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

    第258章、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

    最倒霉的事情就是你穿了一双新皮鞋不小心踩了一脚狗屎,更倒霉的是你想把那坨屎擦拭干净却不小心让它沾上了你的新裤子----

    方炎觉得,他碰上了柳树就是踩上了一坨屎。而且,他以为自己上次的行为已经是把那坨屎给剔除干净了,现在看来,那坨屎已经转移到了他身体其它的部位----譬如眼睛。

    说实话,柳树今天的表现让他的心底生出了一股子寒意。用兰山谷的话来说就是,他对自己都如此的凶狠,如果是他的敌人落到他的手里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柳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污,他把自己的面子、尊严都沉到谷底,他把自己当作一滩烂泥----他都说自己是烂泥了,你还怎么去笑他踩他?

    没有人耻笑他,也没有人鄙夷他,原本就应该退出花城这个大舞台的废物,却拼了命的从那臭水沟里面爬起来----即使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上面还带着那股子臭味,甚至有些腐肉里面已经长出了肥蛆。但是,能够从那种绝境下站起来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总是能够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

    所以,柳树成了今天晚上蓝山会所的中心人物。

    兰山谷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说道:“这些传承百年的家族,总是有其过人之处。特别是对子孙后代的培养上面,每一家都有一些独特的方式---柳家出英才,这句话并不是白来的。他们大多数时候都采用的是放养的方式,让你们自己去争,自己去抢----你争赢了抢到了,这些东西就是你的了。狮王为了训练一头最强大的狮子来接班,不介意自己的孩子们自相残杀----“

    兰山谷小口的抿着美酒,悠哉悠哉地说道:“之前是柳树冲出来了,所以柳家人将资源全都堆积在他的身上。后来柳树遭难,重伤不起,柳家人便把柳青鸣给推了出来----一个大家庭没有一个年轻的代言人怎么行呢?自己家不在乎,总要给那些跟随在屁股后面吃饭的家伙一些信心。”

    “显然,柳树心里是不服气的。他今天晚上跑出来演了这么一出,让柳家人的脸面丢失殆尽,却宣布了自己的强势回归----进门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柳青鸣的车子,如果他也在蓝山会所的话,看到这一幕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接下来是两虎相争,还是一虎从龙,那就要看他们兄弟怎么选择了。”

    方炎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说道:“我对你们这些大家族的争斗一点兴趣也没有。我这小门小户的,只想吃饱了穿暧了就行了----你也是花城四秀之一,你去帮我和柳树说一声,大家的恩怨一笔勾消怎么样?”

    兰山谷笑呵呵地看着方炎,说道:“方兄,你这可是强人所难了。你和柳树那可是死仇,柳树好好的一张脸被割成这样,据说就是拜你所赐----我现在跑去给你们在中间说和,他一定拿酒瓶子砸我不可。”

    “我承认,他的腿是我打断的,他的脸是我刮花的----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他带着一帮子人绑架了我最亲最亲的家人,还想连我一起做掉-----我忍了又忍,才不得不把他的腿打残脸刮花。做了这件事情之后,你不知道我的心情有多难过,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兰山谷瞪大眼睛看向方炎,心想,这家伙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你什么时候难过了?

    你打残了柳树后又重伤了江家,带着夏天去天空一号吃饭,顺便毁掉了太极名家刘学儒---这还是你没有恢复过来?

    方炎的表情哀伤,声音沉痛的说道:“刚才看到柳树摘掉面具的时候,都没办法形容我心里的感受,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虽然我刮了他几刀,可是他的那张脸真的好恶心啊。”

    “------”

    这一次,兰山谷不仅仅觉得柳树危险了,觉得面前这个一脸怜悯的说起柳树的家伙更加的危险。

    这年头变态那么多,让人活的好没有安全感啊。

    兰山谷对着方炎举杯,说道:“方兄,咱们不说别人的事情。我找你的来意,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所有人都在盯着魔方这块大肥肉,我们兰家也不例外。有这种发财的好事,总要优先照顾到自家兄弟才是,对不对?”

