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蛇君的妹妹!

    第307章、蛇君的妹妹!

    人的拳头打出去之后,需要收回来再次蓄力。那样再次挥出去的拳头就同样的有力道。

    人的力气也是!

    最危险的状态就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空白期,那个时候是人体防守最脆弱的状态。如果能够找到这个节点,一个身手远远不及自己的人也能够趁机取得胜利。

    蛇君潜伏在水底多时,先是以僵尸蟾蜍攻击方炎,在方炎出掌反击时,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出手的机会。

    他被人称为蛇君,自然水性极好,在水里比在陆地还要逍遥自在一些。

    他从湖底跳出来时,几乎没有带起多少水滴,更没有引发什么声响。他像是水鬼一般的突然间从水里出来,无声无息,让人防不胜防。

    天时、地利、人和。

    蛇君自以为自己占尽了优势和便宜,他也有信心一爪抓破方炎的天灵盖----

    可是,正在这时,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方炎突然间转身,脸上带着欣慰和讥讽的微笑,说道:“你终于出来了----”

    你终于出来了?

    这是一个阴谋,这是一场陷阱,蛇君心里比谁都清楚。

    方炎早就知道他的存在,他也早就了解方炎知道他的存在。他知道自己没有被欺骗。

    方炎在发现他存在的情况下,还把战场拉到这人工湖心里面,就是想诱他出来决一死战。

    方炎以为他请君入湖可以做掉蛇君,但是蛇君认为自己才是那个可以获得最终胜利的王者。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成道?谁入魔?

    现在,自己的手爪正要刺破他的头皮戳穿他的天灵盖,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咔!

    蛇君的手爪伸不过去了。

    他的手臂上面多了一只大手,那只手扣住他手臂上的支沟、会宗、养老等各处大穴,让他的身体酥麻,动弹不得。

    他跃起来的身体还停顿在空中,不过,那不是因为他的滞空能力惊人,而是方炎那只手把他给举在空中。

    他的身体掌控在方炎的手里,他的生死也掌控在方炎的手里。

    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方炎明明已经脱力,他的身体根本就来不及转身----怎么就抢先一步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蛇君不知道,太极之心展开之后,在太极之境里面,他的速度在方炎的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想要把他的攻击拦截下来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蛇君的表情变幻莫测,最终成了一如即往的凶狠色。

    “你是怎么做到的?”蛇君声音嘶哑的问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双三角眼以及他脸上那一块块仿若蛇鳞一样的花色皮肉,方炎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毒性攻心,浸入全身,他的身体竟然已经有了一些毒蛇的特征。

    做为极其爱美又品味甚高的天秤座,他真是受不了长成这样的人类啊。

    “我想做,就做到了。”方炎笑着说道。

    咔嚓---

    方炎猛地用力,就把蛇君的一只手臂给捏碎了。

    这怪物全身都是毒,又能够驱使那些奇毒之物为其所用,方炎不愿意再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阴沟里翻船这种蠢事情方炎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

    “啊-----”蛇君惨呼出声。

    他明明疼得五官皱起拧成一团,但是眼里却带着残忍的笑意。

    他张开嘴巴的时候,一股红血朝着方炎的脸上喷了过去。

    噗----

    蛇君最毒的不是杀人之技,而是他的毒牙毒血。

    毒血沾身,腐及皮肉。

    方炎的大手还抓着蛇君的一只手臂把他举在半空,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

    当一口毒血喷出,蛇君张着嘴巴哈哈大笑起来。

    近身作战才是他最擅长的,以一条胳膊的损伤换取方炎一条命,这个买卖非常值得。

    这是他的变招。偷袭不成的后备招式。

    谁能够想象的到,唇为枪血作剑出口就可以伤人呢?

    方炎的脸上带着轻蔑的笑意,然后他的手臂抽了回来,连带着蛇君自己的身体也被他带了回来。

    然后,在蛇君想破脑袋也不明白的情况下,蛇君的身体挡在了方炎的前面。也就是说,方炎用蛇君的身体挡住了他自己喷出来的毒血。

    红红点点的毒血全都飞溅在蛇君的身上,他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腐烂脱落。苍白的肤色变成黑点,那些毒血竟然把皮肤给烧红了。由此可见,这毒血血性奇毒无比。

    蛇君的身体痛得不停哆嗦,但是他的大脑却仿佛没有感知到这一切。

    他呆呆的看着身上刚刚出现的那些密集小洞,眼神里面满是惊恐和疑惑。

    “这是魔术吗?”

