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逼宫!

    第370章、逼宫!

    无论在任何场合,女神邀约都是一件极其有面子的事情。

    如果喝一杯之后再做一些其它的课余活动,那会让人觉得今天受到再多的羞辱责难也足够补偿了。

    夏天的这种行为,无疑是在现场不少男士心中狠狠地插了一刀。要知道,有些人虽然身家不菲或者身份高贵,可他们也是夏天的粉丝----

    患难见真情!

    方炎一直对夏天有着不错的观感,觉得这是一个有理想也讲义气的女人,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人选。

    也仅仅是如此而已。

    可是,夏天今天的种种维护真的让他打心眼里感激。

    他是一个不纯粹的人,是一个有着利益企图的人,他做的很多事情别有目的,但是,夏天维护他却只有一个目的----她在乎自己这个朋友。

    现在,方炎所带领的燕子坞小分队和将军令以‘人身安全’为由狭裹的人分成了两个方阵。正处于矛盾的爆发点这个关键又危险的时期。

    夏天没有站到‘同类人’将军令那一边,却一直站在方炎这边。她虽然没有当众站出来反驳或者反击对将军令的不满,但是她邀请方炎出去喝一杯----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她想把方炎从这个泥潭里面拖出去。

    方炎转身看着夏天,笑着说道:“夏天,谢谢你的好意。真的很感谢。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也理解你的心意但是我不能答应你。你也看到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不能退。至少,现在还不能退。”

    方炎拍拍夏天的手臂,眼神温和表情真挚的说道:“真的,我真的很荣幸能够有你这样的朋友”

    夏天的嘴唇微动,发出来的只是一声叹息。

    她了解方炎,如果他不愿意退,那必然有着不愿意退的理由。

    方炎转身走到李小龙面前,问道:“小龙哥,你手里有邀请函吗?”

    “有。”李小龙从怀里摸出一张古典色的卡片,说道:“这就是邀请函,也可以做电梯门禁卡使用”

    “没有名字?”方炎笑着问道。

    “卡片不署名。”李小龙说道。“外面的包装外壳署名。外壳被我扔了。”

    方炎举起那张淡黄色的卡片,说道:“能不能借我用用?”

    “借?”李小龙愣了一下,然后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有用的话----我不介意。”

    “谢谢。”方炎说道。

    于是,方炎便举着那张卡片走到将军令面前,说道:“你看,我有邀请函----你的卡片也是这样的吧?还是更加高级?”

    “那邀请函不是你的。”将易戎怒声喝道。她快要被方炎给气炸了,本来以为三两句话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却被这家伙胡搅蛮缠拖到现在。

    他到底想要什么?

    “在我手里,为什么不是我的?”方炎笑着问道。

    “我会要求会所核对你的身份”

    “没关系。”方炎说道。“卡片在我手里,邀请函就是我的----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改名叫做李小龙嘛。我崇拜的偶像也叫李小龙。”

    “你----无耻。”将易戎恨不得冲上去把方炎给剁成肉块。

    叶风声哈哈大笑,说道:“是啊,方炎现在有邀请函了,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有些人就没办法把他赶出去了兄弟们,我们是不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方跑跑早就应该使出这一手嘛,你刚才那么一本正经的模样搞得我们都很不自在李小龙你好,李小龙再见!”朱子丹调侃着说道。

    “能够看到我们不喜欢的人不开心,我就很开心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方炎借走了李小龙的邀请函,也是他们唯一的一张邀请函。也就是说,八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能够留下来。

    当然,将军令他们也只想逼走方炎一个人而已。

    将军令眼神灼灼的盯着方炎,久久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他突然间有了一种危险降临的感觉,或许自己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脸色阴沉的盯着方炎,说道:“我查过你,对你有所了解----我只是不明白的是,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你的坚持---有什么意义?”

    “我没有什么底牌。”方炎笑着说道。“我刚才说过,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只是在别人把我踩倒在地上的时候,努力的往他身上吐一口口水----我脏了你也脏了。说起来很丢脸,但是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将军令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你为什么一直在频繁的看时间?从我进来开始,你已经看了五次时间,其中两次是看距离你最近的夏天小姐的腕表,另外还有两次是看星灯天地的挂钟---刚才在你从李小龙的手上接走卡片的时候,又看了一次他腕表上的时间----你在等待什么?”

