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干爹,你在哪儿啊?

    第293章、干爹,你在哪儿啊?

    做为一个无辜的旁观者,夏天担心天机子随时都有可能出手一巴掌把方炎给拍死。

    夏天想,我要是这个道士的话,我也会出手把方炎拍死。实在是欺人太甚。

    果然,天机子抬起了手腕。

    他的手掌抖动个不停,但是杯子里的茶水却丝毫不洒。不仅如此,杯子里面冒出来的热气也突然间消失不见。

    很诡异的情景,前一秒还热气沸腾,一刹那的功夫那烟消了那气散了那热水变冷水。

    啪!

    天机子把茶杯拍在桌子上。

    茶不未碎,酸梨木桌却嗖嗖抖动起来。

    夏天吓了一大跳,身体不由得向后仰去。她担心天机子没压住火气把杯子里的茶水泼到方炎脸上结果没泼好自己也跟着遭殃茶水那么烫她可不想毁容转念又想,高手打架的时候不应该互相泼茶水扯头发来一场踢蛋蛋大战吧?

    茶水不是凉了,而是结冰了。

    夏天用手指头碰了碰,是真的冰块。

    ovo!

    夏天一直给人知性优雅感觉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这样。这样的变化是她没办法接受也难以相信的。

    这是变魔术吗?

    那金黄色的普洱茶汤变成了金黄色的冰块,在灯光的照耀下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看起来煞是可爱。

    方炎也吓了一大跳。

    他知道这个道士是个高手,但是没想到他是个高手高手高高手。

    就凭他使的这招‘撒水成冰’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他的内劲修为可以甩开自己好几条街。

    天机子的眼睛紧闭,嘴里念念有词。

    他嘴唇蠕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然后猛然‘呔’的一声闷喝。

    喝声不大,但是却极为刺耳。夏天脸色苍白花容失色,方炎的耳朵也如被针扎如若蜂啄让人难受之极。

    不仅仅是夏天和方炎两人受难,听风茶楼其它的客人也没有幸免。

    他们听到这喝声,在商谈的脸色难堪,在暧昧的眼神惊恐,在闲聊说笑的那几位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而狰狞,就像是在商量一会儿要怎么样去砍人似的。

    他们都觉得被什么东西给击打过一般,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找不到伤害他们的兵器物体。

    他们都以为这是惊悸,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却被突然响起的声音给惊吓到了。

    于是,他们一个个的指着中年道士破口大骂。

    “大半夜的叫什么叫?还讲不讲一点素质?”这是比较文雅的骂法。

    “老家伙你活腻歪了,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这是比较有勇气的骂法。说真的,方炎还挺期待他过来拍老家伙的。

    “哪条狗在公共场合乱叫?赶紧牵回去别乱跑了”这是自寻死路的骂法。方炎都不忍心朝他所在的方向看过去。

    天机子对外面的攻击辱骂不闻不问,缓缓睁开眼睛,表情又一次变得神朗清明。一幅得道高人的风范。

    他看着方炎,说道:“佛家讲究困果,道家讲究缘分。方炎小友,你我有缘。如若不然的话,你怎能凭借三言两语屡次破我道心?这‘破口咒’虽然是由我嘴里发出,但是因你而起----所以,这怨念也当记在你身上才是。”

    夏天无奈的看着天机子,说道:“真人,方炎也经常破我的宁静心。”

    这种事情夏天最有发言权,她和方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发生过各种不愉快。方炎有一颗善良的心却有一张毒舌的嘴,冯远程遇到他几乎要被活活气死。

    “那也是你们有缘。”天机子故作高深的说道,一幅神棍嘴脸。“如若无缘,世界如此之大,人口如此繁杂,怎么会只有你们俩人坐在这听风茶楼喝茶听风?”

    夏天的嘴巴微张,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天机子的攻关重点是方炎,所以再一次把柔和慈善的眼神放在了方炎的脸上,清声说道:“如若有缘,便需惜缘。我和方炎小友一见如故,又见你身怀太极之心绝技却不骄不躁,品性高洁,智慧如海,所以,我觉得方炎小友是最合适的《太极图》传承者”

    方炎瞪大眼睛看着天机子,说道:“你想把《太极图》送给我?”

