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今日方知该恨谁!

    第330章、今日方知该恨谁!

    方虎威浓眉大眼,光头闪闪发光。、ybdu、眼神犹如刀子一般的瞄准自己的孙子,仿佛稍有不满就将这小子给扎一个千孔百洞。

    有唾沫让它飞溅到我脸上,有刀子那也让我用身体去挡----也只有至亲至爱对你爱护到骨子里的人才会对你说出这样的话。

    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这句话被当作金玉良言一般的被人引用千年,每个人都戴着层层面具,左顾右盼,前后扫瞄,百分警惕,万分小心。

    每个人都太累太累了,恨不得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可是,家里不是这样。

    温暖、舒适、互相照顾,彼此关心。

    你病了,无论多晚父亲都会心急火燎的出门为你买药,你饿了,无论多忙母亲都会放下手里的活计为你下一碗混沌或者一碗汤料十足的面条想了想又狠狠地在上面扣了两个煎鸡蛋----

    这样的爱不掺一丝一毫的水分。

    方炎眼眶泛红,心头酸涩无比。

    他低头用力的帮爷爷按摩脚上的穴位,因为长期卧床的缘故,他腿上的皮肉枯瘦干瘪就像是一段早就失去生机已经腐朽的老木头。

    爷爷老了!

    方意行不问家事,写诗作画,更像是一个潇洒文人。所以,年幼的方炎和年迈的方虎威所要承担的压力就更加沉重一些。

    爷爷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体,原本应该颐养天年才对,却还要为了方家,为了他们这些子孙小辈操劳----方炎的心里愧疚难安。

    仿佛是感受到了方炎的情绪,方虎威伸手拍拍方炎的手背,说道:“不要愧疚,不要自责,也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我们这些老家伙图一个什么?不就图子孙平安吗?渔夫那老东西一辈子不服人,年轻的时候我们俩没有少干架,结果他前些日子打来电话夸我有一个好孙子----你说说,这里子面子都有了,我就是闭眼去下面见到咱们方家的列祖列宗,我也可以挺直脊梁站在他们面前。我可以大声说我没给咱们老方家丢脸。”

    “爷爷,前些年我太胡闹了,经常惹你生气。”方炎笑着说道。“这次出门经历了很多事情,也学会了很多道理。以后不会了,我要好好的做人做事。你老人家以后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问,看看书打打拳,没事的时候我推你去晒晒太阳----争取活他个三五百岁。”

    方虎威呵呵大笑,声震夜空。

    他用力的拍打着孙子的手背,说道:“有孙如此,人生何求?人生何求?”

    “求还是要求的,咱们就求他个三五百岁吧。”方炎笑着说道。

    方虎威脸上的笑容停歇,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说道:“方炎,你知道吗?你从小就懂事-----”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方炎笑着说道。以前他经常在外面和人打架,招鸡惹狗,用‘狗不理’来形容都不为过。经常有孩子的家长找上门来,然后方家人就把他关在屋里各种惩罚。他小时候可是没有少吃鞭子和站罚桩。

    所谓的罚桩就是头下脚上脚尖上还要挑一碗水,那个时候方炎年纪不大,坚持五分钟就满脸大汗,坚持十分钟就全身打摆子,半个小时坚持下来,他的小命都去了半条。

    方意行虽然对儿子严厉,却也不舍得这般的惩罚儿子。但是方虎威可不会和方炎客气,听说孙子惹事,虎眼一瞪,喝道:站半个小时罚桩醒醒脑子。

    于是,站完半个小时罚桩后的方炎经常脑袋迷糊瘫痪在地上跟一团烂泥似的。

    “你为什么和人打架?那是有些人欺人太甚。爷爷腿疾复发瘫痪不起,你父亲----你父亲武道一途半途而废,在他们眼里跟一个废人差不多,轻敌又心陷魔瘴----别人看到咱们方家破落,就想着要欺负咱们。”

    “咱们燕子坞的这几百户,骨子里都有着好战的血性。他们骂你一句,你也要回骂一句。你要是敢掉头就走,下次见面他们就敢用脚踢你敢用大耳光抽你----我不经用,你爸不能打,轻敌整天昏昏沉沉睡着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还要多----这些你都看在眼里。所以,你小小年纪就站出去了。”

    “有人骂我是老瘸子,你打不打?”

    “打。”方炎说道。

    “有人骂你爸是老废物,你打不打?”

    “打。”方炎再次说道。

    “有人骂轻敌是老酒鬼,你打不打?”

