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我知道你没有生气!

    第303章、我知道你没有生气!

    方渐洪心有不甘,从马海涛手里接过电话,躬着身体尊敬的说道:“马厅长你好,我是渐洪,我和海涛在一起。我想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对孩子有什么误会?海涛是受害者,他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被人打伤,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马厅长有空吗?我想赶过去当面向你汇报工作。”

    “方主任。”马厅长对常青藤这所贵族名校的一众校领导并不陌生,态度也稍微缓和起来,说道:“你确定马海涛什么事情都没做吗?”

    “这----我对海涛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如果他做错了什么,会向我们这些老师坦白的。但是这一次他当真委屈了,现在眼眶都红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显然是马厅长被方渐洪说动了一些。

    “你们准备怎么处理?”马厅长出声问道。

    “等到医院的鉴定结果出来,我们想把这些病历以及学生们的自白书呈送到教育厅。”方渐洪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得给我校的学生讨还一个公道。我们不能让他们吃亏。学生们的心思最是简单,也最是天真无邪,但是是非观极重。如果这次让他们受到了委屈,怕是对他们的人生影响非常的深远----”

    为了说服马厅长站在自己这边,方渐洪甚至用出了教育学当中的一些知识点。你不帮我们给你儿子讨回公道,等到你儿子自暴自弃走上歪道的时候可不能怪我-----而且以方渐洪对马海涛的熟悉,这小子已经很歪了。他说的话一定会应验的。

    马厅长自然明白方渐洪话中的含意,冷哼一声说道:“多年苦学承受不住一次小小的挫折,是不是常青藤学校的教学质量有问题?”

    方渐洪后背起了一层冷汗,赶紧补救着说道:“马厅长,我只是担心这种事情发生。海涛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学生,谁不希望他能越来越好呢?您说是不是?”

    “这件事情我会再了解一下的。”马厅长说道,然后就主动挂断了电话。

    方渐洪把手机还给马海涛的时候,脸色古怪的说道:“是不是有人给你爸压力?马海涛才打电话说起这件事情,他那边就已经知道了,而且立即说要道歉的话----那边搬动了哪尊真神?”

    林宇彬脸色灰暗的说道:“以权压人,无法无天。他们怎么能够做出这种龌磋事来?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为人师表?”

    方渐洪狠狠地瞪了林宇彬一眼,林宇彬赶紧道歉并大骂朱雀无耻。

    马厅长叫做马,不是花城教育厅的厅长,只是排名靠前的副厅长。当然,有这么一尊大佛坐镇教育厅,也足够马海涛在一所高中里面横冲直撞了。

    马挂断电话,也有些纠结头痛。

    虽然刚才他的顶头上司给他打过招呼,让他的儿子马海涛给人道歉获得别人的原谅,他也口头上答应了,可是想起来终究心有不满。

    自己的儿子被人打伤了受伤入院,还要向打人的人赔礼道歉,若是事情传出去了,他马脸面何在?而且,方渐洪主任说的话也有道理,马海海终究是自己的亲儿子,如果他因为这件事情钻了牛角尖,那可就拉不回来了----

    啪!

    他的手掌重重拍了记桌面,然后端着自己的茶杯向走廊最东头的厅长办公室走过去。

    王文海是教育厅正厅长,也是他来掌控这一厅之官印。在厅里一言九鼎,马根本就没实力和他扳腕子。

    下属们还经常拿马和厅长王文海的名字开玩笑,说一个是‘’,一个是‘文海’,从名字上看就知道文海比要大一些。

    别人说的是事实,马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当然,每次听到这样的比较,他的心里就有种刺刺的不舒服感。

    马敲门进来,王文海厅长正在和人通电话。看到马进来,眼神怪异的扫了他一眼,示意他在沙发上就坐稍等片刻。

    王文海挂断电话,笑呵呵的看着马,问道:“,有什么事吗?”

    “知道厅长这儿不缺好茶,我把茶杯都带来了,就是想讨一杯好茶喝。”马开着玩笑说道,刻意拉近两人的关系。

    “你这个老马,自己办公室还缺好茶吗?我看啊,是你太小气,自己的好茶舍不得喝,所以才总来要我的。”王文海徉装生气的说道。

    马心头一惊,王文海说他太小气,难道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

    有人说,为官之道有四字绝学:胆大心细。

    马浸淫官场多年,对这四个字还是有一定研究的。无论是上司下属,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深意。

    这个‘太小气’仅仅是在说马藏茶的事情,还是另有所指?

