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枫叶会骆名安!

    第372章、枫叶会骆名安!

    当将军令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爷爷老宅里面的座机号码时,就知道事情发生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变化。

    他知道他刚才的预感是对的,那种危险袭来时的心神不宁口干舌燥的感觉真真正正的存在过。

    他极少体会到这种感受。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秦家站出来替方炎撑腰?秦家只会有一个人站出来,那个人还惊动不了爷爷----只是一个孩子而已,站出来替他说两句狠话,或者让人送来几张邀请函解围,这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让爷爷说出‘一败涂地’这么严重的字眼?

    其它的力量介入?

    如果他有其它的力量,怎么会在之前连一张邀请函都拿不到?

    燕子坞!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将军令就已经想到了各种可能性。

    最后将出手的目标锁定为燕子坞,他们确实有那个实力,但是,他们有什么出手的动机?

    正如他所知道的那样,燕子坞不是方炎一个人的燕子坞,而是整个燕子坞人的燕子坞。

    将军令调查的结果显示,燕子坞内部也有裂痕,不少人可对方家没有太多的好感。

    最最重要的是,燕子坞已经沉寂百年,就因为几个孩童的打乱,疑似他们受到了欺负----所以那位老人就站出来喊话?

    爷爷不会在电话里给他解释理由,他也不可能会在电话里多问什么。

    将军令没有忤逆爷爷的话,温顺的说道:“爷爷,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他的脸色早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到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聚集在自己手里握着的手机上,将军令笑了起来,说道:“各位,我要先走一步-----”

    哗----

    全场宾客满脸惊诧的看着将军令。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将军令这个时候要离开,要知道,在双方剑拔弩张准备开战的时候离开就代表着退让,就代表着失败----还是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失败了?

    将军令怎么可能失败?

    将军令怎么可能会在燕京城失败?

    震惊、恐惧、疑惑还有----敌视。

    将军令的失败等于是他们押注的失利,他们没有责怪带着他们的期望失败的将军令,而是责怪对手为什么要赢。

    方炎,这个乡下来的野小子,他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能量?

    将易戎快步走了过来,不满的说道:“哥,发生了什么事情?爷爷为什么要你这个时候回去?你没有和他解释一声吗?”

    将易戎还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以为爷爷有什么急事需要哥哥回去处理。给爷爷解释一句,以爷爷对哥哥的偏爱,想必他不会有意见的。

    将军行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是不是爷爷的棋瘾又犯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反正我是不会回去找虐的。”

    将军行的处理方式更加老道,以一个完美的理由解释爷爷为什么这个时候让将军令回去的原因。这是帮将军令搭好了台阶让他下台。

    将军令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走到方炎面前,说道:“精彩。这一局真是太精彩了。直到现在----直到我刚才接到爷爷的电话才明白过来。从你知道有这个宴会开始,你就一直在设计在布置,即使我不理会你,你也会找个理由让我们之间发生冲突----你的目的就是把事情闹大,把今天这场慈善晚宴推到风口浪尖,形成你我不死不休的局面----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站出来就顺理成章了吧?”

    方炎没想到将军令会如此的坦诚,微笑着和大家打个招呼转身离开或者用将军行的那个理由敷衍一下不知情观众,都是即得理子又保面子的好办法。

    他为什么要当众自揭其丑承认自己失败?

    因为他过度骄傲?还是说----对自己仍然不屑?

    方炎眼神玩味的看着将军令,笑着说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洗耳恭听。”

    “我八岁的时候,每次去找叶风声玩,他们家养的那条狗就汪汪汪的对着我叫,呲牙咧嘴,好几次还差点儿扑过来把我扑倒----我很害怕。”

    所有人都在听着方炎的故事,不过,听起来怎么就那么简陋寒酸呢?

