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狂徒老师!

    第312章、狂徒老师!

    “不要表现的那么震惊,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的愚蠢?”方炎冷笑着说道。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郑经满嘴苦涩的说道。

    “你刚才的表现和我第一天来朱雀面试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对着镜子练习了半天表情和口型,想必你也不例外。”

    “”方炎丢出来的这个答案让郑经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自己不小心走了方炎之前走过的老路?

    “还有,你最近一直故意放低姿态,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办公室的人攻击排斥你,你表情悲苦却不争不辨。就连张校长都看不过去了,有意无意的让你做点事情避免你被人完全当成空气。校长办公室里那么多人在,张校长怎么偏偏让你来找我?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为校长跑腿办事的。”

    “刚才在语文组办公室,大家鸡蛋里挑骨头对你冷嘲热讽,你却连连道歉还要请大家吃饭----大主任这么屈辱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谁还下的了嘴?郑经,你不想走,你也一直都没有想过会走。对不对?”

    郑经就像是被剥光了衣服示众的小偷,站在方炎的面前嗖嗖发抖,脸色难堪的说道:“我也想过我会走。因为我一直不相信----不相信我可以过你这关。你和其它人都不太一样。”

    “是啊。张校长他们都饱读诗书,心里正气长存。你只要一低头一示弱,大家都觉得你可怜,觉得应该对你保持同情----郑经啊,不带你这么欺负读书人的。”

    “我这就回去写辞职报告。”郑经连忙说道。

    “辞吧。这地方确实没有你用武之地。”方炎说道。他眼神玩味的看着郑经,说道:“不过,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到另外一个地方就职。那份工作应该对你比较有挑战性。”

    郑经神情激动,问道:“去哪儿?”

    “朝炎科技。”

    “”郑经没想到方炎会把他再次推到陆朝歌的身边。他的前主子,一个被他背叛过的女人。他的嗓子干涩,艰难的说道:“你不怕我背叛?”

    “你不敢。”方炎笑着说道。“以前你背叛的是陆朝歌,她没说什么,我假装没看见。这次你要是背叛,那遭到背叛的人就是我----对了,我忘记告诉你,我最近养了一条小蛇。有时间去我哪儿喝蛇酒。”

    “”

    张绍锋的办公室门敞开着,这是张绍锋故意为之。

    常青藤的狂徒校长钟德意破天荒的亲自来朱雀道歉,这种事情自然要让所有能够看到的人看到。

    钟德意身材高大,大胡子大背头,穿着一条黑色的长款风衣,打着领带,看起来不像是高中校长更像是一个很有派头的艺术家。

    所以,方炎走到门口不用别人的通报,他就和钟德意看过来的眼神对视在一起。

    凌厉,霸道,带有很强的穿透性。

    有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钟德意是常青藤校长阅人何止过万?所以,他的眼睛有一种很特别的神采。好像在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秘密,你的那点小心思小九九在他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且,方炎很敏锐的感觉到,当钟德意转身看过来的时候,他的情绪有着细微的变化。

    他在故意给自己制造压力。

    如果是学校其它的年轻老师,遇到和自己身份悬殊的钟德意这种压迫性的眼神,必然说不了话走不了路,甚至不敢和他眼神对视。

    但是方炎就是方炎,连东洋剑神都拖出去爆打一顿的家伙,又岂会在乎钟德意的这点儿威势?

    方炎神态自然的走进办公室,很是恭敬的和张绍锋打招呼,笑着说道:“张校长,你找我?”

    既然张绍锋还没有介绍钟德意的身份,方炎自然不会主动上前寒暄。那样的话只会显示自己的不知好歹并顺手把郑经通风报信的行为给出卖了。

    钟德意眼神微微惊诧,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方炎。

    张绍锋对方炎的表现很是满意,笑呵呵的说道:“方炎,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前辈----常青藤高中的钟德意钟校长。钟校长是大忙人,可是平时请都请不过来的贵客。今天为了见你特意赶到咱们朱雀,你功不可没啊。”

    方炎这才转身看向钟德意,主动伸手说道:“钟校长,你好。你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打声招呼我就过去了,怎么能让钟校长亲自跑一趟呢。”

