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一步一重劫!

    第322章、一步一重劫!

    两个孩子争抢同一个苹果,父亲说你们俩出去打一架谁打赢了苹果就送给谁----那两个孩子说不定真的会出去打上一架。

    可是,方炎面对的是两个成年人,两个智商绝对不低的成年人,他说让他们出去打一架谁赢了他就跟谁走----这不是神经病吗?你当别人是白痴吗?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震惊。

    听到方炎的话,牧鹰笑着点头,说道:“这个主意好,公平公正。谁也不吃亏,谁也占不着便宜。”

    迷彩女人也咧开嘴巴笑了起来,丰唇微翘,说道:“我早就想把你这小白脸狠狠地揍一顿了,好端端的一个男人长成你这幅娘娘腔样,看着就恶心----”

    “那我们就开始吧?”牧鹰说道。“同样,我也不喜欢长成你这种样子的女人-----”

    “在这里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大冷天的咱们打的热火朝天,人家在旁边看着可冻得受不了-----”迷彩女人鄙夷的说道。“要打就换个地方打。别挡着别人回家团聚。”

    “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们吧。”牧鹰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很不错的场地推荐。”

    “那还啰嗦什么?带路。”迷彩女人说道。

    牧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幸运的家伙----比我还幸运。”

    说完,他便带着那群黑衣人向通道外面走去。

    “自己是个幸运的家伙,这一点倒没必要否认。可是,比你还幸运是什么意思-----你觉得自己很幸运吗?”方炎偷偷在心里想道,不过没有说出来。

    倒不是方炎怕打不过牧鹰,而是因为----人家牧鹰都找准了目标,自己何必把脸凑过去说你打我打我干这种蠢事呢?

    迷彩女人伸手捏捏方炎的脸,说道:“我叫母虎,不过可不是什么母老虎----小弟弟,可不要把姐姐忘记了哦。”

    说完,也带领着自己的女子军团转身离开了。

    方英雄一脸的疑惑,说道:“他们真的要去打一架吗?太幼稚了吧?”

    方炎看了方英雄一眼,说道:“他们不幼稚。如果任何一方单独过来,我们今天都得跟他们走一趟。但是他们两队人马同时出现,就形成了这样的僵局----这不是个巧合。有人设局,有人破局。”

    “有人在背后帮助我们?”方好汉问道。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有心人想要知道我们的航班,也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不要声张,我们还是赶紧回去。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三拨人来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客呢?人缘太好有时候也是一种负担。”

    “------”

    师侄三人正想着等到牧鹰和母虎走远他们好逃离,没想到牧鹰和母虎两人同时在走道尽头停步,然后一起转身看向方炎。

    母虎对着方炎勾了勾手指头,说道:“怎么?小弟弟这么急着和姐姐分别?那可不行,你可是我们的赌注呢。”

    牧鹰看着方炎,说道:“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看看热闹也好。”

    方炎无奈,只得跟在这两群人的身后朝着他们所带领的地方走去。

    直到挡住通道的这群人离开走远,那些被拦截了下来的飞机乘客们这才纷纷下机。刚才几拨人剑拔弩张,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还有人遗憾没有拿手机出来拍照,不然就可以发出去吸引眼球了。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真帅啊。”女人们纷纷赞叹着说道。

    方炎不知道牧鹰他们是怎么找到这座仓库的,机场有那么多仓库,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恰好这间仓库是空着的。

    足球场般大小的仓库只有角落里堆放着一些杂物,没人看管,没人路过,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切磋场地。

    牧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从人群中间走出来,站在了仓库的中间。

    母虎对着方炎咧嘴一笑,说道:“小弟弟,看好了。我把这小白脸的鼻梁打塌----在我眼里,还是你比较耐看一些。”

    方炎笑呵呵的点头,也不接话,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谁也不得罪。

    他觉得事件事情他是最无辜的。他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回家过年,然后莫名其妙的冲出来两拨人想把他带走----他招谁惹谁了啊?

    牧鹰不仅仅长相俊美,身材也非常标准。再配上鼻梁上的那幅小眼镜,简直就像是电视上的那些花样美男子。

    母虎的身材高大,和牧鹰对面而站看起来比牧鹰还要更加强壮一些。当然,母虎脚下的皮靴肯定是占了一些便宜,至于牧鹰的皮鞋里面有没有用内增高就不是外人可以知道的事情了。

    男人穿着裁剪合身的名贵西装,每一个线头每一个细节都像是特别修理过的一般。

    女人穿着野性十足的迷彩,当她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神变得阴冷起来时,她就像是一头随时都有可能扑出去择人而噬的母老虎。

    母之老虎,人如其名!