    可是,既然来了,总要把心结解开才是。不然的话,一句话就被王文海惊退,只是更被人看不起。

    马笑着说道:“我喝过厅长这儿的茶,就觉得我办公室里的茶怎么也比不过。嘴巴被养刁了。厅长可不能让我失望而归。”

    王文海轻轻叹息,说道:“你是为儿子的事情来的?”

    “是的。不瞒厅长,我刚才给那小子打过电话,狠狠地把他骂过一顿,还说要回去打断他的腿,但是他们学校的方渐洪主任接过电话,把我给训斥了几句,说这次是我让孩子受委屈了。那小子平时犟得跟一头牛似的,今天竟然知道抹眼泪-----主渐洪主任也说他们会等到医生的鉴定结果出来,要把几个学生的自白书和病历一起送到教育厅----那个时候,事情就闹大了。”马眼神诚肯的看着王文海,说道:“我来请示一下厅长,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王文海的嘴角浮现一抹讥讽,但是瞬间又隐去。

    王文海看着马,说道:“,你先看一样东西-----”

    说话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向马的手机传了一份视频。

    马文海刚刚点开视频,里面就传来他儿子马海涛像是个无良小混混一样骂街的声音-----

    骂不过就打,打不过就哭。然后又躺在地上装死----

    里面的内容简直不堪入目。马从来没想到,在自己面前乖巧懂事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马如遭雷击,知道自己被那些混蛋给彻底的坑了一把。

    那边的人手里有这样的证据,而且又能够把证据传到王文海的书里,此事难以善了。

    王文海看着马,说道:“都看清楚了?”

    “厅长,我被那个混账给蒙蔽了。”马声音干涩的说道。

    “老马,原本那边看在你的面子上,也看在我们教育厅的面子上,准备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份视频到了我这里就到此为止。所以我才打电话给你,让你给海涛说一声,去给别人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了结了。”

    “但是,既然你觉得你儿子受到了委屈,常青藤那边也要给他们的学生讨回一个公道,看来压是压不住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理吧。”王文海说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秉公处理的。”

    “我会的。我一定秉公处理此事,绝不会因为有一方是我的儿子就偏袒姑息。”马沉重的点头说道,心里难受之极。

    他知道,他的儿子要倒霉了,常青藤也要倒霉----他们不倒霉,那就得是自己倒霉。

    “坑爹啊。”他在心里凄惨的叫道。

    方炎带着一群学生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停好车子往楼上跑的秃子。

    秃子看到方炎,问道:“事情解决了?”

    “没解决。”方炎说道。

    “那怎么就走了?”

    不仅仅是秃子满脸疑惑,就连黄浩然等人也觉得奇怪。

    方老师把常青藤的教导主任方渐洪气成那样,想必他们不会就此罢休吧?

    “有人会帮忙解决。”方炎笑着说道。他转身看着黄浩然等人,说道:“我不让你们写检讨,估计你们心里也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我要你们把事情的发展过程写出来,然后想一想有没有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明天下午有我的语文课,到时候我会找你们要答案。”

    “好的方老师。”学生们答应着说道。

    方炎看向秃子,说道:“走吧。开车送我回去。”

    学生们都笑,说道:“方老师,你是坐秃子的电瓶车来的?”

    感情这些家伙都知道秃子的坐驾是电瓶车。只有自己对他抱有太高的期待。

    秃子开车载着方炎刚刚走到医院门口,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在他们的前面停了下来。

    唐城推开车门下车,笑呵呵的看着坐在电瓶车后座的方炎。

    方炎从电瓶车跳下来,看着唐城骂道:“你这个混蛋家伙,你还敢跑过来见我?把人打伤了自己跑走了,你还要不要脸啊?你准备让谁给你擦屁股?”

    “别骂了,我知道你没有生气。”唐城戏谑的说道。

    “------”方炎很郁闷,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些学生给看穿了。

    (ps:感谢最後的最后兄弟的十万赏,恭喜他成为我们近卫军团的第一百一十六位萌主,超级威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