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再上十二幅刀叉!

    第224章、再上十二幅刀叉!

    “你连流氓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还有比这更加恶毒的羞辱吗?

    虽然**很怕死,但是,有那么短短的零点零一秒的时间钟,他竟然会有着这样的想法:松手让我死了吧。、、

    对他来说,有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的整个身体都落在栏杆外面,悬空挂在悬崖之上。只要方炎稍一松手或者说----不小心手滑,等待**的就是粉身碎骨。

    风吹屁屁凉,尿也快要拉一裤裆。

    这一幕过于惊险,所有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伍意微被吓坏了,快步跑了过来,伸手抓着方炎的手臂,出声喊道:“放手,你快放手,你这样会出人命的----保安,保安快来啊。”

    **抽过她的耳光,但是,也让她赚了很多酒水提成啊。如果**死在她的面前,她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啪!

    方炎伸手一丢,**就被他提回来扔在了地上。他并没有把**杀死的打算,他可没那么傻。

    **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脸色紫红,一句话也没办法说出来。

    伍意微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急声问道:“三少,你怎么样?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

    **的身体软绵绵的,所有力气都被方炎的那一提给抽空了。

    “我不用让位了吧?”方炎看着**问道。

    **不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他的职责已经履行完了,剩下的就可以转手交给别人了。

    “别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随便在外面欺负别人-----”方炎走到**面前的时候,朝着他的膝盖踢了一脚。“你以为我没钱啊?”

    “--------”

    方炎打完收功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时,秦倚天已经很是温柔细心地帮他把牛排一刀刀地切成了小肉块。

    “趁热吃吧。”秦倚天笑容甜美地说道,好像根本就不担心方炎在刚才的战斗中落败吃亏。“我刚刚尝过,不腥不老,味道刚刚好。”

    方炎用叉子叉进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咀嚼,说道:“确实不错。”

    “那当然。这道菜是他们这里的招牌,我挑的地方还会有差吗?”秦倚天骄傲地说道。

    方炎把牛肉吞进肚子里,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吃吧。吃完跑路。这小混蛋即不是为了泡你也不是为了泡我,没理由无缘无故的跑来欺负我们。他的背后有人指使----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想知道。吃完饭就回去。假装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真是一个大度的男人呢。”秦倚天细细地品尝着嘴里的牛肉,说道:“怕是不能让你如愿呢。”

    “他们欺负我我不追究都不行?”

    “可是----他们没有欺负成功啊。”秦倚天说道。“对他们来说,你不让他们欺负就是在欺负他们。”

    “-------”方炎觉得这些公子哥真是太欺负人了。

    山崖边发生的一切,都被不远处的一群人看在眼里。

    将军令转身看着身后的一个身体干瘦只有一层皮包骨头的中年男人,出声问道:“包先生,心乱了吗?”

    包先生摇头,说道:“进退有度,出手留情,心还没乱。”

    “那你就去帮他一把吧。”将军令说道。

    包先生一言不发,抬着黑色圆口布鞋包裹着的小脚朝方炎所在的方向走去。

    包先生站在方炎的面前,眼神温和表情木然地看着他。

    方炎也发现了包先生,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方炎指着地上的**,说道:“你们是一伙的?”

    包先生摇头,**是什么东西,也配和他们是一伙的?

    “这么说,你和他一样,也是看我不顺眼所以跑来欺负我?”方炎慢慢地挪到了秦倚天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她的前面。

    在这一丈渊吃饭确实挺浪漫的,但是如果打起架来也十分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能够把人给推到万丈悬崖下面去摔死。

    方炎怕动起手来伤及无辜,秦倚天也跟着遭殃。

    “欺负?”包先生一愣。他笑了起来,干瘦的一层肉皮堆积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捏成皱子的灌汤包子。“比武切磋,胜者英雄败者寇,何谈欺负?”

    “比武?”

    “正是为此而来。”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对不起,我不比。你也看到了,我的学生帮我把牛肉切好了,再不吃掉就老了-----”

    “半柱香功夫足亦。”包先生自信满满地说道。他有信心在半柱香的时间内解决战斗,或者说,解决掉方炎这个对手。

    方炎抬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包先生,问道:“你一定要和我比?”

    “正是为此而来。”包先生再次重复这句话。

    方炎皱眉,问道:“为什么?”

    “打败你。”包先生傲然说道。个子矮小,却给人一股傲视苍穹的狂妄之气。

    “我没有那个义务成全你。”方炎说道。凭什么你想打败我我就让你打啊?

