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方家的内部战争!

    第327章、方家的内部战争!

    陆婉放下话筒的时候,方意行正捧着一卷《吴恺子书画十三绝》从书房里面出来,看到陆婉的表情,问道:“是那个臭小子打来电话?”

    陆婉脸色不善的看着方意行,说道:“什么臭小子?他是你儿子。”

    “哼,我没有这种儿子。临阵逃脱,避而不战,贪生怕死,没脸没皮,这是我方家的男儿吗?连个女人都不如。我方意行丢不起这人。”方意行怒声喝道。提起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就心头火起。

    耻辱啊,真是天大的耻辱啊!

    他怎么能干出那种事情呢?他怎么可以在比赛当天逃跑呢?

    打不过别人就让别人打嘛,以前又不是没有挨揍过----你跑什么?你说你跑什么?

    从方炎逃跑的那一天起,方意行就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再也没办法挺直脊梁抬头看人。

    “方意行,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啊-----哈哈哈哈哈,他竟然跑了-----”

    “方意行,你不是说你儿子去沐浴更衣了吗?怕是一年半载的出不来了吧?那我们还要不要等下去啊?”

    “老方,你儿子-----机灵啊----一般人都干不出来这事-----”

    ------

    想起方家人当时嘲笑的嘴脸以及那些知交好友提起自己儿子时那令人抓狂的表情笑容,方意行就有种把方炎给捉回来活活抽死的冲动。

    他不仅仅丢的是自己的脸,把方家祖宗的脸都给丢尽了----

    老爷子听说方炎在比赛之前逃跑,瘫痪多年的人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然后又摔倒在地上。

    现在他还有脸回来?还有脸打电话回来?

    “方意行,你有完没完?”陆婉怒声喝斥。陆婉同时继承了父亲的固执强硬和母亲的宽容慈爱,再加上她书香世家的多年熏陶,本身温柔斯文,极少和人动气。像极了她名字里面的‘婉’字。

    可是,当遇到她认为必须要坚持的事情时,所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是惊人的。譬如,儿子方炎的所有事情。

    方意行诧异的看着老婆陆婉,皱眉问道:“那个臭小子又和你说过什么话了?他翘课逃跑还有理了?”

    “说过什么了?他说他过年不回家,他说要在花城陪姥姥过春节----还不是因为你?他怕你还在生他的气,他怕你对他伤心失望。你看看你----这么些年,你把孩子压迫成什么样了?”

    “我怎么压迫他了?我这也是为了他好----”

    “你为了他好?他又是为了谁好?他是为谁活的?他凭什么要受这么多的委屈?凭什么要肩负这么大的压力?”陆婉恶狠狠的盯着方意行,说道:“我儿子从生下来就不喜欢练武,他最喜欢的是读诗作词花花草草,他骨子里流着你们方家的血,也有一半是我们陆家的血----我们陆家人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了。”

    “可是你们做了什么?你们逼迫他去站桩,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完成不了任务就惩罚,惩罚的手段是站更长时间的桩----稍大一些就让他去学拳,小小的手都打红打肿打破皮也不肯让他休息一天----”

    方意行知道妻子是真的生气了,小声解释着说道:“不能休息,一旦休息就前功尽弃,只能一鼓作气熬过那个坎----”

    “是,你是他父亲,你说不能休息,他就只能继续练习。站桩之后去练拳,练拳之后再练掌,练剑、练梅花步,学习所有你要求他必须要学会的东西----你有没有问过他的意见?你知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

    “你告诉他说方家太极要有人继承,你告诉他说方家门楣要有人光大,你告诉他说你是方家的子孙就必须要扛起这份重量----你在做什么?你不是方家的子孙?你怎么没有去继承方家太极?你怎么没有去光大方家门楣?你整天窝在书房里面读书作画,孩子稍有差错你就破口大骂----凭什么?你逃避了一辈子,难道就不允许我的儿子逃避一次?”

    “我-----”方意行的嘴巴张了张,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她说的好有道理啊,自已是方家的子孙,自己是方炎的父亲,如果说继续太极光大门楣这种事情----不应该是自己走在前面吗?凭什么把所有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全都推到自己的儿子身上?就因为方炎是自己的儿子?