    钟德意一把抓住方炎伸过来的手,大力的摇晃着。他的手掌大而厚实,力道凶猛,被他握着有种骨头断裂的感觉。

    可是,他再一次踢在了铁板上面。

    无论他如何用力,方炎都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被钟德意握住的那只手根本就不是他的一样。

    钟德意脸色变得奇怪之极,大笑着说道:“好小子,不愧是名扬花城的名星教师,很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还以为是外界故意吹捧,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神奇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现在我是彻底服了。刚才我几番试探,你跟没事人一样,我们学校的那群小子栽在你的手上一点也不冤枉。”

    方炎心惊。

    这钟德意果然不是凡人。能够在暗地里欺负人欺负失败又把它当作一件糗事非常坦然的当众讲出来称赞被他欺负的人是个人才的人还真是罕见。

    最重要的是,他说他们学校的那群小子栽在自己的手上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自己故意设计陷害他们似的。

    方炎可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无论那个想让他吃亏的人是什么人。

    “钟校长试探过我?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方炎一脸茫然的问道。“是不是钟校长记错人了?我觉得钟校长很和蔼,对人很热情啊。你看握着我的手半天也没有松开,我很少见到这么平易近人的领导----”

    钟德意眼里的怒意一闪而逝,这才松开方炎的手,转身看着张绍锋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老张,你们的这个小方老师可不简单啊----他这是在跟我叫板呢。说我的试探太小儿科了,连让人察觉的力量都没有。”

    虽然两校相争,两人的关系绝对算不上和睦,但是一校之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校长尊严还是要维护的。

    张绍锋笑呵呵的看着钟德意,说道:“钟校长,这可怪不得我。方炎老师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他说很少见到你这么平易近人的领导----我整天和他打交道,也没见到他这么夸奖过我。你热情和蔼,他和你说话口没遮拦,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可赖不到我头上来。”

    钟德意点了点头,说道:“好了,你的大门敞开半天了。我这张老脸也被人看过好几百遍了----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把门关上好好谈点正事?”

    张绍锋不承认也不否认自己想要让钟德意丢丑的意图,出声说道:“郑经,把门关上。”

    郑经点头答应,快速走过去把办公室门关上,自己也退了出去。

    张绍锋看着钟德意,笑着问道:“钟校长要谈的正事是?”

    钟德意眼神灼灼的看着方炎,说道:“要什么条件才肯撤销对我校学生的指控?”

    “我不明白钟校长的意思。”方炎说道。

    钟德意表情微怒,说道:“年轻人偶尔装疯卖傻是调节气氛惹人会心一笑,但是如果一直傻下去,那就让人失望了。”

    “我确实不明白钟校长的意思。”方炎再次说道。

    “你不明白?”站在钟德意身后被完全遮掩了风头,方炎见过一面但是双方交流的不是很愉快的常青藤学校教导主任方渐洪满脸愤怒的跳了出来,说道:“你们班级的学生打伤了我们学校的学生,直到现在我们学校的学生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你竟然敢说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炎笑呵呵的看着方渐洪,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说我不明白钟校长什么意思----方主任,语文是交流的基础,你还是在这上面下点功夫才好。”

    “你欺人太甚----”方渐洪很想冲上去抓方炎几把。咬一口也行。

    钟德意只是一个眼神扫过去,方渐洪立即偃旗息鼓的退到了边角。

    钟德意看着方炎,说道:“你不明白,我可以解释给你听。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班级的学生打了我们学校的学生,现在受伤住院的是我们的学生----亏我们吃了,医疗费用我们可以自己承担,你们是不是也应该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这么纠缠下去,就严重的影响了我们两校之间的关系了吧?”

    方炎侧脸看着张绍锋,问道:“张校长,钟校长不是来道歉的?”

    “这个----”这个问题张绍锋还真是难以回答。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方炎说道。“今天上午我有两节课,学生们都还在教室里等着呢。”

    方炎说完,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钟德意愣了几秒,指着方炎的背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圈内都叫我狂徒校长,没想到今天见到比我这狂徒校长还要狂妄的狂徒老师----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