    “由不得你。”

    话音未落,包先生已经单手化爪朝着方炎冲了过来。

    身影绰绰,爪影幻化万千。

    形体分身术!

    形意拳中的鹰爪功,因为包先生的速度太快,鹰爪变成而成为无影爪。

    形意拳是由心意拳转化而来,形意随心,随心所欲。千变万化,由心掌控。

    一叶知秋,见微知著。仅仅是一爪之力,方炎就已经知道这个包先生是个很难得的对手。

    不说别的,单说他这手心意拳就已经到达随心所欲的地步。

    “欺人太甚。”方炎真是被气坏了。好端端地吃顿饭而已,用不着这么一再挑衅吧?

    方炎单手握拳,拳头穿破那重重幻影,硬生生地砸向包先生的手腕。

    砰-----

    虎虎生风,幻影破灭。

    形随心走,在手腕即将被方炎的拳头击中时,鹰爪化虎拳,也直来直往一往无前地朝着方炎的拳头撞了过去。

    拳对拳,肉到肉。两人的拳头结实地碰了个正着。

    沉静!

    死一般的沉静!

    轰----

    一阵物体爆裂的声音响起,强劲的气旋倒飞回来。

    啪啪啪----

    包先生连退三步。

    每一步都如砸石撞钟,吃力无比。

    哧-----

    圆口布鞋和地上的石头产生剧烈的磨擦,当他停下身体的时候,布鞋的鞋底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内劲儿下引,布鞋承受不了这磅礴大力,布鞋鞋底被烧完了,化为灰烬。

    方炎坐在原地不动,但是屁股下面的木椅却惨遭破坏。四条椅腿齐齐断裂,咔嚓咔嚓地倒塌下来。

    啪!

    光秃秃地椅子椅盖掉在地上,方炎也没办法再保持坐姿了。

    他长身而立,眼神凶狠地盯着包先生。

    “我使白手退虎,你使恶虎挖心?”方炎冷声说道。

    白手又称抢手,徒手相搏之术。退虎即让对方知难而退,不动用致人伤残的杀招,不轻易取人性命。

    但是,包先生却用的是恶虎挖心,以内劲灌拳,一手和方炎的拳头对轰诱敌深入,另外一手直掏方炎的心脏。

    如果不是方炎使用了太极里面的黏字诀让他拖不开身施展不了完整的动作,包先生的那只虎爪可以洞穿方炎的胸腔挖出方炎的心脏。

    包先生笑而不语。心里却是暗暗震惊。

    他一生所学皆在形意,扮鸡像鸡,扮虎像虎。俯身是鸡,站立如虎。泄其气,取其心。这一连环杀招无往而不利,折在他手下的高手大将不计其数。

    没想到竟然被方炎轻易化解,反手就将他逼退三步。

    拳怕少年,这个年轻人的内劲如长江大河,气势巍峨,他一生练气竟然难以撼动,刚才对拳斗气没有占到半分便宜。

    “你想杀我?”方炎说道。

    “打打杀杀,自然要打要杀。”包先生说道。

    方炎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如果仅仅是比武切磋的话,用尽全力,却不用杀意。

    但是,如果是杀人致死,那么---方炎可不会坐以待毙。

    他是一个怕死的人,所以,他很仇恨那些想取其性命的人。

    “龙师包十二什么时候成为别人的看家狗了?”方炎盯着包先生问道。

    包十二尖细地眉毛微挑,问道:“你知道我?”

    “形意有南龙北凤二师。能够把形意拳练到这种程度,骑马看狮、如龙似虎,怕是也只有龙师包十二了吧?”方炎讥讽地说道。“一代宗师的人物给人做狗,被看穿了一定很尴尬吧?”

    包十二轻笑,说道:“我又找到一个杀死你的理由了。”

    在方炎和包先生比试拳脚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走到秦倚天身后伸手去扣她的肩膀。

    正在用刀子切牛排的秦倚天猛然转身,手里的刀子凶狠无比地插进那个毛茸茸的黑色手背上面。

    嚓----

    刀刃锋利,直接贯穿。

    男人踉跄后退,惨叫连连。

    血水汩汩流出,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看着那个巧笑嫣然提着红色裙摆对着周围观众微微作福的女孩儿。

    秦倚天重新坐定,俏声喊道:“服务员,再上十二幅刀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