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一败涂地!

    第371章、一败涂地!

    在华夏光辉璀璨又饱受磨难的历史长河中,涌现出了无数的英雄先贤和侠客勇士。

    岳飞怒发冲冠尽忠报国,文天祥起兵抗元就义大都,郑成功渡海夺岛,保我领土完整,邓世昌致远沉没战死黄海----五胡乱华时期,汉人险些亡族灭种,冉闵绝地反击,胡血满身,成就自己‘屠夫’之名。

    他们为了泱泱华夏,为了汉族血脉,抛头颅洒热血、为国效力,为民效忠。

    有些人成为天上的明月,成为耀眼的星辰,成为人类的典范,引领着后人以其为榜样,继往开来,前扑后继。

    更多的人则化为春花、化为野草、化作甘露,归于尘土。

    燕子坞的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则化作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留意的尘土。

    坞口有一座石碑,屹立数百年,屡次翻修到现在仍然破烂不堪。

    那上面刻录着燕子坞的男人们为了这个国家所做的各种贡献,有些是可以写出来的,更多的是不能够刻碑记功明示天下的。

    虽然他们名声不显,故事不红,但是,因为一代又一代先贤的努力,燕子坞仍然得到了历朝历代统治者的尊重和借重。从五胡时期开始,将军下马丞相落轿的传统便出现了。

    现在华夏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可是,敌寇仍在,敌人仍存,燕子坞的人们仍然在各个领域各个险地狙击强敌守护龙脉----方炎接受了东洋剑神千叶兵部的挑战。而在那些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又有多少英雄在接受一场又一场的生死之战?

    在北海、在天山、在苍鹰之地----又有多少燕子坞的男人们在杀敌猎俘?

    “我知道了。”男人声音威严的说道,仿佛是一记重锤锤打在钉子上面,一下子把钉子钉进墙壁里,却又温和亲近的嘱咐着说道:“先生保重身体。得空我去找你喝酒。”

    挂断电话,先生轻轻的舒了口气。

    又提起酒瓶灌了两口黄酒,这才把电话机用细绸擦拭扣好,再小心翼翼的锁进木箱子里。他做的那么认真,就像是在收藏世间最珍贵的古董。

    白修走过去扶着先生,说道:“先生,要不要出去和他们说几句话?大家伙儿都在等着呢。”

    “吵吵嚷嚷的,几个孩子闹矛盾,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先生摇头叹息。“这些呆头呆脑的家伙,他们被那几个小子当枪使----他们都想不明白这一茬?以那几个小子的滑头劲儿,别在外面欺负人就成了,谁能欺负的了他们?真想出去把他们骂一顿。”

    “可别骂他们了。”白修笑着说道。“他们也是爱子心切。不然的话,这大冷的天谁愿意跑到门口守着挨冻?”

    “哼,爱子心切就不能骂了?”先生冷笑连连。“我不骂他们是因为----算了,出去给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都散了吧。这么冷的天,把老头子老太太给冻坏了可不好。”

    白修点了点头,准备出去让大家伙儿都散了。先生既然已经打出那通电话,证明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让方家的那个老家伙和叶道温进来。”先生补充了一句。

    白修出去了,很快的,又把坐在轮椅上身上披着厚实毛毯的方虎威给推了进来。叶道温青衫玉面,跟在后面掩上木门。

    先生大大咧咧的坐在自己的躺椅上,眯着眼睛打量着方虎威,说道:“你这个方老狐狸,别人看不明白,你也看不明白?”

    方虎威嘿嘿的笑,说道:“孙子在外面欺负人,我这做爷爷的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让人推着出来给孙子加把劲儿鼓鼓掌什么的----你也知道,我这个瘸子平时都没什么大用,也就只能吆喝两声。”

    先生把手里的酒壶递了过去,说道:“何必呢?我们这燕子坞风平浪静的,大家安安生生的活着,过着自己美滋滋的小日子,多好?非要掺和进那些事情?走捷径大家都愿意,要是不小心踩中了泥潭沼地怎么办?”

    “我们倒是想把太平日子过舒坦了。可是,别人总想着欺负我孙子,那我可就不乐意了。”方虎威捧着先生的酒壶贪婪的灌了起来,一口气下去,酒瓶见底。他把最后的一滴酒水倒进自己嘴巴里,这才不舍的把酒壶还了回去,说道:“家里孩子们管得严,想喝杯黄酒都不成,更不用说烧刀子了-----”

    先生又打量着叶道温,说道:“你又是为了什么?”

