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这句话应该我来说!

    第349章、这句话应该我来说!

    在巨大的白色雪场里,这辆奔驰车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正在休憩的丑陋怪物。

    车子没有开灯,但是郭怒和黄意达坐在车子里并没有离开。

    方炎猜测的没有错,他们确实想要看看方炎暴跳如雷的愤怒模样。谁让方炎先让他们暴跳如雷呢?

    他们从火锅店出发,一路跟踪来到汤山,来到方炎他们选择的这家一品汤泉。他们假装自己是方炎的朋友,跑到前台询问方炎和另外两个小姑娘去了哪里。迎宾小姐虽然有保护客人**的职责,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居住房间号码,但是却大力向他们推荐私密小院,并说他们的朋友也是住在私密小院。

    郭怒和黄意达当然知道私密小院意味着什么,因为他们以前就带过别的女人过来体验。在那个小院里,他们把那些女人剥的就像是一只只**着的小白羊。现在两个男人住进私密小院算是什么回事?

    郭怒和黄意达怒火中烧,有种想要把方炎直接拖出来爆打一顿的冲动。就连蒋钦和袁琳也一起恨上了,觉得这两个女人不知道自爱,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进了被称为情人小院的私密小院里面。那还能落得了好?

    他们找不着方炎,却找到了方炎的那辆老爷车。两人火气难消,于是便对着他的车子发泄了一番。

    他们的心里不舒服,也不能让方炎的日子太好过。给他制造一点儿烦恼,然后躲在一边看看他们的笑话,找机会再把那小子狠狠的教训一顿,把那两个小妞给想办法推倒在床上-----

    在他们的心里,既然蒋钦和袁琳不知道自爱,那也就不值得他们继续宠爱了。

    他们的位置选的刚刚好,能够坐在车子里面看到老爷车周围的动静。他们看到方炎带着两个女孩子说说笑笑的走过来,他们看到方炎愤怒的表情,他们看到方炎趴在地上搜索了一番就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找了过来。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从毁车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今天的一品汤泉的生意又特别火爆,这停车场车来车往,人群络绎不绝,他们几个小时前留下来的脚印早就被车轮碾压其它客人给践踏成碎泥雪渣。他怎么就找过来了?

    他是属猎狗的吗?

    方炎站在车外,他们坐在驾驶室和副驾驶室。他们能够看到外面的方炎,他们也知道方炎一定看到了他们。

    方炎敲敲车窗,郭怒只得把车窗摇下。

    因为做贼心虚,郭怒想要自然的给方炎他们打一声招呼也没办法做到。

    他非常勉强的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我们刚刚泡完温泉,正准备开车回去呢。”

    方炎面无表情的看着郭怒黄意达两人,说道:“我宁愿你们把我打一顿,也不希望你们跑去剐我的车----”

    郭怒的表情微僵,笑着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

    “我是聪明人,你们又太愚蠢。我知道这件事情是你们干的。”方炎说道。“不然这停车场那么多车子,我怎么偏偏就找到你们面前来?”

    “那是不是你对我们有什么误解?”黄意达懒洋洋的说道。既然大家撕破了脸,他也就不准备再给方炎什么脸。他的王子病再次复发,表情高傲冷酷的说道:“大家第一次见面,又不是很熟,所以----郭怒,开车吧。不要在一些不知无谓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郭怒笑了笑,说道:“再见。”

    他们俩个表现的很镇定,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气呼呼的瞪着他们的蒋钦和袁琳,

    蒋钦抓着车窗,怒声喝道:“郭怒,你要不要脸?为什么要砸别人的车?方大哥招你惹你了?”

    “就是。以前还觉得你们是好人,没想到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袁琳站在一边帮腔。

    “你们是不是喜欢我们?喜欢就勇敢大胆的追啊,如果你们能够像个男人一样向方大哥挑战,我反而会高看你们一眼,只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丢不丢人?这样的男人狗都嫌弃。”

    “你们别不知好歹。”郭怒的脸色阴沉下来。“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东西?喜欢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两个乡下来的柴禾妞,要不是看在夏天师姐的份上,谁会搭理你们?”

    “音乐学院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长的好看的女人。我闭着眼睛去学校拉一个也要比你们好看一些。”黄意达冷笑连连。“为一个女人打架?你们配让本少爷做这种事情吗?”