    “”

    欧式风格的豪奢装饰,华丽繁琐的水晶大灯将房间照耀的如同白昼。

    在房间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台巨大号的屏幕。屏幕上面正是枫叶会星光天地当中方炎和将军令两人对峙的画面。

    大屏幕的显像极好,能够清晰的看到将军令和方炎俩人的面部表情和眼神上的交流攻击,甚至将军令脸上的一颗黑痔以及方炎脸上的绒毛都一清二楚。

    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女孩子站在大屏幕前面,就像是一个骄傲的公主,在看着自己的骑士为了荣誉而竭尽所能彼此杀伐。

    高贵、从容、平静、笃定。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英俊男人站在她的身侧,看到方炎额头缓缓流敞下来的一滴汗珠,笑着说道:“看来他的状况很不妙,小姐,要不要我出去帮忙解围?”

    “不用。”女孩子轻声说道。

    “我们还在等待什么?”

    “等待他等待的到来。”

    “如果他坚持不下去呢?”

    “他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女孩子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因为,我不会让他输。”

    燕子坞。茅屋。

    老人穿着皮袄子躺在椅子上喝黄酒,白修正把早就劈好的木柴往火堆里面添加。

    老人家里没有暧炉,天气太冷了,需要烧火来取暧。

    火光映照下,老人的脸呈现一种柔和的金黄色。脸上皱纹横生,沟渠纵横,也不知道盛满了多少的风雨和往事。

    咕咚咕咚----

    老人灌了一口黄酒,把手里的酒壶递了过去,说道:“白修,你也喝一口暧暧身子。”

    “不用。”白修拒绝。“我不冷。”

    “是啊。你不冷。”老人感慨地说道。“年轻人就是气血旺盛啊。”

    白修朝门外看了一眼,看着外面雪地里站立着的黑压压的人群,说道:“先生,你得说句话了朱家老太爷出来了,李家的老太太出来了,方家的老爷子坐在轮椅上面被推过来了----叶家的叶大伯也来了---大家伙都站在门口,就是等你发句话。”

    先生却不朝外面看上一眼,只当作这些人不存在,笑骂着说道:“我站在这里,一步不退----这几个皮猴子,他们当这是在演戏呢?”

    白修轻笑,说道:“可不就是在演戏吗?”

    “是啊。可不就是在演戏嘛。”先生叹息着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甘心,不服气,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儿你们喜欢热闹,喜欢显眼。不甘人后。可是,过眼繁花,终究也不过是繁华一场,咱们燕子坞的人踏踏实实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好?”

    “几个皮猴子跑到四方城又叫又跳,还整出一幅视死如归的大戏,不就是想让我这个老头子表态吗?外面站着的这家太爷那家奶奶,不也是来逼我这个老头子的宫吗?”

    “谁能够想到,燕京城几个小皮猴子闹矛盾,真正的战场在这里,在燕子坞?”

    “自然有人想到了。”白修说道。

    “是啊。方家那小子肯定想到了。这场大戏就是他导演出来的,他怎么可能想不到?”先生苦笑摇头。“头几天他找过我,说我们燕子坞低调了几百年,是不是应该高调一回?我唱了《增广贤文》的一段词送给他----没曾想,他转眼间就带着一帮小子跑到燕京给我整出这么一出。”

    “也罢。他们都在燕京城把舞台给搭好了,我不站上去唱一曲看来是不能尽他们的意了----”

    先生捧着酒壶起身,走到墙角摸出一把金黄色的小钥匙。他用那把钥匙打开一个木盒子,盒子里面竟然是一部保存很好的摇号式电话机。

    他拨了几个号码,电话很快就被人接起。

    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威严又恭敬的声音,说道:“先生,你找我有事?”

    “本来也不想打这个电话,今天喝多了几口黄汤,你们就听我唠叨一会,也不要觉得不耐烦你们经营国家,我们守护国家。也没觉得谁比谁高贵,也就是谁比谁更辛苦一些。”

    “朱家先祖是翰林,但是异族入关的时候,举家抗敌,九子存一。李家的老奶奶父亲兄弟三人,都死于那场不人为知的局部冲突。叶家老太奶奶的丈夫是当年首长的护卫队长,用自己的胸口帮老首长挡了两颗子弹。方家方虎威的父亲是神化境的太极高手,陨于那场东西方龙气争夺之战。还有方虎威本人,也是在接受西方红魔挑战的时候伤了两腿成了残疾”

    “你熟读二十四史,近代史更是如数家珍。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有些事情我不知道你知道----燕子坞英魂不散,忠义永存。但是,让先贤之后流血又流泪,以后谁还愿意为国去死?”

    (ps:老柳上学的时候学习不太好,没读过什么985,只读了一所958,所以毕业之后只能靠写点小白文养家糊口。多有不尽人意之处,同学们多多包涵!也要以我为戒,一定要好好念书啊。)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