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寻找有缘人!

    第375、寻找有缘人!

    方炎曾经想过一鸣惊人,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以鸟成名。

    他不是一个很开放的人,他可以向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以及满天神明发誓,他现在还是个处男。

    可是,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他光着身体站在舞台中央

    有风吹来屁股微微凉

    应该捂着裤裆

    还是让大家好好欣赏

    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因为每一个观众的瞳孔都盛开着烟花炸开一样的光芒

    这首名叫《时光》的现代诗不是方炎做出来的,是宴会结束之后一个叫做柳下饭的现代诗人灵感大发写出来的。

    这首诗首发在一家报纸的诗文选摘上面,后来被无数家媒体转载刊发,又经网络媒体引用,火爆一时。很多人看到这首诗后想还原当时的故事情景,更多的人想搜寻那个‘他光着身体站在舞台中央’的‘他’是谁。

    柳下饭因此诗再次名声大震,成为华夏先锋派诗人的代表人物。而方炎这个当事人----

    小处男方炎真是被吓坏了。

    他身上的热汗都变成了冷汗,稠乎乎的粘在身体上面。

    因为太极之心疯狂旋转,劲气将身上的衣服给剥了个一干二净。也因为这一次的爆炸,他身体的太极之心也终于恢复了平静。

    自从他学会自己洗澡之后,除了他自己,还没有其它人看到过他的**。

    当然,一剑峰大战千叶兵部那次不算。方炎固执的认为那个时候是夜晚,其它人的视线一定看不到什么真切的内容----

    可是,这一次不同。

    华灯明亮,人群簇拥。

    所有人的视线只有一个焦点,所有人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玩味。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愿意”方炎的嘴巴张了张,想要解释一点什么,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软弱无力。

    然后,他捂着裤裆光着屁股哐哐哐的朝着会所外面跑过去。

    跑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会所的电梯需要刷卡才能够下去。

    于是他转身喊道:“叶风声----叶风声你快跟上”

    叶风声朱子丹他们还有些傻,刚刚大家才一起玩过狼牙山七壮士,怎么转眼间就开始cosplay裸奔狂魔了?

    就算你有这方面的爱好,也得提前和兄弟们打一声招呼不是?你玩突然袭击你让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怎么和你配合啊?

    叶风声脸上的肥肉不停的抽搐,对兄弟几个说道:“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反正我不管你们怎么想----这一次我是不会跟着他一起脱的。”

    “我也不脱。”朱子丹满脸严肃的摇头。

    “宁死也不脱。”阮千一脸认真的说道。“脱了就没脸见人了。”

    一个黑衣男人走了过来,看着方炎说道:“先生,我们会所有备用的衣服----如果你需要的话----“

    “需要。”方炎打断他的话,说道:“快带我去换衣服。”

    “请跟我来。”黑衣男人说道。

    方炎没有跟着他走,而是小跑着跑到了他的前面。

    跑了几步觉得这样不太安全,又捂着裤裆退到了黑衣男人的屁股后面。

    “你走快点。”方炎说道。“我挺赶时间。”

    黑衣男人不得不加快了步伐,脸上浮现方炎看不到的邪恶笑意。

    方炎离开了,宴会现场却爆炸开来。

    “天啊,那个小子----那个叫方炎的家伙,他刚才裸奔来着?”

    “这是为了庆祝吗?庆祝自己战胜了将军令?真是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脸啊?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这样的人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

    “天啊,我竟然忘记了拍照----你们拍了吗?这小子的身材很有料嘛----”

    将军行转身看着李国强,问道:“这又是做什么?”

    李国强表情凝重,沉声说道:“这小子太狡猾了,行事不按常理出牌,表面上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但是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暗藏深意----不然的话将军令也不会在他手里吃上大亏。他竟然当众裸奔,牺牲这么大,其意图一定不小----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暂时还看不明白。”

    将军行叹息,说道:“这真是一个---把自己当成一瘫烂泥一样的家伙啊。遇到这样的对手,确实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难怪我的那个弟弟会屡次失手----这一次,我那个弟弟应该摔得很严重吧?真应该回去好好安慰安慰他。”

    李国强笑,说道:“这个时候,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

    “所以我没有跟着回去。”将军行轻笑着说道。“方炎那小子有句话倒是说的很有道理,以前我是对很多事情假装不在意,现在我是当真对那些事情不在意----真不在意。”