    这真是一个很骄傲又很傲娇的男人,在他的眼里美女和大白菜一样随便啃想清炒就清炒想上汤就上汤。当然,他也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

    听了他的话蒋钦和袁琳很生气,方炎更是愤怒之极。在他的心里,蒋钦和袁琳虽然还是小孩子,但都是很漂亮的小孩子。

    更重要的是,她们是自己的学生,是自己的朋友晚辈,他们这么攻击自己的朋友,方炎当然很不高兴了。

    当然,方炎没有急着爆发。因为他知道,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女孩子被人骂不漂亮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这件事情严重到比他的老爷车被砸了还要严重十几倍。他需要提供空隙让她们俩人消消气。

    果然,蒋钦和袁琳立即就开始反击了。

    “既然这样,你们干嘛像是哈巴狗一样跟着我们?三番二次的请我们吃饭,被拒绝了还得装作风度翩翩----”蒋钦说道。

    “不给他脸吧,他自己也不要脸。我们去火锅店他们跟到火锅店,我们来泡温泉他们又跑来泡温泉----可怜不可怜啊?这么寒冷的天,我们在院子里泡着温泉喝着红酒,他们在外面喝风吃雪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吧?”袁琳冷嘲热讽。

    “你们这两个贱人-----”郭怒破口大骂。蒋钦和袁琳的话确实戳中了他们的伤口。在外面等待几个小时的时间,确实让他们俩人觉得度日如年。而且还有一种不被人在乎的耻辱感。

    “两个愚蠢的女人。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事情?”黄意达气极反笑。“你们知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脱离你们的控制----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句话应该我说吧?”方炎说道。“你们砸了我的车,骂了我的朋友,难道不是应该我找你们的麻烦吗?”

    “滚一边去。”郭怒呵斥道。他不敢得罪黄意达,但是心里还真没有把方炎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你是什么东西?惹老子生气了,死的第一个就是你----”

    “你们这样真是让我很矛盾。”方炎说道。“我原本想着咱们先谈赔偿的问题然后-----”

    “赔你妈的偿啊。让你妈过来陪床还差不多。”郭怒不知死活的骂道。

    “好吧。”方炎声音冰冷的说道。“这个问题解决了。”

    方炎一把抓住郭怒的脑袋,猛地朝着方向盘上面撞了过去。

    哐----

    在郭怒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额头就已经撞击在了方向盘上面去了。

    方炎含怒出手,用力极大。只撞了一次就把他磕的头破血流,血水流进眼睛里面,已经让他难以视物。

    哐-----

    方炎抓着郭怒的脑袋再次朝方向盘上面撞了过去。

    仅仅两下,郭怒竟然就晕倒了过去。

    方炎动作过快,他连一句威胁或者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坐在副驾驶室上面的黄意达才反应了过来。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他伸手想要把车窗升上去,如果方炎不赶紧把手臂抽出去的话,会被车窗玻璃给硬生生的夹断。

    咔----

    方炎速度更快,而且又站在主驾驶舱旁边,直接把所有的窗户都给锁定。无论黄意达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再摇动车窗。

    方炎没有理会黄意达,他的一只手仍然抓着郭怒的脑袋。

    他知道郭怒已经晕倒过去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已经解气了啊。

    哐----

    他第三次把郭怒的脑袋撞在了方向盘上面。

    哐----

    第四次!

    哐----

    第五次!

    ------

    就像是做这件事情上了瘾,方炎一次又一次的抓着郭怒的脑袋撞击方向盘。

    方向盘歪掉,他就用另外一只手把他扶正继续撞击。

    方向盘中间凸起的奔驰车标印在郭怒的额头中间,在他的额头上面撞出来一个三角型的**。

    郭怒的脑袋鲜血淋漓,方向盘上面也被血水给淋湿。血水流敞在地上,流敞在郭怒的跨间腿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狭小的车厢里面充斥着血腥味道,让黄意达恶心想吐。

    方炎一松手,郭怒就全身体瘫软的躺倒在真皮靠椅上,就像是死了一样。

    方炎从车子里面取了纸巾擦拭手指间的鲜血,看着黄意达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脱离你们的控制,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句话应该我来说。”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