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猎兽园!

    第355章、猎兽园!

    猎兽园。

    圈养百兽供人捕捉猎杀,以此来获得另类的刺激和快感。

    打黑拳,杀异物,这种罕见又危险的游戏在某个圈子里越来越被人接受和着迷。那些公子哥或者千金大小姐们坐拥万贯家财衣食无忧世间一切予取予求,想要玩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确实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

    幸好,有杀害就会有买卖。你想杀,自然就有商人来为你提供这一切。

    于是,隐蔽的奇珍园或者猎兽园便相继在燕京城周边的区域向一些特定客户开放。

    所谓特定,是指那些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他们有着强大的消费能力,而且会对他们所进入的这场搏杀游戏进行保密。当然,最重要的是,当这些园子出现什么问题时,他们一个电话就能够帮你抹掉所有的手尾难题。

    这比高尔夫球队、游艇俱乐部或者一直在外界被传的神秘酷炫的跑俱乐部要更加高级,入会资格也更加苛刻严谨。

    在大雪覆盖的雪原上,一群身穿军用迷彩装的男人疾步而行。迷彩呈淡白色,和大雪的颜色非常接近,他们和这雪原融合为一体,看上去就像是雪原上几只疾行走的动物或者树人。

    为的大块头男人打了个止步的手势,蹲下身体仔细勘察了一番雪面,说道:“现脚印。虽然被新雪盖住,但是我们可以根据脚印寻找目标。”

    “赵青叶,是什么动物?”有人激动的问道,紧了紧手里的猎枪,一会儿准备来一轮猛射。

    大冷天的跑到这鬼地方来吹风挨冻,不就是为了见见血吗?

    “一只鹿。”赵青叶说道。

    “没意思。”队伍里的公子哥们唉声叹气的说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碰到一个大家伙?昨天廖半白他们碰到了一头虎,他们把那头虎给做掉了,人人都成了打虎英雄,猎兽园还给他们举办了庆功宴,吃虎鞭,喝虎血酒——咱们就算把这头鹿给做掉,谁愿意成为打鹿英雄?”

    “这玩意要靠运气。”赵青叶嗡声嗡气的说道。“我还想打一只熊瞎子呢。那也得能遇到它才中。”

    别的队员都在全身戒备,扛着手里的猎枪或者弓弩四处扫瞄,队伍最后方却有一个男人悠哉悠哉的跟着,表情从容,姿态写意。不像是来猎兽,更像是来踏雪。

    “坐看深来尺许强,偏於薄暮寒光。半空舞倦居然嬾,一点风来特地忙。落尽琼花天不惜,封它梅蕊玉无香。傅谁细橪成汤饼,却换人间烟火肠——真是一场好雪啊。”男人感慨着说道。“要是这有这些漂亮的小精灵,这个冬天该多么无趣?”

    众人嘻笑起来,有人说道:“将大少,你这是来赏景来了?”

    “将大少做的一手好诗啊。这诗叫什么名字来着?虽然我听不懂,但是就觉得很好听,有那么一点意思。”

    “李国强,你丫的敢说这种话,你们家老爷子听到非把你拿枪给毙了——他这辈子没读过书,可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文化人——”——

    被人称为将大少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这可不是我做的诗,是扬万里的《观雪》。”

    “这个扬万里是哪里人?写的诗这么好,一定是个雅致的人,找机会拉他出来喝酒。”李国强笑哈哈的说道。

    “我可拉不来,他是宋朝人。想要找老扬喝酒,至少得先想办法解决穿越问题。”将军行笑着说道。

    将军行和李国强是多年好友,知道李国强外表粗狂,但是心思细腻。嘴上说自己很没有文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很有文化。能够准确的抓住一句话的笑点,这样的人才可不多见。任何圈子和聚会都需要。

    “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将大少解决不了的问题?”

    “还真有。”将军行说道。“我又不是我弟。”

    “生子当如将军令。”李国强嘿嘿笑着看着将军行,说道:“有这样一个弟弟,你这做哥哥的压力不小吧?”

    “所以我什么正事都不干,整天跟着你们斗鸡溜狗泡妞赏雪——比别的我不如他,但是比这些,我弟可不如我。”将军行一脸傲气的说道。

    生子当如将军令,一句话将将军令的声誉名望抬到顶头。也将他的哥哥将军行给踩到尘埃。

    生子都当如将军令,他那这个同为将军家的男人,而且是将军令的哥哥——又是什么?