    “那是因为你想明白了。”李国强说道。

    “是啊。想明白了。”将军行叹息。“这小子给我们上了一课。”

    房间里的大屏幕上面,正播放着方炎捂着裤裆在会所里急速行走的画面。

    红衣女孩儿咯咯娇笑,说道:“方老师的身材还不错嘛。”

    “他的心情看起来也很不错。”站在身后的英俊男人说道。

    这不是房间,而是一个清新雅致的花房。

    花房的四面都是透明玻璃制成,可以看到外面冰雪覆盖的阴暗世界。

    外面风大雪大,这里却温暖如春。

    红的黄的各种花儿灿烂绽放,还有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

    在花丛中间,坐着一个看不清年纪的白衣女人。

    她的五官不惊艳,但是每一个看到她的人都会觉得她很好看。

    觉得她的眼睛好看,觉得她的眉毛好看,觉得她的嘴巴好看,觉得她说话时候的动作好看,觉得她托腮深思的时候好看,觉得她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好看。

    有些女人靠脸取胜,有些女人的气质就秒杀一切。

    为乐痴,为音狂。这就是华夏七痴之一的乐痴。

    虽然她的一曲萧声让外面的小儿女哭湿了衣襟,但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出面见人。

    “师父,你不开心?”身边的白衣童子问道。

    “刚才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乐痴说道。

    “什么奇怪的事情?”

    “有人和了我的曲子。”乐痴说道。

    童子笑,说道:“师父,怎么有人能够和你的曲子呢?你吹的这首曲子是新作,连名字都没有取----”

    “我感觉的到他的存在。”乐痴说道。“那是一种---音乐上的共鸣。”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童子说道。“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师父,我们要怎么办呢?”

    乐痴想了又想,说道:“你去把他请过来。我要和他聊聊。”

    “请过来?可是,师父,我不知道他是谁啊?”

    乐痴微微皱眉,轻声说道:“他一定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

    “师父,很多人都喜欢你的音乐。”

    “他一定是一个很雅致的人。”

    “师父,我明白。还有别的什么吗?你知道的,我很笨,外面数百名宾客,我怕我没办法把他找出来----”

    这个问题让乐痴也很为难,说道:“他应该上了些年纪,有一些年轻人所没有的阅历---你出去就说我要寻找一位有缘人,想必大家会做出一些反应。你根据大家的反应再确定谁是我要找的那一位有缘人吧。”

    “师父,我明白了。”童子说道。

    白衣童子离开花房,径直走到宴会大厅。

    慈善拍卖会即将开始,在场宾客都聚集在一起没有离开。

    白衣童子清澈的眸子扫视全场,没办法确定谁是师父说的共鸣之人。只得出声说道:“各位女士,先生们”

    没有人理会他。

    谁会在意一个小孩子在喊些什么?他们都在热烈的讨论方炎的裸奔事件。

    “我是乐痴的徒弟乐童。”白衣童子有些生气,提高音量喊道。

    嗖----

    人的名,树的影。乐痴之名一出,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

    他们眼睛惊喜的看着白衣童子,心想,乐痴的徒弟---他出来做什么?

    王小鸭做为晚会的主持人,快步走到乐童身边,问道:“小朋友,你是水大家的弟子?”

    “我不是小朋友。”乐童不满的说道。“我是乐痴的徒弟。”

    “好,你不是小朋友。”王小鸭笑着说道。“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事情吗?”

    “师父让我出来找有缘人。”乐童说道。

    “有缘人?”众人的瞳孔亮了起来。

    在场数百宾客,谁不愿意成为乐痴先生的有缘人啊?

    如果能够和乐痴先生见上一面,那可是可以名扬燕京的事情---和方炎裸奔一样的拉风。

    当然,名声上肯定要比前者要好听太多。

    “哪一位有缘人?”王小鸭笑着问道。心想,要是自己能够是那位有缘人,倒也是一桩能够拿出来被人传说的妙事。

    “不知道。”乐童坦白的说道。“师父说,他和师父在音乐上有共鸣----应该是一个斯文体面的先生吧?”

    音乐上面有共鸣?斯文体面的先生?

    不少人将视线转移到了将军行的脸上,因为,在乐痴的萧声结束后,将军行朗诵了一首极其应景的词作。

    将军行是乐痴要见的有缘人?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