    “我这不是随大流嘛。”叶道温笑呵呵的说道。“看到大家都来了,我也就跟着来看看。没想到先生特别点名把我留下来----还有没有酒?我也讨一口喝。”

    “不把话给我说利落了,还想喝我的老黄酒?”先生很是不满的说道。“你们叶家现在算是咱们燕子坞第一家,你们也跟着胡闹是为了什么?”

    先生认真询问,叶道温也只能认真作答,看着面前的火堆说道:“道弦和道陵在外面做事也很不容易,别人有关系的有关系,有路子的找路子,我们燕子坞出去的人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也很难抱团拉拢到一起----”

    叶道温拾起一把劈柴丢进火堆,说道:“我就是给他们加一把柴。看看这把火能不能烧的更旺一些。”

    先生眯起了眼睛,说道:“看来我确实是老了。”

    “不是先生老了,是他们长大了。”方虎威笑呵呵的说道。“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把我也吓了一大跳----不怕你们笑话,我这瘸子都差点儿从轮椅上跳起来。后来了解的情况越多,也就越发明白这几个小子打的鬼主意----你说说,他们怎么就敢干出这种事情呢?当年我方虎威天不怕地不怕,也没敢做出这种事情。”

    “我们这一代也远远不如。”叶道温出声附和。“我们发现问题,却没想过去解决问题----这几个小子倒是敢想敢干。今天叶风声出门的时候,我还嘱咐他不要惹事----看来他是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在心里。”

    先生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他们受累把舞台搭好了,你们又在后面跟着敲锣打鼓的,我也不得不站出来唱这么一曲。那边应该要结束了吧?都回去歇着吧。我累了。”

    看到先生面现疲态,方虎威表情严肃的说道:“先生好好休息,等我家那个臭小子回来,我狠狠地打他的屁股。”

    “你们家那小子人机灵、心眼多、博学广记,知识积累也算丰富----为什么当初我不愿意让他入蒙学当老师?就是担心他把我燕子坞好好的苗子给带歪了。防着防着,还是被他给带歪了。”先生叹息着说道。

    叶道温也满脸的恭敬,说道:“先生保重身体。我们就不打扰了。”

    叶道温推着方虎威离开。

    白修拿了条军大衣盖在先生的身上,又往火堆里面添了几根柴火,这才悄声离开。

    先生酒意上头,就着火光呼呼大睡。

    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风雪漫天。

    白修朝着燕京城的方向看了过去,笑着说道:“真是精彩。”

    ------

    ------

    “你在等待什么?”将军令问道。

    将军令是一个自负又聪明的男人,他擅长观察,心算能力极强。虽然他表面上几乎没有将视线的重心放在方炎身上,但是却把从他入门开始方炎偷看过几次手表的事情都给看的清清楚楚。

    方炎很在乎时间,在乎时间就证明他有所期待。

    期待什么呢?又期待谁来解围呢?

    不得不说,将军令的这个问题着实给方炎带来了压力。他和将军令接触的不多,偶尔的几次见面大家相处的还极不愉快。那个时候大家都想方设法的去要把对手打倒在地,哪有精力细心的去观察和了解他的性格习性?

    从方炎下飞机遭遇两拨人拦截之后,他便开始准备这场豪赌。这一次有秦家人帮忙,下一次呢?

    下一次将家人想要把他带走,还会有谁愿意站出来帮忙?

    赌博就一定会有输赢。是输还是赢,决定权不在自己手里,也不在将军令手里,在燕子坞,在那个苍老的老人手里。

    将军令的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他下了重注,等人揭盅。

    铛铛铛----

    因为方炎和将军令的对峙,致使整个星光天地都异样的宁静。

    所以,当手机铃声响起来时,所有人都会觉得突兀和刺耳。

    看到铃声从将军令的怀里传来,方炎一下子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些。

    将军令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如纸,接通电话后说道:“爷爷-----”

    “回来吧。”话筒里传来一个老人沙哑的声音。“你早就输了。一败涂地。”

    将军令紧紧的握着手机,指甲深深的扎进肉里。

    (ps:同学们周末愉快!ovo)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