    好在将军行大大咧咧,胸无大志,拈花惹草,猎兽飙车,日子倒也过得轻松舒适。

    “要是让你们家老爷子听到这句话,非得用鞭子抽你不可。他老人家的脾气可不太好——对了,军行,听说你那个无所不能的弟弟在花城吃了大亏?自己的妞都被人抢走了?”

    “嘿,你们都知道了?这种事情可不能乱传啊。家丑不可外扬,我就是知道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将军行把手里的烟蒂丢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了上去。

    正在这时,一阵风来,夹带着零星的雪花。

    将军行脸上仍然保持着动人的笑容,身体却微微的蹦紧。

    手里的弓弩抬了起来,并且解开了匣子旁边的保险扣。

    kekekekekeke——

    一种像是大锯拉树枝的怪异声音响起。

    “豹子。”赵青叶大声喊道。“是豹子。”

    在赵青叶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只银白色的野豹在风雪的遮掩下已经靠近他们,加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度急如闪电,根本就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有人胡乱的放枪,有人受到惊吓手里的弓弩都忘记拉开保险而拼命的扣动扳机却没有任何箭体射出去。

    嗒嗒嗒——

    豹子三个起跃,便已经冲到队伍的最前方。

    赵青叶来不及反击,能够做到的只有急的翻滚。

    其它人更加不堪,一些公子哥甚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猎兽园猎兽园,人能猎兽,兽也能猎人。这才是猎兽园真正受欢迎的原因。

    生命置身在极端危险的环境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感觉?

    将军行的身体突然间跃起,弓弩的第一支弓箭脱弦而出。

    砰!

    巨大的后座力引弓弦响动,短箭急向前冲刺。

    嗖——

    弓箭射歪了。

    野豹已经冲到了队伍中间,将在地上翻滚的一名公子哥扑倒,张嘴就要撕咬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被这牲口给咬上一嘴,怕是要血淋淋的扯下一块肉下来。

    砰!

    ou——

    一声枪响,那张嘴欲咬的野豹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

    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腹部再次出那种大锯拉树的沙沙声音。

    只是这一次的沙沙声音更加急促,也更加的紊乱。不及刚才那般的镇定平稳。

    一个身穿绿色迷彩装的男人从树林后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在雪泊里挣扎嘶叫的猎物。脸上并无任何得意之色。

    血水从野豹的腹部流敞出来,将周围的白雪染红然后融化。在它躺倒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湖泊。

    野豹浸泡在自己的雪水里,模样看起来非常的凄惨可怜。

    “将军令——”众人惊呼。

    将军令扶了扶眼镜,看着坐倒在地上脑袋差点被豹子给啃上一口的家伙,说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公子哥心有余悸的说道。他的全身哆嗦个不停,甚至有尿液浸湿了裤子。当然,这一点他是不会承认的。“差一点就完蛋了,差一点——将二少,谢谢你。”

    将军令英雄般的出现,一下子就解决了这支队伍遇到的危机。受到了这一班公子哥的热烈欢迎。

    “将军令,你怎么来了?”

    “将军令好枪法,以后来猎兽园得找你这枪神罩着——”

    “军令好久不见了,最近在忙些什么——”——

    将军令笑笑,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

    他走到将军行的面前,温声问道:“哥,你没事吧?”

    将军行上前搂着将军令的肩膀,亲热的说道:“原本是有事的。你来了就没事了——好兄弟,你又救了我们一次。”

    “你没事就好。”将军令扶了扶眼镜,说道:“下次进猎兽园最好带上护卫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出现什么事情。”

    “嘿,带护卫队没意思。”将军行摇头说道。“猎物都被他们打了,危险都被他们挡了,我们还进来做什么?”

    “保命要紧。”将军令一脸认真的说道。“哥,这件事情你得听我的。不然我告诉爷爷——”

    “好吧好吧。”将军行苦笑着说道。“谁让我有一个全燕京城最聪明的弟弟呢?听你的,以后进园就带护卫队。”

    将军令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将军令,你的猎物——”赵青叶出声喊道。猎兽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这猎物是谁先现的,谁打死了就算谁的‘功绩’。这只猎豹是被将军令打中腹部,虽然还没有死,但是——也不过是补一枪的事情。

    将军令回头看了一眼猎物,说道:“你们最先现的猎物——送给你们了。”

    那个差点儿被野豹啃上一嘴的公子哥跳了起来,把自己的猎枪顶在野豹的脑袋上面。

    砰!

    一枪将野豹的脑袋轰得粉碎。

    (ps:推荐一位朋友的新书《级护花天王》,戳这里:/book/)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