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剑阵!

    第272章、剑阵!    做为古武世家传人,方炎最欣赏的人生状态就是:活的豪迈,死的洒脱。    当然,这两条他一个都做不到。    如果他死后有人要给他写墓志铭的话,只能写:贱气冲宵汉,无耻满乾坤!    或者说,天增岁月人真贱。    方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但是聪明人也有犯错误的时候。    譬如现在方炎就犯了一个错误。    他把手里的银色傻蛋丢向千叶兵部时,千叶兵部已经从他原来站立的位置消失。    太快了!    千叶兵部的度太快了,那傻蛋还没有来得及爆炸,他就已经躲避开来。像这种热兵器对普通人来讲杀伤力极大,而且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对方炎和千叶兵部这些人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因为武器的反应度跟不上他们身体的反应度。    这是一个热兵器为王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要看热兵器掌握在谁的手里的时代。    长剑如吐芯灵蛇,迅猛无匹的袭向方炎的胸口。    方炎的身体连连后退,不敢触其宝剑锋芒。    如果是方英雄使剑,方炎有九成把握把那把剑拦下。    如果是方好汉使剑,方炎有八成把握把那把剑抢下。    如果是千叶兵部使剑,方炎还要用血肉之躯和其碰拼的话,有十成可能会被这宝剑给削断手足。    千叶兵部的脚尖一点,人便向前飞起,以一个白猿捕食的姿势刺向方炎的胸口廉泉、紫宫、腹中、中腕、太乙等各大穴位。    剑尖摇摆不定,如灵蛇在寻找空隙下嘴。    嗡嗡声音不绝于耳,给人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    方炎的身体突然间站定,伸手一撕,身上的长袍便被他脱了下来。    他挥舞着长袍去缠绕软剑,千叶兵部的手腕一抖,那白色长袍便被他削成无数片碎布。    正要乘胜追击时,身后突然间传来异响声音。    他想也不想,一剑劈出。    轰——    银色傻蛋被一剑劈开,里面的绿色液体四散飞溅。    中计了!    方炎当然知道傻蛋的度跟不上千叶兵部的度,如果剑神是那么好杀死的话,军火库能够用这种热火器把全天下的高手都一网打劫。    所以,在把银弹丢出去时,方炎的手指头稍微勾了勾,带上了一点回旋劲。    这就像是我们打乒乓时的回旋球,当你看到对手的球快要跳到你面前时,你一拍子拍过去,却现它的运行轨迹已经再次生变化,竟然从你的拍子底下跳跃而出——    银弹从千叶兵部的身边穿棱而过,千叶兵部以为危机解除。却不知道,真正的危机还没有到来。    当方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去缠他的软剑时,就是为了给他制造压力,让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后面飞来的东西。    双方激战正酣时,身后有异物飞来,千叶兵部误会以为是有人偷袭,一剑砍了过去——他对自己的剑术非常有信心。    也正是因为他对自己剑术的过度自信,所以将那银球砍爆,将那里面的绿色液体给放了出来。    这也正是方炎所要达到的目的。    原本他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但是千叶兵部这个老家伙都有脸拿剑出来砍人了,方炎也就理所当然的使出自己的秘密武器——    就是太不要脸了一些。    千叶兵部的剑体如身体,剑身触碰到飞来的物体时就已经知道情况不妙,飞身相逃,却被方炎施展太极的黏字诀把他给拖住动弹不得。    千叶兵部猛一运气,身上的宽袖长袍便被他大力的剥离开来,主动迎着那些绿色液体贴了上去。    大多数液体都被灌含着劲气的衣物给挡下,在那些衣服被腐蚀了一大片后才跟着掉落在地上。也有极少数的绿色小点没有被衣服阻挡,就落在千叶兵部那**的上身上面。    滋——    那是皮肉被腐蚀烧化所出来的声音,随着绿色液体的进入,皮肉和骨头都会被烧出洞来。直到药效完全消失。    就连千叶兵部这种铁打钢浇的人也在承受这种痛苦时表情狰狞,身体痛得直哆嗦。    可是他一声不吭,持剑直取方炎双眼。    身体的剧烈疼痛,把千叶兵部彻底的给激怒了。    他也必须要用更加疯狂的进攻方式来缓解皮肉和骨头被融化的痛苦,那简直不是人类可以忍受的。    所谓的满清十大酷型和这种疼痛相比,那都不算是个事儿。    千叶兵部持剑狂攻的时候,方炎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任由那长剑刺向自己的眼洞。    