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驱逐!

    第366章、驱逐!

    将军令人很低调,但是到场的时候一点也不低调。

    如果说将军行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块磁铁,自动将周围的人给吸纳过来亲热参拜。那么将军令就像是一大块开地正艳的油菜花田,不仅仅是近处的小蜜蜂朝着他飞奔而来,就是远处的蜜蜂也成群结队的向着将军令狂涌过去。

    磁铁只能近距离的对一些金属物品有影响力,但是花田却能够对整个大自然界的蜜蜂产生影响力。

    做为哥哥,这样的鲜明对比确实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诺大的星光天地自动的组成了一道人墙,人墙箭头直冲将军令而去。

    人墙里面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做的很随意很隐蔽,可是,站在方炎这个旁观者的角度,觉得他们的举动----真像是一群偷偷摸摸的贼啊。

    将军令被更大的人潮包围,就连他身边人的眼光也全都被遮挡住了。

    方炎和他的小伙伴们再一次成为局外人。

    让人欣慰的是,夏天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方炎身边的小伙伴们实在太喜欢夏天了,甚至还有人偷偷问方炎夏天是不是他的女朋友或者夏天有没有男朋友----

    秦少锋松了口气,对着方炎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示意方炎在将军令没有腾出手收拾他的时候赶紧滚蛋。

    不得不说,这个动作很不礼貌,但他确实是为了方炎着想。

    方炎笑着摇头,秦少锋冷笑一声,不再理会。

    “羡慕吗?”端着红酒杯的夏天问道。长发披散在肩膀,发梢尾端微卷,构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香肩微露,胸口大片大片的雪白耀人眼球。身上用了一种方炎所不知道的香水,那种味道很淡然,却也幽远。就像是随时随地都要把人给带到梦里去。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每个男人都想站在那个位置吧?”

    “或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虚伪。”方炎说道。“我一点也不羡慕。我和他不是同一类人,也和大多数男人不是同一类人。他们要的是坐拥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前呼后拥,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我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装。累。”

    “我只是想做一名安静的教书匠,把自己的一生所学传授给我那些可爱的学生。不求桃李芬芳,只为不辜负和他们师生一场。闲暇时刻读几本诗集,写几幅大字,窗前听雨,茶馆买醉----娶一个不是很漂亮的妻子,当然,也可以很漂亮,生几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圆满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夏天呆滞良久,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说道:“虽然知道你说的都是假的,但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好。很让人期待。”

    叶风声瞥了方炎一眼,说道:“我觉得你还不如去坐拥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呢----看你这么装,我都觉得累了。”

    在美女面前,兄弟互相捅刀的事情实在是层出不穷。全世界都是如此。

    “你们不懂。”方炎一幅天下之大知己难寻的哀伤模样。“你们都不懂。”

    将军令很有风度的应酬越来越多过来和他打招呼的人,也会主动和一些长辈或者重要的人物寒暄问好。

    人群终究有散去的时候,当将军令带着的那一拨人再次出现在方炎视野的时候,方炎就知道,自己的霉事又要来了。

    让人意外的是,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看过他一眼,甚至就连将军令都没有看他一眼,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过这个人的存在。

    刚才呵斥秦少锋的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女孩子,在这样的场合,却独立独行的穿着牛仔裤白衬衣,看起来青春时尚却又和整个会场格格不入。

    不过,大家也都当她只是一个小孩子,也没有人在服装上面对她过多的挑剔。

    将易戎大步走到躲避在石廊后面的秦少锋面前,一把把他揪了出来,喝道:“秦少锋,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哥和谁有仇了?”

