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那你就去找啊!

    第292章、那你就去找啊!

    天机子觉得很奇怪,按照自己的一身修为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癔症状态,难道这是要遭天劫了吗?

    可是,遭天劫也够不上啊,要是那白眉和尚遭天劫倒是应有之事即想寻道问天位列仙班,怎么可能不遭遇天的惩罚?

    那就是被气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气,生气。

    生气这个字眼很多年前就不在天机子的情感世界里面了,他一生修道、心静气和,念头通达。不争不抢,极少和人发生冲突矛盾。这世间之事也极少能够触动他的灵镜道心。

    他修气,养气,但是所修所养的气是气机。是身体的营养和能量,是寻道问天最终踏破虚空时的原动力。

    气能伐毛洗髓,气能强身健体,气能让人最终成就不朽。

    但是,生气他很努力的想了想,真是忘记自己上一次生气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别人不行,偏偏这个年轻人一开口就能够把自己气成这样?

    天机子想了想之后,眼神瞬间明亮起来。

    道缘。

    因为彼此有缘,所以他才能够突破自己的本心。不然的话,那么多人都突破不了,偏偏他就可以让自己情绪失控?

    天机子看向方炎的眼神更加灼热,把方炎给吓了一跳,说道:“你不是来泡她的,你也不是来卖符的你想泡我?”

    “”

    天机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嘴斜眼凸,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他确定自己是要遭天劫了,不然他怎么感觉到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可是,长眉和尚不是说遭遇天劫时要经历九道神雷,为什么自己只有五道?难道说自己修为太低,还是说和尚比道士更加倒霉?

    夏天强忍住笑,在矮几底下踢了方炎一眼,看着天机子说道:“请问真人有什么事吗?”

    天机子念了好几遍,好不容易压下心中想要杀人的戾气,对着夏天单手作揖,说道:“贫道觉得和这位小友有缘,特来一叙。”

    天机子看向方炎,说道:“贫道非好色之徒,也非卖符牟利之辈,冒昧打扰也只是想和小友清谈几句。绝无歹心,也没有任何恶意。”

    方炎眼神疑惑的看着天机子,说道:“你想和我谈什么?”

    天机子指了指矮几旁边的椅子,说道:“能否请贫道坐下?”

    “坐。”方炎说道。他对这个道士还真是有点好奇了。

    天机子在矮几的侧面坐下,看着方炎问道:“小友是习武之人?”

    “会两手太极。”方炎说道。他看着道士坐立时的姿势,说道:“从外表上看你完全不会功夫,但是你拉开椅子时我感觉到气机隐动,让我心生戒备这椅子是酸梨木椅,重达数十斤,你轻飘飘的就把它提了起来,如抓一把棉絮。看来也是高手。”

    夏天疑惑的看着这个中年道士,心想,这竟然也是个功夫高手?这年头高手满地走,眨一眨眼睛就有好几个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

    道士接过夏天为他倒的茶水,笑着说道:“高手谈不上,只是用几十年的功夫练出来一把力气。”

    “这话说的好。”方炎衷心的赞叹着说道。“以后别人要是说我是高手,你这句话也借我用用?”

    天机子大笑,说道:“大可拿去。不过我觉得你刚才的那句‘会两手太极’效果更佳。拥有太极之心的高手,诺大的华夏曲指可数如果这也仅仅是会两手太极的话,其它的练习者当如何自处?”

    方炎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说道:“你认识我?”

    “一剑峰之战,我有幸在现场旁观。”天机子看着方炎的眼睛说道。

    方炎大惊,说道:“我没有感觉到你的存在。”

    不仅仅方炎没有感觉到,千叶兵部也没有感觉到。

    因为当时千叶兵部说过,在场诸人只有三人堪与其一战。此战之后必当一一拜访。那三个高手是谁方炎都学雷锋好榜样帮他点了出来,但是却不包括这个中年道士。

    很多人都以为能打善斗才是真正的武者,当然,这话也不算错。但是,擅长藏匿也同样是一门绝学。敌人都跑到你家门口了,你却还不知道他的存在。想想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脊背生寒。

    “小友不必惊慌。”天机子摆手说道。“我隐于风中,我便成了风。我藏在山林,我便成了树,成了花花草草。风来我动,虫来不惊。我和他们本就是一体小友的太极之心登堂入室,鸟儿都愿意和你玩耍嘻闹,不也是同样的道理?世间大道三千,最终仍然会殊途同归。你我没有区别。”

    方炎对这个道士的敌意更深了,这个老家伙跟去了一剑峰现场观摩了他和千叶兵部大战的情景,又把他今天和小鸟嘻闹的画面给看在眼里他是跟踪狂吗?

