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郑经的表演!

    第311章、郑经的表演!

    “张老师早,张老师今天穿的这身衣服真精神”

    “李老师,喝茶呢?秦教师,我就知道报纸一准在你手上----”

    方炎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笑呵呵的和遇到的每个老师打招呼。因为陆朝歌把朱雀收购,方炎又是陆朝歌留在学校里面的代言人,所以他在学校里面资历极浅又地位极高,再也不会有什么人跑来攻击和驱逐他。那是自取其辱。

    但是,方炎是一个胜不骄败不俀的好男人,虽然他现在草根翻身鲤鱼跃龙门,却不会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架势,不管见到哪个老师都是亲切主动打招呼,在办公室里也会做一些换水拖地的小活计,甚至还经常把从外公和陆朝歌那儿拿到的好茶分给大家品尝----真正的做到了尊敬长辈团结同事以诚待人以礼诱人。

    因为方炎做人的低姿态和做事的高姿态,所以同事们对方炎也都是另眼相待。大家看到他的时候笑容满面,还时常有人约他出席一些饭局。当然,那些饭局大部份都被方炎推掉了。因为他确实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方老师。听说你们班学生和常青藤那边的学生打架?还把常青藤学校的学生打的住进了医院?”穿着一件红色毛料外套的张老师捧着手里的茶杯,看着方炎问道。

    “张老师也听说了?”方炎笑着问道。

    “我也听说了。”李老师说道。“听说常青腾那边吵翻了天,说不会让我们好过----我一个大学同学在常青藤重点班当老师”

    “学生之间发生一点摩擦是常有的事情,他们凭什么吵翻了天?凭什么说不让我们好过?以前常青藤的学生欺负我们的学生时,他们怎么就没有这么大的反应?”

    “就是。他们的学生是宝贝,我们的学生就是野草了?欺人太甚。”

    看到办公室群情激愤,所有人都站在自己这边,方炎心生温暖。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这种感觉比他以前独自一人迎接所有的暴风雨要幸福太多太多。

    方炎笑着说道:“大家不用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张老师满脸疑惑的问道:“你道歉了?”

    “没有。”

    “也是。你道歉没用。他们要是咬定不放的话,估计得李明强主任或者陈副校长去处理才行----他们的眼光高着呢。”

    “李明强主任和陈副校长应该才刚刚知道这件事情”

    “那是张校长?”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张校长的工作繁忙,哪有时间处理这种小事?”

    “谁都没出面?”身材消瘦但是素有智谋的李老师眼神狐疑的打量着方炎,说道:“常青藤这次这么好说话?以前可不会这样。”

    方炎笑,说道:“也许他们自知理亏也说不定。”

    正在这时,校长办公室副主任郑经走了起来。

    郑经是江逐渐安排在学校辅助或者说是监控陆朝歌的人选,陆朝歌离开后,郑经便成了一枚无用的棋子。江逐流放弃了他,陆朝歌也不会把他带走,于是他在办公室里面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日子过的很是凄凉。

    多日不见,郑经的胖脸都瘦下去一圈。他满脸堆笑的看着方炎,不无讨好的说道:“方老师早,来的时候还以为你不在办公室,正准备往你家里跑一趟呢----没想到方老师这么早就来办公室了。”

    “方老师从不迟到早退。”张老师出声说道。

    “就是。我们能来,方老师年纪轻轻的来不得?”有人补刀。

    “说的跟方老师经常不在办公室似的”这一刀更狠。

    郑经那句话原本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他还有着之前的办公室副主任威风,就算这句话有问题大家也都会假装没看出问题。

    但是,现在在学校里处于人人喊打的郑经偏偏就因为一句讨好方炎的话得罪了一大圈子人。

    那个漏洞被无限放大,如果再任由他们说下去郑经就成了十恶不赦之徒要拉出去下油锅入地狱了。

    郑经胖乎乎的脸上也不见愤怒和尴尬,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各位老师作揖,说道:“是我说错了话是我说错了话,该罚----放假之前我请大家吃饭赔罪。这办公室的有一位算一位,务必要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郑经的姿态如此之低,大家反而不好再攻击他了。

    方炎看咪咪的看着郑经的表演,问道:“郑主任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副主任。副的。”郑经认真的纠正着说道。脸上的笑容浓厚,可以说他这是句玩笑话也可以说他对称呼上的事情很认真。经此一事,方炎这才真正的发现郑经的过人之处。“方老师,张校长让我来请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张绍锋校长?知道什么事吗?”方炎表情疑惑。

    “好事。”郑经笑呵呵的说道。“我进去的时候听了几句,是常青藤那边的钟德意校长来道歉,张校长觉得应该让你过去露个脸----”

    常青藤道歉?