    “打----不打?”方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他确实是老酒鬼,我也叫他老酒鬼。”

    啪!

    方炎的脑袋上挨了一巴掌。

    “轻敌的心里有多苦,难道你不知道吗?”方虎威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轻敌好端端的时候,咱敢欺负咱们方家?谁敢对我这个老瘸子对你父亲那个老废物说一句重话?那些年要不是轻敌撑着,咱们方家还不知道得有多难熬呢。”

    “爷爷,我知道----”方炎脑袋生痛,郁闷的说道:“他喜欢喝酒是个老酒鬼这是事实。但他是唯一一个我尊重的、仰慕的,甚至有些崇拜的老酒鬼。嘿嘿,醉成那样子还能自创醉鹤乘风,打东洋剑神的时候这步法帮了我大忙----”

    “所以说,以后和轻敌说话客气一些,别没大没小的。”

    “我要是当真那么做,以后怕是连他的小院都进不去。”方炎说道。

    方虎威想了想,有些烦躁的说道:“随你们去吧。一群没大没小的疯子。”

    “人疯狂一些,别人才会害怕。”方炎笑着说道。

    “是啊。所以那个时候你隔三岔五的就把人给揍一顿。别人骂我是老瘸子你爸是老废物轻敌是老酒鬼的时候,你就把他们的儿子孙子打的头破血流哇哇乱叫----”方虎威轻轻的叹息,说道:“我们这些老家伙不行了,但是我们还有后辈。而且我们的后辈比他们的后代优秀,做家长的不就喜欢比拼孩子的成绩嘛。你也算给咱们方家涨脸,每次打架都打赢了----”

    方炎苦笑,说道:“你心里跟明镜似的,当时怎么还惩罚我惩罚的那么严重?”

    “那不是惩罚,是训练。特训。除了我方虎威,谁家的爷爷把自己的孙子当牲口一样训练?”方虎威骄傲的说道。“让你结实一些,让你厉害一些。我怕下次打架你输了。那个时候,我们方家就当真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没有了----”

    “你还真是老谋深算。”方炎说道。

    “也有没算准的时候。”方虎威说道。“当时我想看看你的底线在哪里,你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结果你竟然就这么一路赢下去,甚至连百里家那个被人称为天才的百里疯子也被你给打倒了。这在整个燕子坞可成了大新闻。”

    “当时我就琢磨着,看来你还没有走到尽头,那我就再压一压----找个更厉害的来压迫一下,看看你的潜能到底有多深。”方虎威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方炎一眼,说道:“原本是想找白修的,白家拒绝了。可是在这燕子坞找来找去的,也就只有叶家那姑娘合适-----我就厚着脸皮跑到叶家挑战,叶家人看到有人竟然敢上门挑战,自然生气的不行----所以叶家小姑娘出手就重了一些。叶家人对咱们方家的态度也就恶劣了一些。”

    “我打不过叶温柔,第一次切磋我就输给了叶温柔。”方炎表情痛苦的说道,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那个时候的叶温柔出手可真是狠啊,而且一点也不留情面,把他打的飞到天上又踩在脚上撞破了门框陷进了泥墙,有时候他都觉得这小妞是不是心里在想着要把他杀掉一了百了啊?不然的话,就是一场比武切磋而已,怎么就跟和人有深仇大恨似的?“既然我已经输了,那就证明我的潜力到此为止。为什么还要一年又一年每年都要接着比一次?”

    “我不甘心啊。”方虎威说道。“我当时想着,我孙子这次输了,说不定下次就赢了呢?”

    “可我第二次又输了-----”

    “我知道。可万一你第三次就赢了呢?”方虎威一脸认真的说道。“你也知道,叶家小姑娘被称为内江湖年轻一辈第一人,如果你连她也打倒了,谁还敢小看咱们方家?一个天才即将冉冉升起,他们不怕咱们方家的报复?所以,我又厚着脸皮第三次去叶家挑战----”

    “等等-----”方炎猛然抬头瞪大眼睛看着方虎威,说道:“你说----第三次上门挑战?难道不是提前约好每年一战吗?”

    “怎么会呢?谁愿意十年都做同一件事情?”方虎威摇头说道。“人家叶家小姑娘第一年赢了你,第二年就不愿意再和你打了-----”

    “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我去叶家说,你们是不是害怕了?不然的话怎么就不敢比了?我孙子苦修一年今年就是要报仇雪耻-----不打了怎么能行?”

    “-------”

    (ps:感谢小兵一ge兄弟的万赏,老朋友好久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