,等你出来见我---我想着,如果你不再不出来,我就要找上门去。虽然我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但是总会有人知道。实在不行我就一家家的问,一家家的找,总能够问出来,总能够找出来----”

    “我知道你有苦衷,有难处。这样的剧情我看多了,像你们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女孩子,就和以前的公主郡主一样,人生都是很不自由的----我也知道你的家人不喜欢我,不愿意看到我----骂我就任他们骂,打我就和他们打,我想,总是能够把你引出来,总是能够看到你。”

    方炎满脸愧疚的看着她漂亮的眼睛,说道:“只有亲眼看到你,我才能知道你还好好的,你什么事都没有----”

    “我还好好的。”女孩子眼眶泛红,却仰着脸不让眼泪流下来。对她而言,流泪是身体虚弱的表现。这个时候很容易犯下错误,更会给对手有机可趁。即使她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到的。可是,有些情绪她真的控制不了。“我一直都好好的。”

    “我知道牧鹰是你的人。”方炎说道。

    “是的,牧鹰是我的人。”女孩子说道。

    “我知道是你向将军令发出邀请-----”

    “是的,我让人向将军令发出邀请。”女孩子说道。

    “我知道我身上的这套西装是你为我准备的。”

    “是的,这套西装是我为你准备的。”女孩子说道。她在方炎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看起来很合身嘛。”

    “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方炎问道。

    为什么让牧鹰去帮我?为什么代我向将军令发出邀请?为什么为我准备衣服?

    还有,为什么----替我挡枪?

    (ps:感谢luxon兄的万赏,感谢梦影小loli的万赏,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对我那么好-------)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