    “没仇。没仇。”秦少锋心里苦不堪言。只是想和方炎拉开距离的几句闲话,怎么偏偏就被将家这群小心眼的给听进去了?“我说的是矛盾。一点点矛盾而已。”

    “谁和我哥有矛盾了?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将易戎显然不愿意就此收兵,继续穷追猛打的问道。

    “我也是听说。”秦少锋说道。“听说二哥在花城的时候和一个叫方炎的家伙发生了一些不愉你也知道的,我这人嘴碎。平时听到些什么就喜欢胡乱嚷嚷,可能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当然没有这回事了。”将易戎说道。“方炎是谁?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

    这四个字表达了将家人对将家令和方炎产生矛盾的态度。

    没听说过这件事,没听说过方炎这个人。

    方炎这样的小人物,凭什么和将军令摆在一起?

    最大的羞辱就是无视了。

    秦少锋朝着方炎所站的位置瞥了一眼,说道:“没听说过就好。我也没听说过。应该是什么不出名的小人物吧。我就觉得那些传言是假的,二少那样的奇才,谁能够是他的对手?”

    “哼,知道就好。”将易戎冷哼着说道。“秦少锋,管好你的嘴,不然我非把它撕烂不可。”

    “那可不行。”秦少锋笑嘻嘻的说道。“撕烂了我怎么喝酒泡妞啊?就靠这张脸和这张嘴吃饭呢”

    将易戎终于看到了方炎,或者说,她朝着方炎所站的位置瞄了一眼。

    然后,她皱眉问道:“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个问题让秦少锋很难回答。

    他刚刚才说没听说过方炎,没听说自然不认识,不认识又怎么解释方炎此时站在这里的事实?

    “他们是谁带来的?”将易戎问道。

    李小龙脸色铁青,还是走出人群,说道:“是我带来的。”

    方炎李小天他们并没有接到宴会邀请,确实是他通过关系带进来的。这种事情隐瞒不了,等到他们被查出来反而面子上更加难堪。不如索性自己站出来承担。

    将易戎看着李小龙,用很是犀利成熟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是谁?”

    “李小龙。”李小龙回答着说道。

    “哦。”将易戎笑了起来。“和国际巨星同名的那个李小龙。我听说过你。听说你的功夫很不错,人品也很不错----不过,你带来的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应该没有接到举办方的邀请函吧?你把这种不明不白的人带进来,如果发生了一点什么意外,这个责任要由你来承担吗?你承担的起吗?”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弟弟。我可以保证----”

    “没人愿意听你的保证。”将易戎打断李小龙的话,说道:“事情发生之后,什么保证都没用了。如果秦少锋大少爷出了点什么事,或者说被你的那些朋友给打伤了,你用什么赔偿?你的保证那个时候有什么用?”

    “----你的意思是?”李小龙的拳头握紧又松开,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保持着温和平静。

    他知道,不能生气,千万不能生气。一旦生气的话,后面的事情就更难了了。

    “我能有什么意思?关键还是你自己的意思。自己的错误自己改,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你带了没有受到邀约的人进入会所,这不符合宴会的规矩。而且这些人有可能会有攻击性,做为宴会受邀宾客,我们有权要求会所方对此事进行处理当然,我也不介意给你一个面子,由你自己来处理。你处理干净,免得枫叶会所的人出面清场,你面子上也过不去,是不是?”将易戎年纪不大,但是词锋锐利。而且有理有据,一幅我完全是站在你的角度上考虑问题的模样。

    这是**裸的威胁!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将家人对李小龙的威胁。

    李小龙犯规在前,如果将家人当真要求会所对此事进行处理的话,会所只能按照将家的要求来对方炎李小天他们进行驱逐

    第一,他们不是宴会受邀宾客,是‘走后门’进来的流浪汉。

    第二,在方炎和将家人面前,会所自然会选择将家。谁愿意偏袒一个完全没有根基的年轻人呢?

    而且,出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只是将家一个小女孩儿。将家其它的重要人物都没有站出来,他们仿佛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也毫不关注。

    由始至终,将军令都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朝着方炎那边看过去。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全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是的,他不需要亲自出马,只要是一个将军人都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在他的眼里,方炎也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

    将军令心里是这么想的,在场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驱逐!

    这是驱逐!

    (ps:感谢古月清风土豪的万赏,土豪你好,土豪又贱!)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