    陆婉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太重了,但是,为了孩子的幸福,她必须要纠正方意行的错误观点,让他对儿子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方炎不喜欢练武,但是他为了你们的要求去习武。方炎最渴望的是自由,但是他却把那份责任背在身上一步步的往前爬坡走路----他年纪轻轻就有了太极之心,所有人都夸奖他是少年天才。就是在这燕子坞,又有几个孩子比得过我们家的方炎?他让你们方家蒙羞吗?他让你们方家对他失望过吗?”

    “有谁比他更在乎方家的脸面?有谁更在乎方家的荣辱?他被叶家那姑娘打成那样,一年又一年-----像他这样的半大小子最在乎的就是面子,可是,他退让过吗?他逃避过吗?”

    “太极之心突然间消失,是谁最惊慌?是谁最难过?那个时候他承受的压力你能够理解吗?你站在他的立场上想过了吗?他留下来做什么?为了你方家的颜面,为了表现你们方家男人的骨气-----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是个天才?让所有人知道他的太极之心只是昙花一现?让他在众目暌暌下再被人打一顿?”

    “方意行,方炎是你的儿子,是我们的儿子,不是我们的仇人----你怎么就对他这么狠心?他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了----你是想让我失去这个儿子吗?”

    方意行沉默良久,叹息着说道:“让他回来吧。”

    “我让他回来有什么用?他怕你生气,又不是怕我生气-----”

    “你想怎么样?”

    “你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回来-----”陆婉说道。“只有你亲自打电话才有效果。”

    “-------”方意行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那个混蛋家伙让自己丢尽脸面,自己还得打电话求他回来过春节?这不是欺负人吗?

    “你不打?你不打我也不打,你就准备失去这个儿子吧----”陆婉很是硬气的说道。

    “你这是不讲道理。”方意行生气之极。

    “是你无礼取闹。孩子虽然走的时候不光彩,但是你没听说吗?他的太极之心又复活了,比以前还要厉害,而且那个什么东洋剑神都败在他的手里,前几天老爷子接到他的那些老友的贺信,恭喜他有一个好孙子----老爷子高兴,还问我方炎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打。”方意行说道。“要打你打。”

    方意行说完,提着手里的书转身朝书房走过去。

    砰!

    房间门关上之后,方意行的表情立即阴沉了下来。

    他在书房里面走来走去,从左边走到右边,又从右边走到左边。

    他打开墨盒想要写一幅字,但是提起笔来却没有任何兴致。

    把毛笔丢进砚台里面的时候,一抹墨汁还飞跳起来溅到他的手背上面。用手一抹,便成了一滩不规则的黑渍。

    方意行走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几台上面的电话座机久久的没有挪动视线。

    他伸出手去,抓着话筒准备拨号,才拨了两个号又烦躁的把话筒扣了下去-----

    心绪不宁!

    看到丈夫进了书房,陆婉黯然神伤。

    这个家里的男人都太骄傲了,为了自己的面子连儿子都不要了----给儿子打一通电话都不愿意,这样的父亲是不是太不合格了?

    “妈,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陆婉转身看去,自己的儿子方炎就站在门口笑呵呵的看着她。

    清秀的面孔、腼腆的笑容,飞扬的眉毛上面还沾着一片雪屑----

    “方炎?”陆婉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儿子刚刚才和自己通过电话说过年不回家了,怎么转眼间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妈,是我。我回来了。”方炎拍拍身上的雪花,大步走进了厅堂。方英雄吃力的抱着一个大箱子方好汉满头大汉的抱着一个布袋子跟在方炎的身后进屋。这两个家伙提着箱子走了一路也没有从院子走到门口这几步路辛苦。

    陆婉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你准备在花城过年,春节不回来了吗?”

    “是啊。原本我是这么考虑的,但是给你打过电话后,觉得还是应该回来一趟-----”

    “你说你会考虑考虑?”

    “是啊。我很快就考虑好了。大概----两秒.fouxiu钟吧。”方炎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说回来之前给我打声招呼----”陆婉说道。“我还没来得及给你炖羊蝎子----”

    “我给你打招呼了啊。”

    “什么时候?”

    方炎指了指门槛的位置,说道:“我刚才就站在那里说的----我说,妈,我回来了----就是在给你打招呼----”

    “-------”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