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蛇君!

    第297章、蛇君!

    “你受伤了?”方炎大惊。!ybdu!他认真的想了想,当时自己对夏天的保护还是相当细心的,没有让她的身体触碰过石壁,掉落大树上的时候也是自己的身体先压在上面然后用手勾住树干----难道是她受毒蛇惊吓的时候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刮伤的?

    夏天这个知性美女也被方炎给气坏了,双颊红润,眼睛都能滴出水来,生气的说道:“你是故意的。”

    “我没有故意啊。”方炎解释着说道。“我要是故意让你受伤,你掉崖时我索性假装没有看到不是更好?我好心救你,你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白痴。”夏天踢了方炎的膝盖一脚,起身朝着蒋钦和袁琳走了过去。“记得把裤子换掉。”

    “莫名其妙。”方炎看着裤腿上的红色血迹说道。“剧务,麻烦帮忙给我拿条新裤子。”

    一会儿还要拍摄,方炎也不想穿着一条沾着污血的裤子打太极。幸好他提前发现了,要是在mv里面被观众给发现了,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自从方炎当众表演了一出高难度**炸天的终极教师版英雄救美后,整个剧组都将其视为偶像和不可得罪的人物第一名。排名比夏天还要高一些。

    这高山险岭的,万一要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也希望英雄能够出手救自己一次不是?

    再说,万一把人给得罪了,人家要是出手打你一顿你都没机会还手想必平时关系多好的同事朋友也不会出手帮忙----

    于是,所有人都对方炎的要求有求必应。方炎刚刚喊出需要换一条裤子的话,剧务组的两名女孩子就立即提着好几条裤子跑过来问方炎需要哪一条,并且一个圆脸的女孩子还脸蛋红红的问方炎要不要自己帮忙换裤子毕竟这方面她是专业的----

    方炎拒绝了。

    她们把自己当成三岁小孩儿了吗?连换裤子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太让人生气了。

    因为出现了夏天坠崖事故,所以再次拍摄开始,剧组将安全工作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级别。除了演员和摄像,其它人都退到安全地带。几名安全助理用棍子将周边所有的草丛全都抽打了一遍,要是有毒蛇蝎子什么的小动物不是被他们赶走就是被他们直接一棒子打死----他们的心里也憋着一股子气啊。要不是那条毒蛇冲到夏天的脚下,他们现在也不会这么的被动。

    方炎又去了对面的悬崖。走过去的。

    一般高手都不能轻易出手,轻易出手的绝对不是绝世高手。

    在这方面西门吹雪就做的很高冷很装逼,他先向江湖放话:剑不出鞘,出鞘必见血。

    敌人过来挑战,一剑杀了。

    朋友过来挑战,一剑杀了。

    儿子过来挑战,把儿子偷偷爆打一顿假装没有发生过这回事----

    这样一来,谁还敢轻易找他挑战?没有人敢找他挑战,他就一直能够保持不败的美名。

    所以说,方炎一直觉得西门吹雪是江湖一等一的聪明人。

    副导演王可这次可对方炎另眼相待,亲自拿着安全锁扣走到方炎面前,问道:“方师父,这玩意儿你用不上吧?”

    “我就不用了。”方炎说道。他想肆无忌惮的打太极,腰间绑一根绳子算是什么事啊。“不过,其它人必须都绑上。”

    “明白。明白。”王可笑呵呵的说道。“他们哪能跟方师父比?刚才我们还在说呢,听说月圆之夜可以在虎跳峡看到老虎从这边的悬崖跳到那边的悬崖-----我们虽然没看到真的老虎跳崖,但是我们看到了方老师跳崖----而且是跳崖救人。这可比老虎跳崖精彩多了。”

    “雕虫小技而已。王导过奖了。”方炎笑着说道。

    “方师父这是真龙现身啊。”

    “真龙谈不上,也不过就是一条假龙吧-----”方炎谦虚的说道。

    “------”王可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接下去了。

    但是又意识到保持沉默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赶紧说道:“方老师,我们可以开始了吧?夏小姐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方炎朝着对面的悬崖看过去,夏天和蒋钦袁琳三女身穿黑衣站成一个三角形,夏天站在最前端,蒋钦和袁琳一左一右的站在她后排的位置。

    三个女孩子美丽娇艳,身穿太极装又给人一股子英姿飒爽的感觉。高山深谷,红日初升、雾气弥漫,将她们衬托的像是神仙中人。。

    可以想象,把这一切入镜之后会给人怎样的视觉冲击力。

    宋鸽举起了手,大声喊了一句:“action。”