    而且是常青藤的校长钟德意亲自来道歉?那个狂徒校长?那个说只要他一天在常青藤常青藤必力压花城高中界的常青藤之藤钟德意?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场的老师们都满脸兴奋,觉得这是一件扬眉吐气大快人心的事情。

    方炎眼神稍微疑惑,随即释然。

    这么多年来,朱雀的成绩一直被常青藤压在身下,而常青藤又极端骄傲狂妄,在多次的两校切磋交流当中都丝毫不留情面,将朱雀伤的体无完肤,他们这些在朱雀工作数年或者数十年的老师对那份屈辱实在是感受太深。

    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伤害你还不把你放在眼里更让人痛苦的?

    现在听到常青藤的狂徒校长亲自来学校道歉,有此反应并不奇怪。

    “方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钟德意怎么亲自来了?”

    “就是。那可是钟德意啊。他以前有没有来过咱们朱雀?”

    “来过,当时教育部的官员让他评价一下竞争对手朱雀,他说朱雀不是他的竞争对手----”

    方炎笑了笑,说道:“来了就是好事。我过去看看。”

    “赶紧去。别让张校长等急了。”老师们纷纷催促。

    原本是郑经在前面带路领着方炎向校长所在的行政楼走过去,但是,出门之后郑经就习惯性的掉在了方炎的身后一步。

    方炎头也不回,说道:“没必要,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

    “那是方老师高风亮节,我可不能让人说我不知礼数。”郑经笑呵呵的回答。

    “郑经,你为什么没有走?”方炎出声问道。

    郑经脸色一黯,颓败的说道:“走。终究要是走的。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fatianji/">伐天记最新章节一天,只是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而已----我是那个人丢在学校里的一条狗,他朝哪边赶我就要往哪儿走,他让我咬谁我就得咬谁。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我懂。我得罪了你,背叛了陆校长----陆校长出钱把朱雀买下来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我就知道我的命运了。”

    郑经轻轻叹息,说道:“可是,我舍不得啊。我喜欢学校,喜欢学校这种轻松舒适的氛围。我实在是厌烦了那些勾心斗角的勾当,可是,走出学校,又有哪里不需要勾心斗角?学校也有,终究简单单纯的多。”

    “不瞒你说,大家都以为我这段时间很狼狈,日子过的很凄惨。可他们不知道,这段时间是我进入朱雀以来过的最舒心最愉快的生活,不用夹在陆校长和那一位的中间左右为难,不用纠结今天要把陆校长的什么事情丢出去应付交差,不用整天跟在陆校长的身后偷偷摸摸的就像是做贼一样,在陆校长的眼神注视下我经常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我是一个间谍,我卧底的地方都知道我是一个间谍。你说那样的生活是人过的吗?”

    “现在陆校长走了,那一位也觉得我没有利用价值把我一脚踢开。被同事笑话几句算什么?听几句风凉话又算什么?和以前的那种折磨相比,现在简直就像是生活在天堂里面所以我一直等待着。我知道,只要你没有开口,就不会有人主动赶我出去。我就一直在等你开口,有时候我也在祈祷,希望你早就忘记了我这个小人物,让我就在这朱雀混吃等死一辈子----”郑经脸色惨然,说道:“既然你今天开口了,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我今天就写辞职报告。”

    方炎早就停下脚步,眼神古怪的看着郑经声情并茂的表演,说道:“为了这一天,你一定练习了很长时间吧?”

    “”

    郑经满脸惊恐的看着方炎。

    这家伙是个妖精吗?怎么什么事情都知道?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