    牧鹰把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摘了下来,从胸口口袋里摸出一块丝绸手帕仔细的将那只眼镜包裹起来。

    身后一名黑衣人上前接过眼镜,细心的放进自己贴身的口袋里面。

    “既然有客人在,那我们就开始吧,不要让客人等急了----”牧鹰对着母虎招手。

    母虎没有立即出招,但是她的身体再次压低,脑袋腰身前前后摇摆起伏,就像是一层又一层的波浪一般。

    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手,谁也不知道她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手,这种不确定性给人带来非常大的压力。

    牧鹰的样貌很斯文,但是脾气看起来却不太好。

    看到母虎不愿意主动出手,他便笑着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占先,那就不要怪我没有君子之风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冲到了母虎的面前,一拳轰向她的下巴。

    “自寻死路。”母虎鄙夷的说道。

    单手握拳,以更加雄厚的劲道朝着牧鹰的拳头轰了过去。

    以拳碰拳,以肉撞肉。

    鹰狡诈灵活,也同样劲道凶猛。一头苍鹰从高空俯冲下来的力道可以搏狮扑虎。

    而虎乃丛林之王,以勇出名,以力著称。天上的鸟王和地上的兽王进行冲撞,谁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嘶啦啦----

    拳头尚未接触,那拳头所裹挟的狂风劲气便已经撞击在一起发出互相绞杀的刺耳响声。

    轰-----

    双拳撞击,两股磅礴大气席卷而出。

    牧鹰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被吹乱,母虎耳朵上的那只大银环剧烈地震荡摇晃,就像是要飞滚出去一般。

    这不是结束!

    在两人的拳头接触的刹那,两人再次同时用力。

    内劲外放!

    砰!

    一声闷响传来,牧鹰和母虎的身体同时倒飞了出去。

    《用劲》一书中记载:外劲把人打伤,内劲把人打死。

    也就是说,使用同样的力道,外劲可以把人打至重伤,而内劲直接可以至人死亡。

    这也是无数的练家子一心想要练出内劲儿却又不得其门而入的原因。张琛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他的外劲已臻巅峰,但是和拥有内劲外放的方炎相比,一招便可定输赢----

    牧鹰和母虎都懂得内劲外放,这在燕京也是极其罕见的高手。而且以方炎的眼光来鉴定,两人用气得心应手,气机粗壮雄厚,恐怕已经快要进入到外劲内劲的第三重境界----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有意藏拙的可能性。

    一击之后,母虎退了三步,牧鹰退了四步。

    母虎稍占便宜。

    母虎得意大笑,说道:“没把你那张小白脸毁掉,还真是遗憾啊。”

    “你总是称赞我长的好看,难道你喜欢我不成?”牧鹰风度翩翩的说道,刚才的失利完全没有影响他的状态。这是一个很容易讨女人喜欢的家伙。

    母虎冷笑,说道:“是啊。我喜欢你----喜欢到要杀了你。”

    她的身形再一次展开,脚下的皮靴踩在水泥地板上哐哐作响,就像是一头奔跑起来的怪兽。

    牧鹰眼神一凛,连续两次助跑,身体突然间高高的跃起。

    他的身体腾空,然后又像是一头捕食猎物的秃鹰向下疾冲。

    他的拳头握的咯嘣咯嘣作响,一拳砸向母虎的脑袋。

    这一拳要是轰实了,母虎的脑袋便要像是一只受到重击的西瓜爆裂开来汁液飞溅。

    母虎明知道他的意图,却不躲不避。她有信心在他击中自己的脑袋之前将他的身体打飞。

    生死一线的时候,牧鹰的拳头突然间消失了。

    不,只是下移了一寸而已。

    嗖----

    他的拳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母虎的胸口,然后一拳打向母虎那丰硕又结实的胸膛。

    砰!

    母虎的身体遭遇重击,口喷鲜血向后飞去。

    可是,在她身体凌空倒飞而去的同时,脚下的军靴突然间脱脚而出,就像是一枚喷射出去的导弹似的。

    砰!

    牧鹰的胸口被皮靴击中,他闷哼一声,飞在空中想要乘胜追击的身体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打的好啊。”方炎由衷的称赞着说道。“两败俱伤。”rg

    s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