    “不是送,是传。”天机子纠正他的用字。那是宝贝,能送来送去的吗?只能传承。看看人家古人是怎么说话的‘继往圣绝学’,人家可用的是继承的‘继’字。

    “免费的?”

    “免费。”

    “你刚才说它是你们道门至宝?”

    “确实如此。”

    “你还说它里面有什么龙魂?”

    “守护华夏龙魄。”

    “你有病吧?”方炎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这么好的东西你为什么不自己藏着要送给我这个外人?传给自己的儿子孙子也好啊----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结过婚生过子。拿去卖了也好啊,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玄乎,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天机子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他没好意思用衣袖去抹,觉得太丢脸。

    这就是自己选定的有缘者?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这样的人当真能够传承道家文化,守护华夏龙魂不灭?

    天机子伸手抓着他刚才拍在桌子上的茶杯,手心的冰冷让他心里的火气稍微平缓了一些。

    他满脸严肃的看着方炎,以大无私的精神状态说道:“那是华夏至宝,华夏人共有之。我怎能以一已之私收藏起来?还有,《太极图》不能卖,我们不能卖了自己的图腾和精神----”

    方炎的脸就黑了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太极图》不能卖也不能传给自己的儿子孙子?”

    “不错。”天机子斩钉截铁的说道。这种事情没得商量。

    “我能用来做什么?”

    “传承道家文化,守护华夏龙脉不绝如果你有大机缘,说不定能够从中破解《太极图》里面的九字真言。我想,必定会让你一生受益非浅。”

    “你给我一个东西,我不能拿去卖,也不能传给自己的儿子送给自己的女朋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玩一玩解字游戏,最后等到我快老死的时候还要传给别人----”

    “等待新的机缘者出现,《太极图》自然要有新的传承。”天机子说道。

    “我有病吧?”方炎气得身体直哆嗦。他指着天机子的鼻子骂道:“这件事情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什么好处都没有。你给了我,我又得给别人----到时候我要是和它有了感情怎么办?我要是舍不得给别人怎么办?既然这样,我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呢。”

    “那可是《太极图》,华夏四大奇书,每个人都梦寐以求”天机子还想再努力一番。

    “谁要谁拿去。”方炎气急败坏的说道。“这样的故事我听的多了。一个装神弄鬼的和尚或者道士----要不然就是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子,他们随手拉着一个路过的少年,说道年轻人我看你骨骼清奇器宇轩昂且有慧根,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潜心修炼将来必成大器,来我这里有一本《降龙十八掌》----谁信谁傻逼。”

    “”

    “真人,你没事吧?”夏天小心翼翼的问道。她觉得今天晚上这道士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

    “时机不对。时机不对啊。”天机子无限遗憾的说道。“老和尚说的对,且再看看。且再看看。”

    天机子站起身体,转身的时候伸手拂了拂衣袖,刚才结冻成冰的茶汤竟然再次融化,热气滚滚而来。

    方炎瞳孔睁大,心神颤动。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杯茶水,盯着茶杯上面翻滚的云雾。

    他伸出手掌摸了摸,那热气是真的拥有热量,不是街头那些低劣的障眼法。

    “枯木逢春。”方炎惊呼出声。“竟然是枯木逢春。”

    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却不见了中年道士的踪迹。

    他抓着夏天的肩膀问道:“你看到他了吗?看到他去哪了吗?“

    “没有。”夏天摇头。不明白方炎为什么突然间这么的激动。刚才滚烫的热水化成冰也没看到他这样啊。“我在看杯子里的茶水。”

    方炎又跑去问了好几个人,还跑去问了听风茶楼的服务员,但是,没有人告诉他天机子到底去了哪里。

    方炎站在听风茶楼破口大骂,说道:“你这老家伙有没有一点耐心啊?讲不讲一点诚信啊?你说把《太极图》传给我,你倒是赶紧把东西给我啊----不就是想收我做徒弟吗?想收徒弟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人家的师父都是哭着喊着抱着徒弟的大腿请求一次不行就来一百次一天不行就来一百天----你好歹坚持一下行不行?我不答应的时候你不知道抽我两耳光啊?”

    方炎委屈的哭了,红着眼眶喊道:“干爹,你在哪儿啊?”

    (ps:感谢就是你表妹的万赏,恭喜表妹成为我们近卫军新一任萌主。。。)rg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