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我们要不要生气?

    第240章、我们要不要生气?

    眼神犀利、表情冷酷、身穿一套黑色劲衫。

    他的脑袋微垂,不看对面的千叶兵部,却盯向自己脚下的地面。

    手握一把古朴长剑,看起来一幅绝世高手的风范。你可以把他想象成年轻版的叶孤城或者黑衣版本的西门吹雪-----

    假如你忽略掉他圆滚滚地身材的话。

    “是的。我要挑战你。”方英雄语气傲然地说道。

    “抬起头来。”千叶兵部说道。这个挑战者是怎么回事儿?你总是这么低着个脑袋,总要让人看清楚你长什么模样,值不值得本人拔剑-----

    “不抬。”方英雄态度强硬地说道。说不抬就是不抬,这种事情没得商量。

    “这是为什么?”千叶兵部倒是被他调动起了一点点好奇心。难道说,这是华夏国刚刚流行出来的一种新型战斗方法?

    千叶兵部就是有这样的好习惯,博闻强记、贪图新鲜、无论是什么样的战斗方法技能,他都愿意欣赏一番。弃其糟粕、取其精华。最后那些东西便被他占为已有。采百家之所长,成就剑神荣耀。

    “没有为什么,你就当是我的脖子扭伤了-----”方英雄说道。他不想抬头。因为他听小师叔说过,当他看到千叶兵部的时候,竟然生出无法出招的感觉。

    既然连小师叔看到这个老妖怪都无法出招,那自己就更没办法出招了。方英雄苦苦思索,终于找到了对付千叶兵部的办法:我不看你。

    我连看都不看你,自然可以出招了吧?

    方英雄觉得自己太他妈的机智了。

    千叶兵部盯着方英雄打量了一番,有些意兴阑珊,捧着小茶壶抿了一口茶水,说道:“原本期待一场战斗,却没想到是两个顽童-----那一位小朋友也出来吧。”

    同样黑色劲衫的方好汉从院子的拐角处走出来,很是气愤地对方英雄说道:“他叫我小朋友。我哪里小了?你别拦我,我要和他决一死战。”

    方英雄出来后,一身黑衣整个脑袋都罩在帽子里面的清隐也从暗处走了出来。

    他刚才一直在监督着方好汉,只是这家伙没有异样的动作,所以他才没有贸然出手。毕竟,这里是华夏,他们还有所顾忌。要是在东洋,倘若有人敢这样窥探剑神家门**,早就被他一刀切掉脑袋。

    清隐走到千叶兵部面前,用东洋语说道:“我搜寻过,周围没有可疑人物。”

    方英雄对方好汉的态度很不满,说道:“方好汉,我现在已经进入决战状态,气灌丹田,人剑合一-----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时候和我说话会影响我的斗气?更讨厌的是,你竟然跑来跟我说笑话---”

    方好汉觉得自己很委屈,说道:“我没说笑话。”

    千叶兵部对这两个挑战者实在是有些无语,说道:“请回吧。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他没有从他们身上看到危险的气息,甚至,他连出手的兴致都没有。在他刚刚成名的时候,这样的挑战者每天都会涌上门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后来当他名气越来越大,那些人才突然间消失。

    没想到才刚刚到华夏国不久,竟然有华夏人跑上门来挑战-------还是这种级别的对手。无趣之极。

    呛!

    方英雄身手利落地拔出手中长剑,仍然不看千叶兵部的眼睛,说道:“我们开始吧。我要把你斩落剑下,成就我不败声誉。”

    清隐怒了,沉声对千叶兵部说道:“师父,清隐请战。”

    “罢了。”千叶兵部说道。他知道清隐的行事手段,如果任由他出战的话,恐怕这两个小子一个都回不去了。在这里杀人可是大忌,实在用不着为了几个孩子怄气。

    千叶兵部捧着小茶壶,悠哉悠哉地转身回去。

    方英雄和方好汉都有些傻眼,千叶兵部都不愿意和他们比试?

    “英雄,怎么办?”方好汉着急地说道。“他不和你打,我还怎么拍摄?”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方英雄没好气地说道。

    方炎受伤了,子弹从身体贯穿而过。

    虽然没有性命之忧,甚至都不会影响方炎的正常工作给学生上课。但是,同是武术世家出身的方英雄和方好汉明白,这对一个即将和高手比试的决斗者来说是一件非常致命的事情。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颗子弹没能要走方炎的命,却泄了他身体的血气。血气方刚,没有血气,男人又怎么能刚得起来?

