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能不能换个话题?

    第356章、能不能换个话题?

    将军令走了。。ybdu。

    挥一挥衣袖,只带走一身风雪。

    有人在称赞将军令仗义,有人围绕着死去的野豹打转拍照发朋友圈,有人责怪陈小燃把豹子的脑袋给轰碎了,让他们少了一道豹脑的美味。

    李国强看着将军令在风雪中渐行渐远的身影,说道:“有这样一个弟弟,确实让人轻松不起来啊。”

    将军行咧嘴笑了起来,说道:“终究是我弟弟。那个---打豹英雄的称号还不错吧?”

    “不错。”李国强看了将军行一眼,问道:“那一箭怎么射歪了?”

    “因为我紧张。”将军行说道。“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那个时候真的紧张了。”

    “是应该紧张。”李国强呵呵大笑,说道:“咱们打死了一头豹子,今天晚上猎兽园也得给咱们开庆功宴----可惜了一只豹子头啊。”

    猎兽园中转站,供猎兽队伍补充食物、水源或者弹药之类的综合性服务站。

    将军行卸掉身上的负重走了过去,看着坐在窗户边欣赏着这茫茫雪原的弟弟将军令,笑着说道:“怎么了?最聪明的人也有解决不了的烦恼?”

    “方炎。”将军令说道。

    “又是那小子----他又给你出了什么难题?”连续用了两个‘又’字,证明兄弟俩平时没少谈论过方炎这个人物。

    “他没有给我出难题。”将军令扶了扶眼镜,笑容柔和温暖,说道:“他在向我示威。”

    “向你示威?”将军行嘴里叼着的香烟差点掉在地上。“他向你示威?他有什么资格向你示威?他有什么资本向你示威?”

    “燕子坞。”将军令说道。

    “燕子坞又怎么了?燕子坞有什么-----”将军行瞳孔睁大,说道:“你是说燕子坞?将军下马丞相落轿的燕子坞?”

    “就是那个燕子坞。”将军令说道。

    “那又怎么样?燕子坞又不是他一个人的燕子坞。”将军行安慰着说道。“他一个小角色能够鼓动的起什么风浪?”

    “燕子坞不是他一个人的燕子坞,更不可能是我们的燕子坞。”将军令说道。“我从来没想过,会在一个小人物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精力。”

    将军行看着自己的弟弟,问道:“我能帮你什么吗?”

    “谢谢。”将军令笑着摇头。“我能解决好这个问题。也不过是需要耗费一些时间而已。”

    “你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将军行说道。他拍拍将军令的肩膀,说道:“那么,我去下一站了。听你的,带上护卫队。希望能够碰到一只熊瞎子。”

    “玩的开心。”将军令笑着说道。

    等到哥哥的身影走远,将军令脸上的笑容也缓缓消失。

    他的视线再次投向雪原,他的眼神和雪原的冰雪一样冰冷。

    “方炎,你是在向我发起挑战吗?”

    壁炉里的柴火烧的正旺,女孩子捧着一本诗集正在读诗: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

    叮当----

    软垫上的手机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是信息提示音。

    女孩子看了一眼手机里面的信息,然后合上诗集站了起来。

    她光着脚踩在屋子里的名贵地毯上,即使外面狂风呼啸大雪纷飞也一点都不会觉得寒冷。

    “这样的方法----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女孩子轻声说道。“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不是更容易把他激怒吗?他可是一个骄傲的人啊。”

    女孩子在屋子里走了几圈,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便再次坐回壁炉前读起诗来。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

    -------

    “我也钓起来一条,我也钓起来一条----”蒋钦欢快的叫着,像是一个孩子似的在冰层上面喊着跳着。

    方炎赶紧劝阻,说道:“不要跳不要跳---小心把冰给踩塌了。”

    听到方炎的威胁,蒋钦果然不敢跳了,但是脸上的笑意仍然灿烂,她举着鱼杆上的一条小白条,说道:“今天中午就吃这条鱼吧。”

    “就这一条鱼够谁吃啊?”袁琳笑着说道。“还不够你一个人吃呢。”

    “我们可以把它做成鱼汤。每人可以喝一碗。”蒋钦说道。“再说,现在距离吃午饭还早,说不定我还可以钓好多条呢?”