    方炎看着道士,问道:“请问怎么称呼?”

    “道号天机子。”中年道士说道。

    “天机子我说你没事总跟着我干什么?我和东洋剑神打斗,你跟过去了。我抓一只小鸟玩耍,你也跟在屁股后面偷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现在竟然你主动找上门来了,自然是准备向我摊牌了吧?”

    “小友的戒心极强”

    “废话。这年头十个道士九个骗,还有一个是混蛋。动不动就抓着你的手说你要有血光之灾,好几次我都想让他有血光之灾人家卖符,我也不过就是损失一些钱财而已。你连符都不卖,证明你所图谋的东西更大。谁知道我得损失什么?”

    “有些舍不是舍,是得。舍得舍得,没有舍何来得?”天机子打着机锋说道。“小友能否告诉我,你学武所为何事?”

    “为的是别人不能欺负我。”方炎说道。想了想,又补充说道:“我想欺负别人的时候,也不担心他打我。”

    “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冒着生命危险接受千叶兵部的挑战?”天机子笑着问道。“以我所看所想,当时的你并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赢下那东洋剑客吧?你寸步不让,也无非就是心里有傲气体内有热血。是也不是?”

    “他主动向我挑战,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能畏缩逃避?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一死而已。我死了,千千万万个方炎会站出来把他灭掉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吃太大的亏。”方炎说道。

    “好一个一死而已。为了坚守武者尊严,维护华夏武道正统,在明知道自己实力不及对方的情况下仍然愿意和东洋剑神死战仅凭此点,就已经在同龄人当中出类拔粹。”

    “其实我也想过搬救兵,只不过救兵没来”

    “坦率直接,勇于向别人承认自己一时的胆怯懦弱。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寻找解决办法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最终你依靠自己的勇气和能力战胜了对手。”

    “我不是一时的胆怯懦弱,我是一直都胆怯懦弱我不仅仅是有那种想法,我还付诸行动。如果我请的人过来,可能就是他去和东洋剑神决斗,我在旁边磕瓜子聊天。”

    “你本是侠义心肠,为何故意将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天机子看着方炎问道。“担心世人非议友邻口舌取笑?”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你这么没脸没皮的夸我,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天机子的表情肃穆,眼神清明,身体如虎蜛龙盘,一股子安静祥和的气息自然的散发出来。龙诞香香烟缭绕,那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让人身体彻底的放松,心神神游天界。

    “这货很会装逼!”方炎在心里想道。

    天机子看向方炎,以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大风泱泱,大潮滂滂。洪水图腾蛟龙,烈火涅磐凤凰。华夏龙魂,辉煌不灭。武道精神,日月同光。四方宵小觊觎,我辈当奋起抗之,用心诛之古人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中华中兴,守护龙魂,我辈责无旁怠。”

    方炎被这番气势磅礴的话给唬得一愣一愣的,说道:“我应该做些什么?”

    “你可知道?”

    “?知道。”方炎点头。“据说是宋朝道士陈抟所传导出,原名为。据史书记载,陈抟曾将、以及、传给其学生种放,种放又将其分别传穆修、李溉等人。后来穆修将传给周敦颐。现在我们看到的太极图就是周敦颐传出来的。我房间墙上就挂着一幅我每天都会看好几遍。怎么了?”

    天机子无声微笑,说道:“我说的不是满大街都可以买到的那种,而是真正的道家至宝,与、、并称为华夏四大奇书的”

    方炎瞪大眼睛看着天机子,问道:“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我欲择一有缘人将传授与他,由他来守护我们华夏龙魄”

    “那你就去找啊。”方炎说道。“你跑来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

    (ps:感谢梦依淡然兄弟的四万赏,淡然好久不见。感谢就是你表妹的万赏,表妹天天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