    方炎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兰山谷,说道:“你找我的目的我是猜到了,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会找我?我和魔方技术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朱雀中学的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

    兰山谷大笑,说道:“方兄弟,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魔方的负责人是谁?陆朝歌小姐。陆朝歌从江家分离出去,带着魔方技术重新创建朝炎科技----我虽然不如其它几位聪明,可我也没有那么傻。朝炎科技,从名字中就能够看出来这是陆朝歌和方炎的公司。你在公司里面占据的比重或者说你在陆朝歌心目中的地位还能轻的了吗?”

    方炎摇头,说道:“我真的没有开玩笑。当时我是不同意朝炎科技这个名字的,而且公司的事情我也从不过问----你为什么不找陆朝歌谈呢?”

    兰山谷叹息,说道:“以前大家也算混了个脸熟,现在想见她一面可不容易。约了几次她都没有时间出来。”

    方炎心想,陆朝歌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出去和你们见面了。朝炎科技才刚刚成立,地下研究院就已经被人破坏,优秀工程师被人杀死,她现在忙得焦头烂额----更重要的是,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她怎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背地里想把她掀翻的坏人?

    利益当头,那些人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实不相瞒,为了能够成为你们的合作伙伴,我还特别的找人调查过你和陆朝歌小姐的关系----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很难求证,只需要去朱雀问一声就清楚了。方兄弟现在在朱雀里面是陆朝歌的代言人,就连学校校长都对你非常的看重---我想,这除了方兄弟能力出众之外,也有陆朝歌在背后使力的缘故吧?”

    “不错。”方炎点头。“陆朝歌离开的时候,确实帮我说了些好话。”

    “所以,方炎----拉兄弟一把如何?”兰山谷一脸诚肯地看着方炎,说道。“我知道陆朝歌在燕京找了一家很有实力的合伙人,就连江家也不敢轻易去撄其锋芒。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们大口吃肉,我跟在后面喝口汤就满足了。”

    “你想要什么?”方炎问道。

    “既然你们有意将魔方民用化,那么,必然会研究出适合民用的产品----由我们兰家来代销这些产品如何?”

    “我没权利做主。”方炎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把合作意向转告陆朝歌,由她来决定是否接受你的合作。如何?”

    兰山谷大喜,再次向方炎举杯,说道:“方兄弟,大恩不言谢。它日必有厚报。”

    “太客气了。”方炎说道。“举手之劳而已。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钱,我是和兰兄弟投缘啊。”

    “对对。投缘。”两人相视大笑。

    杯来酒干,来者不拒。

    柳树喝了好多好多酒,红酒洋酒啤酒甚至还有高酒精度的伏特加。

    他的头已经晕了,他的眼睛已经花了,可是他的心里真的很高兴。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从名扬花城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残疾废物丑八怪,这巨大的落差几乎让他崩溃。

    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几乎都不敢照镜子。因为他不敢看自己的脸被人毁成了什么样子。

    现在,他可以坦然面对那张让他自己也恶心想吐的丑脸,而且,他还能够拿这张脸在公共场合开玩笑。谁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历了多么痛苦的心理变迁?

    柳树搂着一个女人,大笑着说道:“我可算不上有魅力的男人----你看看我的脸,这样的男人要是趴在你的身上,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柳树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说道:“如果咱们俩站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人们经常说的美女和野兽?我饰演野兽还是相当合格的吧?”

    又有人过来敬酒,柳树抬起头正准备接下酒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突然间变得僵硬,那刚才还在嘻笑的眼神也变得恶毒凶狠。

    很快的,柳树又笑了起来。

    他笑的很开心,笑的很狂妄,笑的撕心裂肺。

    他笑的直不起腰喘不过气,他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但是那眼泪却是红色的。

    他看着站在面前的方炎,说道:“你来了,你也来了----你也向我敬酒?你也觉得我很让人钦佩,对不对?”

    “我是来表达我的歉意的。”方炎把手里的杯子递了过去,说道:“我不应该把你的腿打成这样,我不应该把你的脸刮成这样----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你在向我道歉?你说让我不要放在心上?”柳树一边大笑一边擦拭眼角的泪水,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把我害成这样,还说让我不要放在心上?方炎,你真是个-----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家伙啊。哈哈哈-----”

    “是的,我的心里很后悔。我不应该打断你的腿,我不应该刮花你的脸,我应该直接把你做掉才对-----”方炎把手里的红酒杯递过去,说道:“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