    这当然不是魔术。这是太极之心。

    方炎的速度原本就比蛇君更快。在太极之境里面,他更是掌控一切的主宰。

    当蛇君咬开自己的毒牙和舌头时,方炎就猜到他想要干什么。

    当他把鲜血和毒牙混合的毒液喷射出来时,方炎已经把他的身体提回来当成了挡箭牌。

    只不过方炎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连当事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当蛇君的眼睛欺骗了他,当蛇君的意识也欺骗了他,当他还以为自己只是被方炎举在空中的时候,其实他的身体已经挡在了方炎的前面。

    天下至尊,唯快不破。

    当速度到达一个极致时,便会让人产生魔幻一般的观感。这也是蛇君会误会方炎使出来的是魔术的原因。

    啪!

    方炎把身体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蛇君丢在船板上面,用脚踩着他的脖颈,笑着说道:“这不是魔术,是功夫。华夏功夫。你躲在湘西的蛇洞里太久了,堂堂正正的华夏功夫你一定没什么了解吧?”

    蛇君的眼睛变成了腥红色,恨声说道:“会杀我吧?”

    “当然。”方炎坦白的说道。“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吃亏。你骂我一句,我会回骂你两句。你打我一巴掌,我就还抽你两巴掌。你刺杀了我两次,我没办法杀你两次----还是让你占便宜了。”

    说到最后,方炎轻轻叹息。

    蛇君眼神里竟然出现了一抹哀伤和遗憾,表情难明的说道:“如果我和你做一个交易呢?”

    “交易?”方炎眼神玩味的看着蛇君,说道:“什么交易?”

    “你杀我,这对你没有任何意义。”蛇君说道。“你甚至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你。”

    “不错。”方炎说道。“但是,有时候也不需要把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了解的那么清楚,你想杀我结果被我杀了----这样不是更加简洁明了?如果你有机会杀我,我说要和你做个交易,你会不会同意?如果你不会同意,为什么认为我就会同意?这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你的钱值钱,我的命就可以用来做交易?”

    方炎说的太有道理,蛇君呆滞良久,竟然无言以对。

    蛇君身体僵硬的躺在哪儿,只等方炎一脚踩断他的脖子。

    他这么实在,反而让方炎有些犹豫了。

    他用脚踩了踩蛇君的脖子,说道:“说说你的交易,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

    这里是公园,这里是公园的人工湖。蛇君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放火,但是方炎不行。

    所以,方炎说他们还有一些时间。

    蛇君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希翼,说道:“为了救我的妹妹,所以我才被他们逼迫杀你-----他们催促的太急,我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即使我早已经身受重伤。”

    “他们是谁?”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的力量很强大。我根本就反抗不了。甚至不知道如何反抗----他们很容易就掳走了我的妹妹,并说只要我把你杀掉他们就会放过我的妹妹-----”蛇君用它那让人极度不舒服的嗓音解释着说道。“我要救我的妹妹,所以我才急着要杀你。第一次在牺霞山,我快要成功时,被一个老道士坏了好事,这一次我又失败了----我知道,只要我死了,他们就会杀死我的妹妹。我活着,我的妹妹才可以活着。我死了,我的妹妹也会死。”

    “你的妹妹?”方炎盯着蛇君的三角眼,心想,这个家伙的妹妹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是的。她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蛇君的表情变得温和,眼神里面难得的浮现一些原本不应该在这张脸上出现的怜爱。“只有她不嫌弃我是个怪物,只有她不嫌弃我是人人畏惧的蛇君----她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一个愿意听我讲话的人。”

    “-----”方炎的心里竟然那么有了一点点的同情。这家伙也真是可怜,因为长相丑陋,大概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是别人眼里的怪胎吧?

    父母嫌弃、同伴恐惧、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甚至没有人愿意接近----他只能和花说话和草说话和他森林里面的每一棵树说话。

    幸好,他还有一个妹妹。

    妹妹不愿意他长相难看,妹妹不嫌弃他与蛇为伍,妹妹愿意陪他讲话,甚至还能够唱一首不算悦耳的山歌给他听----

    那是他的生命,发誓用生命守护的珍宝!

    (ps:夜狼之吻兄的两万赏,云妞生日,打赏全都给老柳了?我真的配不上她。感谢凡凡凡丶k兄的打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