    “我肯定比你钓的多。”袁琳说道。

    “今天一定是我赢你。”蒋钦不甘示弱。

    方炎邀请蒋钦和袁琳来家里作客,当然,也不是邀请,而是那两个小姑娘主动说要来拜访一下方炎的父母也就是她们的叔叔阿姨,人家提出这么有情有义的建议方炎能够拒绝吗?只得把她们俩给带回来了。

    这两个丫头模样可爱,嘴巴极甜,方炎的母亲陆婉看到她们实在是喜欢坏了,恨不得把她们留下来当作亲女儿养。

    方炎知道,当初母亲就一直想再要一个女儿,可惜一直没能如愿。本来蒋钦和袁琳说在方家住上一天的,现在都三天了陆婉还舍不得放她们走。整天吆喝着方炎带这两个女孩子出去玩。有时候方炎想偷懒一下都不行,陆婉拾起鸡毛掸子就要动手打人。以前还从来没对方炎这么严厉过。

    于是方炎以前玩的那什么竹林捉鸟、八面埋伏、凿冰钓鱼什么的又重新在她们身上施展了一遍,让两个女孩子乐不思蜀,有种以后就在这里住下来的架势。

    这两天蒋钦和袁琳一直在开展钓鱼比赛,前两次都是袁琳赢,蒋钦心里很不服气。今天她率先钓鱼上来,自然要好好的炫耀一番。

    啪!

    叶温柔的手腕一抖,又一条一尺多长的青鱼被她扯了起来。

    青鱼的尾翼拼命的挣扎,甩出一个又一个漂亮又绝望的弧度。

    叶温柔的手腕再一抖,那条青鱼就脱钩掉在冰层上面。方炎赶紧跑过去把青鱼抓起来放进小桶里面。

    小桶里面已经有半桶鱼了,足够他们吃上好几天。

    当然,蒋钦和袁琳的钓鱼比赛并没有允许叶温柔加入。她们给出的理由是‘温柔姐姐太厉害了’。

    这也是叶温柔总是不受欢迎的原因。你只比别人强一点点,大家觉得有机会超越,还愿意和你一起玩。你总是比别人强一大截,别人看到你就有种想死的感觉。谁还愿意和你一起玩啊?

    因为蒋钦和袁琳来了,所以方炎就用这两个小姑娘做借口邀请叶温柔出来帮忙招待,因为她们是女孩子,自己实在不太懂这些-----叶温柔竟然相信了方炎的这种鬼话,还真的接受了方炎的邀请。所以,这两天都是方炎、叶温柔蒋钦袁琳四人厮混在一起。

    蒋钦和袁琳愿意叶温柔帮忙招待吗?

    再说,方炎不知道怎么招待,方英雄和方好汉知道啊。方英雄都来哀求好几次了,都被方炎给一脚踢开了----方好汉看到方英雄被踢开了,哀怨的看了方炎几眼终究没敢说出过份的话出来。

    看到方炎跟屁虫一般的守在叶温柔的身边,蒋钦和袁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蒋钦说道:“方老师和温柔姐姐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袁琳小声说道。“会不会是情侣?他们住在同一个村子,很有可能是青梅竹马----”

    蒋钦摇头,说道:“不像。我仔细观察过了,他们俩几乎很少说话,而且----温柔姐姐都没对方老师笑过。”

    “这样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性----”袁琳说道。“方老师是温柔姐姐的追求者,可是温柔姐姐却不喜欢方老师-----”

    “方老师真可怜----”

    两个女孩子在心里对方炎抱以无限同情。

    方炎再次蹲在叶温柔坐的小马轧旁边,说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我的太极之心原本是由片到面,上次一剑峰大战千叶兵部之后又由面到线----后面会变成什么样?会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

    叶温柔不应。

    “我遇到一个奇怪的老道士,他给我表演了一招朽木逢春----能够让枯萎的木头重新焕发生机,这是什么原理?仅仅是气机吗?里面是不是还蕴涵着其它我所接触不到的东西?”

    叶温柔仍然不应,握杆的手却轻轻的抖动。

    “还有老酒鬼的问题,他手腕上的经脉断绝,只能使力不能用气----我问过很多医生,他的经脉是不可能再接上了,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他永远都不可能再用气?如果不用气的话,他的修为----你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叶温柔眉头跳啊跳啊,还是闭口什么话都不愿意说。

    “哎,看来这个问题你也解决不了,如果能够解决的话,以你和老酒鬼的交情肯定早就出手了----我还有个问题,我的太极之心上次突然间停止运转,消失不见。你说以后会不会再次出现这样的问题?要是我和一个绝世高手正巅峰对决的时候,它突然间不能用了,那我不是死路一条?你有没有这方面的建议?”

    叶温柔一脚踢出,方炎屁股中招,身体向前滑倒。

    扑通!

    他一头栽倒进冰冷的冰窟里,把那些正准备咬钩的鱼儿也全都给吓跑。

    “能不能换个话题?”叶温柔看着在冰水里面挣扎惨叫的方炎,声音冷漠的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