    当然,如果和方炎比试的是方英雄方好汉这种级别的,方英雄方好汉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很清楚,即使是现在,他们也打不过小师叔。

    但是,和小师叔比试的竟然是进入绝壁期的高手----绝壁期啊,这样的强人恐怕你一辈子也见不着一个。

    这样的话,那颗子弹对方炎的影响就足够大了。没有平和的心境以及健康的身体,没有饱满的精神、没有昂扬的斗志、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强烈求生**----方炎怎么可能赢得下来?

    方炎的伤口是方英雄和方好汉帮忙包扎的,也是他们俩人殷勤换药。方英雄曾经无意地试探了一声,既然伤的这么严重,那这次比武是不是可以往后推迟一些或者干脆取消。方炎摇头说不能取消,也推迟不了。

    方好汉就说干脆我们不去了,难道他还能跑到学校伤人不成?方炎摇头,说道,我和千叶兵部比武的消息已经被有心人散播出去,千叶兵部来到华夏后挑战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我和千叶兵部的武术切磋,而是华夏武者和东洋武者的武力切磋。我可以败,可以死。但是,不能不去。

    方英雄和方好汉实在是急坏了,方炎说他可以败可以死,方英雄和方好汉可不希望方炎死。他们俩想了又想,决定先来找千叶兵部比试一场。

    方英雄做肉盾主动挑战千叶兵部,而方好汉则拿着dv机在旁边偷tou拍摄。无论是千叶兵部打伤方英雄或者打死方英雄,他都不能出现,然后带着dv机去报警。到时候警察将千叶兵部逮捕或者驱逐出境,小师叔不是就可以不用再去参加那场比赛了吗?

    为了方炎,他们不怕输,也不怕死。

    他们设计的精妙,可是千叶兵部根本就不愿意出招。

    方英雄一声怒吼,提着长剑就朝着千叶兵部冲了过去。

    他速度很快,方氏梅花步全力施展开来。

    砰!

    方英雄的身体倒飞了回去。

    千叶兵部没有动手,清隐和千叶好武同样没有动手。

    方英雄捂着肚子剧烈的咳嗽,方好汉已经惊喜地叫道:“叶小姐-----”

    一身黑色皮衣短发飞扬的叶温柔站在方英雄和方好汉的身前,看到方英雄手里的剑以及方好汉手里的dv机,更是觉得气愤,一巴掌抽在方英雄的脑袋上,声音娇脆蛮横地问道:“这个鬼主意又是你想出来的?”

    方英雄不敢躲,赶紧解释着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啪!

    叶温柔又是一巴掌抽在他脑袋上,说道:“还敢撒谎?”

    “叶小姐-----”

    啪!

    叶温柔又朝着他的脑袋上抽了一巴掌。

    “别打了别打了-----”方英雄捂着脑袋嚎叫。“我坦白,是我。是我想的。叶小姐别打了,刚才我就准备坦白了。”

    “我知道。”叶温柔一脸了然的模样。“打顺手了,觉得还是抽你三巴掌比较有节奏感一些。”

    “--------”方英雄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叶温柔这头暴龙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打人还要打出节奏感么?

    看到叶温柔盯着自己手里的dv机,方好汉的白脸变得更白。他赶紧把dv机往身后藏,但是又很快想起来这样做是欲盖弥彰侮辱叶小姐的智商,又赶紧地拿了出来,赔着笑脸说道:“叶小姐,这都是方英雄出的鬼主意----其实我是不赞成的。我强烈的反对过,可是他用武力威胁。我就只能跟他一块到这边来了------”

    砰!

    方好汉的话没说完,身体便倒飞了出去。

    叶温柔拍了拍手,冷哼着说道:“方英雄想的法子虽然愚蠢了些,人长的猥琐了些,至少心思还是好的。方家养你教你,你连这点牺牲都不愿意做,还到处拖人后腿,出卖朋友--------要不是在外人面前,我能活活把你打死。”

    方英雄连连点头,笑的见眉不见眼。

    叶温柔摆了摆手,说道:“滚吧。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方好汉从地上爬起来,跑到方英雄面前说道:“英雄,她让我们滚----这是在侮辱我们。我们要不要生气?”

    方英雄一巴掌抽在方好汉的脑袋上,骂道:“生气有个屁用?”

    受叶温柔的影响,方英雄也喜欢上了这种拍人脑袋的运动。你还别说,抽起来确实很有节奏感。很解气。

    方好汉一想也对,说道:“那就不生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