    “后来它被人偷走做成狗肉火锅,我伤心了好几天。”方炎说道。“再也听不到它熟悉的叫声了。”

    “真是个好故事。”将军令笑着说道。“再见。”

    “将军令。”

    将军令转身看向方炎。

    “别伤心,你没有失败。”方炎安慰着说道。

    “谢谢。”将军令眼神微凛。他可不需要别人的安慰。

    “你只是被我踩死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

    将军令走了。

    将易戎走了。

    还有一些不堪受辱的将家人也走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将军行却没有一起离开。

    于是,方炎成了全场唯一的焦点。

    方炎从呆立不动的侍者手里接过酒杯,主动向着大家伙举杯,说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正好我也不喜欢你们----但是你们可以完全放心,我不是一个记仇的男人。刚才你们站在将军令那边赶我走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

    大家很不放心。

    他们经过和方炎的初次接触,觉得这家伙真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啊。

    方炎把杯子里的香槟一饮而尽,把手里的邀请函还给李小龙,说道:“龙哥,我先把这个还给你----里面的人情太重,我一时半会儿还不了,待我慢慢来还。”

    李小龙没有伸手去接卡片,说道:“既然送给你了,你就拿着吧。”

    方炎笑着摆手,指着叶风声朱子丹他们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就是规矩,有规矩就得遵守。我不是一个喜欢搞破坏的人----我的朋友因为没有邀请函被迫离开,我怎么能一个人留在这里喝着美酒看着美女?这种事情我做不来。卡片你收着吧,留下来参加下面的拍卖会,多拍几件回来,就当是我们给灾区的朋友道歉。”

    听到方炎这么说,李小龙便不再推迟。他接过卡片,说道:“我会为你们每人拍一件。”

    “谢谢龙哥。”方炎和李小龙的手用力的握在一起。

    “我们都是燕子坞出来的。”李小龙说道。“你们想做的也是我要做的。”

    方炎和叶风声他们打了个眼色,燕子坞美男队准备闪亮退场。

    “方炎先生,请稍等。”一个清脆甜美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然后便是咯咯咯的高跟鞋子叩击地板的声音,表明来人走路急促。

    人群分散开来,一个身穿黑色小礼服的高挑女人走了过来。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侍者。侍者的手里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盖着白绸,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贵重物品。

    看到女人出来,不少人主动和女人打招呼。

    “骆小姐,您总算是出来了-----”

    “骆小姐,好久不见,风采依旧----”

    “名安,赶紧把事情解决了,这些年轻人啊-----”

    ------

    还有一些人不明白女人的身份,低声向旁边的人打听询问。

    方炎也不知道女人的底细,好在站在身边的李小龙及时解惑,说道:“骆名安,枫叶会三大创始人之一---骆家在燕京城很有些影响力,希望她是带着善意来的。”

    “如果他们对我不善的话,早就出来了。”方炎笑着说道。

    李小龙心想也是,如果枫叶会的创始人早些出来,以举办者的身份将方炎驱逐,甚至做的更过份一些直接打电话报警-----

    还有很多事情李小龙没能够想明白,譬如方炎为什么和将军令有如此深厚的矛盾?方炎为什么要混进慈善宴会又为什么和将军令再次对峙起来?将军令为什么在关键时刻退走?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会所内部发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到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看不到的事情?

    不过,李小龙也同样明白一个道理,方炎能够赢下将军令,枫叶会所是帮了大忙的。

    他们做为这场宴会的组织者,在发生那样的事情时什么都没有做,其实已经就是在偏袒。

    那么问题又来了,难道说枫叶会的人也是站在方炎这边的?

    骆名安一边和熟悉的朋友长辈寒暄,脚步却一点也没有放缓的走到方炎面前。

    她主动向方炎伸出自己嫩白如葱的玉手,说道:“方炎先生,你好,我是枫叶会骆名安。很抱歉我来晚了----是我们工作人员的疏忽,您和您朋友的邀请函竟然没能及时寄出。让你被人误解,我们深感愧疚。”

    骆名安侧身让开,侍者端着托盘上前,说道:“现在我们将几位先生的邀请函送上来,希望你们能够在会所玩的愉快。”

    (ps:感谢戏abcde小同学的万赏,看来你和我一样也觉得我最近写的挺好的?)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