    王可同时喊道:“开始。”

    于是,方炎身体微躬,双手抱圆,脚尖探出去开始画圆-----

    夏天那边也跟着舞动起来。夏天推手,蒋钦和袁琳跟着推手。夏天旋转转身,蒋钦和袁琳也同时旋转转身。

    几部摄像机同时运动起来,将悬崖两岸的人捕捉进来,做成流动的画面。

    明日初升,霞光乍泄,在方炎的身上涂抹上一层金黄。就连这山这树这花花草草这漆黑的石头上面也变得金光闪烁起来。

    可是,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黑暗仍然在沉睡,罪恶依然在蔓延。

    一个全身草绿色的男人平趴在草丛里,嘴巴里发出嘶嘶嘶的轻微叫声。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磨得发光的牛皮袋子,将袋子的盖子打开,只见一条通体火红色的小蛇探头探脑的爬了出来。

    小蛇没有眼睛,却嗅觉灵敏。在那种嘶嘶声音的催动下,一跃而起,朝着远处的山林冲了过去。

    男人的三角眼里面露出喜悦的笑容,捧着牛皮袋摇了摇,用一种极其古怪的声音说道:“这袋补药喝完,小红就得完成第三次变身了吧?那个时候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还真是期待啊。”

    “畜生。”一声清喝突然间从身后传来。

    三角眼男人大惊,身体在地上弹跳一下就跃了起来。短手短脚,面有黑痣,痣上长着红毛。面相看起来相当的奇怪。

    他在翻滚起身的时候,已经顺手把牛皮袋子的盖子给拧好,避免里面的液体有一滴泄露出来。

    三角眼男人盯着树上的道士,声音嘶哑仿佛声带被人撕裂过一般,怒声喝道:“你是谁?”

    他的表情很警惕,眼神不善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

    他在隐身作法的时候,都会在周边百米布下灵虫大阵。凡有风吹草动那些毒物就会出声示警----

    可是,这个道士来的神不知鬼不觉,灵蛇大阵如无物,到了他身边数米还不知觉,实在是太过诡异。

    “刚才被你放出去的可是食血鬼?”天机子冷声问道。

    “你是谁?”三角眼男人再次问道。

    “以毒养血,以毒血喂蛇,又懂得布置毒虫大阵,你是湘西蛇君?”天机子出声揭穿三角眼男人的身份。

    “你是谁?”蛇君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这个男人破了他的灵蛇大阵,一口道破他的身份,而且知道了他的身份还一幅高高在上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模样-----他有点烦躁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如你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毒物,人人得而诛之。”天机子声音冷洌的说道。他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这句话表达的意思很简单直白,我可以杀你,但是你就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了。因为杀了你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受死吧。”

    天机子身体跃起,一掌拍出。

    轻飘飘的一掌。

    轰-----

    蛇君刚才站立的位置被他一掌拍出一个大坑,蛇君的身体在地上疯狂的翻滚。

    当他起身之时,已经是满头满脸的鲜血。

    他阴险如蛇、奸诈如蛇、鬼魅如蛇、也狠毒如蛇。平时神出鬼没,湘西蛇君之名可止小儿夜啼大人尿频。

    他以速度见长,出道以来没人能够跟上他的速度。

    但是,他却躲不过这道士随手拍出去的一掌。

    天机子一掌拍出,身体仍然悬浮在空中没有下落。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他的双脚踩踏空气,竟然在空中连续上升,而且同时做出了转体动作。

    若是方炎看到这一幕,定会再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武当有登云梯,被视为武当派的轻功秘典,绝不外传。如果仅仅是这样,方炎也不会觉得太过神奇。

    关键的是,这老道使的不是登云梯,而是更加高明的登天梯----他的滞空能力强大的令人发指。

    真是让人有种抱住大腿喊一声干爹的冲动啊。

    一掌没有拍死蛇君,老道竟然轻‘咦’一声。

    这一声‘咦’可真是把人往死里侮辱,意思是说你小子竟然还活着我一巴掌没有把你拍死实在是一件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蛇君虽然隐居山谷,但是,人类的一些情感变化还是了解的。

    他抹了把脸上的鲜血,正准备发怒反击。

    那道士竟然双腿悬空疾走,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再次抬掌劈下。

    (ps:有人说方炎这么贱老柳生活中也一样贱把老柳气得直哆嗦你有本事放学别走我一巴掌让你拍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