太极之心再次施展,太极之域再次出现。    世界变成了静止的,如一幅挂在墙上的水墨画。    那山土的颜色,那小草的颤动,那虫鸣鸟叫,一切都清晰可见。    那刺来的剑尖也不再抖动了,原来它一直都是这种状态,所有的幻影都是欺骗。    剑刃瞬间即至,想要刺穿方炎的瞳孔。    方炎的表情凝重,缓缓的伸出手来。    铛——    一阵金铁交集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炎的一根手指头点在剑刃上面,脑袋和剑刃交错而过。    明明应该是刺中方炎双眼的那一剑,剑没有扭曲,方炎脑袋也没有扭曲,它们互相迎接走的是一条直线,却偏偏就那样诡异的错过了。    啪!    方炎一掌拍在千叶兵部的腹部。    轻轻的、柔柔的、完全看不出任何力道的一掌。    与其说是拍,还不如说是抚摸。    千叶兵部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肚子突然间变得灼热无比。他的腹部高高的凸起,就像是里面被人塞了一个孩子似的。    噗——    他的肚子就像是吹饱了气的气球,一下子顶起的老高。    啪!    汽球爆炸,那肚皮又沉了下去。    趁他病,要他命。    趁着千叶兵部难以动弹的时候,方炎一脚抽在他的脸上。    千叶兵部的身体倒飞而去,落地之后仍然踉跄后退。连续退了十几步之后,这才很是狼狈的停顿下来。    手里的软剑插在地上,剑体坚硬笔直,以此来支撑自己的身体。    殷红色的血液从嘴角流敞出来,然后是更加浓郁的紫黑。    这是千叶兵部第一次被方炎打飞。    这也是千叶兵部第一次在方炎面前流血。    “漂亮。”黑暗里一个老翁哈哈大笑。“这小子有趣。战斗用力,用巧。只用巧,不用力,看起来就是一个娘炮。只用力不用巧,不过是一芥莽夫。永远都不可能会有大作为。”    “老东西,你知不知羞,这小子用炸弹炸人,这是偷袭——和他为伍实在是我辈耻辱。”    “你懂个屁。那老家伙也不用剑了吗?”    “人家那是冷兵器——”    “狗屁的冷兵器,你去摸摸他手里的剑,怕是比烧着的火炭还要热一些——”    “——”    方炎笑的很是开心,说道:“你看看,不管你赢我多少次,我只想赢你最后一次——”    “你用炸弹。”千叶兵部声音平静的说道。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们的比武受到了玷污。绝世高手过招,他们都爬到了这么高的山顶上面,怎么能够用炸弹袭击呢?    要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好不容易爬到了紫禁之巅结果每人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火药枪玩对射——想起来就让人觉得萌萌哒。    “那是我的兵器。”方炎说道。“和你手里的剑一样。都是兵器。”    千叶兵部轻笑,说道:“那也算是武者决斗的兵器吗?”    “当然了。”方炎说道。“你一定没玩过游戏吧?有些兵器走的是古朴写实风,譬如你手里的软剑。但是我的傻蛋增加了特效,所以爆炸起来就比较酷炫——”    “古武和热武器的碰撞,那么多年来都一直争执不下——武者练身练技练气,热武器却讲究简洁高效杀人迅猛——你应该坚持古武之路。热兵器不可取,会让人产生懈怠之心,尽量少用。”千叶兵部像是一个长辈似的谆谆教导。    “这些话不应该等到你奄奄一息的时候再说吗?那个时候效果应该会更好一些。”方炎劝道。    千叶兵部舔了舔嘴角的血渍,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好久没有尝到新鲜的血液了,还真是有些怀念——你说的很对,无论我赢下多少次,你只需要赢下最后一次——”    千叶兵部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声音仍然清朗如惜。    “最后一次还没有到来,所以,赢得也不一定是你。”    话音未落,方炎刚才站立位置身后的那棵大树已经无端的断成两截。    方炎奔向巨石,巨石上面立即出现了横七竖八的剑痕。大块小块的石头纷纷脱落,剑切石块却不会出任何声音。看起来非常的诡异。    漫天都是千叶兵部的幻影,腾挪起跳,天空纵横。剑气凌厉无匹,画地为牢,将方炎囚困其间,不得逃脱。    剑阵!    人类所能够领略到的最终极的剑道演绎。    (ps:感谢古月清风兄的三十万赏,成为我们新一任的无敌至尊啊。也是他开启了每天一赏的风潮。感谢慕仙尘大叔的十万赏,慕大叔威武,大进攻营威武。感谢魔羯蓙的一万五千赏,小伙子又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