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妈,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你很难找一个词语来形容他们此时的面孔,倒是那个表情勉强能够表达出三两分的神韵。

    全场两百多个一年级学生,数十位朱雀教职人员全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给震撼的目瞪口呆。

    那个女人的长相太过漂亮,那个女人的眼睛太过明亮,那个女人的短发太过凌厉,那个女人的大腿太过修长-----

    那个女人的行为太过大胆,那个女人的姿势太过帅气,那个女人的笑容太过迷人,那个女人的‘再贱’-----听起来真的很贱。

    这是舞台剧吗?

    这是拍电影吗?

    还是说----方炎老师的大课还没有结束?接下来,他将要给同学们讲一讲: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

    他们的喉咙蠕动,他们张嘴欲言,他们想大声喊叫,他们想出声阻止。

    可是,他们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太华丽了!”他们在心里想道。“这画面太美忍不住想要多看看。”

    毋庸置疑,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敢站起来喊停的话,一定会被人活活打死。

    啪!

    秦倚天手心里旋转的铅笔脱手而出落在面前的桌子上,一阵翻滚之后,咕噜咕噜地掉到地上。

    没有人去捡它,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它。

    秦倚天来的晚了,前排位置被其它班级的学生占满,所以她就在后排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唐城看到秦倚天来了,主动从前面跑到后排陪着她坐。

    这是唐城的专利,也只有唐城敢这么主动去亲近秦倚天。其它男生都不敢,就是秦倚天之前的同桌侯小龙也不敢。

    人们知道天空的云朵太过遥远,谁还会追着它奔跑不休呢?

    秦倚天对方炎了解甚深,她知道越是庞大的舞台,他越是能够绽放出耀眼的精彩。这是一个有想法有内涵又无所畏惧的‘人来疯’。

    果然,方炎的表现没有让她失望。经典音乐和刀阵表演的搭配让人热血沸腾,一下子就让人对华夏功夫产生了无穷无尽的兴趣。

    方炎借机引导,将功夫和课本内容结合为一体,给在场学生带来了生动、形象、或许永生都难以忘怀的一节课。

    可是,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那个提着课本一次又一次地抽打方炎脑袋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砰!

    秦倚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起身就要朝着舞台上走去。

    唐城赶紧把秦倚天拦住,说道:“秦倚天,你等等----你等等----”

    看到秦倚天冷洌愤怒的眼神,唐城赶紧解释,说道:“我不是不让你上去,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看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敢对方老师动手?”

    秦倚天想了想,抿嘴笑了起来。

    这样的笑容让人惊艳,却又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畏惧。

    “说的也是。”秦倚天声音轻柔地说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至少,我要知道我的对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好----她打方老师的那几下真是很帅气呢。”

    “------”唐城一脸愕然。这就是女人的逻辑?刚刚还要和人性命相搏,转眼间就开始称赞起那个被她称为‘对手’的女人?

    千叶薰每天放学回家之后都沐浴更衣,然后陪父亲喝一杯热茶。所以她来的更晚。千叶薰不懂华夏语,和其它同学缺少沟通,现在整个九班和她熟悉的人也只有秦倚天,她也选择坐在了秦倚天的身边。

    通过千叶好武受伤事件,通过父亲和清影等人的谈话内容,她知道方炎的实力到底有多么的强悍。

    这是她弟弟千叶好武认定和必将超越的对手,这是她的父亲东洋第一剑客千叶兵部都很看重的男人。

    竟然还有人可以如此轻松随意的殴打方炎?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华夏国----果然没有白来呢。”千叶薰在心里由衷地感叹着。

    如果父亲知道这个女人是比方炎老师还要强大的高手,那么,他一定很开心吧?

    方炎哭了!

    是真的哭了!

    脸颊抽搐,眼眶湿润,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他努力的仰起脸,不让那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不是这样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在他之前的设想中,华丽的功夫和精彩的内容一一呈现,学生们沉浸在他讲解的知识中难以自拔。结尾的时候,他用手掌将玻璃杯搓成粉末将整个课堂的气氛引爆**。

    也正是在这个全场学生欲仙欲死的关键点上,他很是谦逊低调地说同学们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再见。

    虽然他们一百个不愿意,虽然他们想拉着自己问个是非所以,但是,他们还是会将最热烈的掌声送给自己。

    经此一课,自己的人气到达巅峰,自己成了朱雀中学的校园男神。

    然后,经过学生们的议论和传播,下一节课,会有更多的学生涌进来----当然,礼堂有人数限制,他也只能对那些没有得到名额的学生真诚地说一声‘对不起’。二年级生和三年级生也想来?抱歉,请回。

    怎么成了这样?

    怎么变成了这样?

    他是要成为全民偶像的男人,他是要成为校园男神的男人----有被人打成这样的男神偶像吗?

    毁了!一切都毁了!

    他满脸愤怒地瞪着叶温柔,瞪着这个把正通往神坛的自己一脚踢进地狱的罪愧祸首。

    叶温柔,这个女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以前,她每年都揍自己一顿。虽然方炎很生气,而且也尝试过报复----但是,他忍了下来。

    现在,自己远离燕京,偷偷跑到国家最南边的花城,为什么叶温柔这个女人她要跑过来欺负殴打自己?

    我又没杀人没犯法没赌球甚至都没有随地吐痰乱扔纸屑,她为什么要打人?凭什么要打人?

    咯嘣咯嘣-----

    方炎丹田火起,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全身各条脊骨都在拉动发出咔咔的怪异声响。

    看到方炎的动作表情,方好汉急坏了,说道:“大事不好,小师叔怕是要和叶小姐打起来-----小师叔最好面子,叶小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他一定会觉得很没有面子。怎么办?我们要赶紧冲过去劝架----”

    方英雄一把拉住想要重新上台的方好汉,说道:“劝架?他们俩要是真想打,你劝得了吗?随便一招就能把你打飞出去。”

    “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打架,什么都不做啊?”

    “放心吧。打不起来。”方英雄一脸轻松自在的说道:“小师叔倒是想打,可是他要是那么做了的话,那不是自取其辱吗?----小师叔是个聪明人,不会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方好汉一脸惊诧地看向方英雄,说道:“你早就知道叶小姐会来?”

    方英雄赶紧否认,说道:“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叶小姐会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方好汉,我可警告你,不许在小师叔面前胡说。不然的话,以后有什么好事可别怪我不叫上你-----”

    “小师叔让你打电话回去搬救兵,你给谁打的电话?”方好汉只是憨厚,并不白痴。听了方英雄的话,立即对他的行为起了疑心。

    “当然是给师父他老人家啊。”方英雄嘴硬地回答道。

    “不可能。”方好汉说道。“师父他老人家根本就不用手机----大部份时间都处于大醉昏睡的状态,他怎么接你的电话?”

    方英雄怒了,说道:“连你都知道这样的事实,我能不知道?我给师父他老人家打电话,是叶小姐接的-----叶小姐问什么事情,我能不回答?我敢不回答?要是问你,你敢挂电话?”

    “再说,我只是让她把我们的情况传递给师父,我怎么知道她自己跑来了?方好汉,这一次你一定得站在我这边,如果小师叔问起来,我就说我也不知道叶小姐怎么来的----你要帮我做证,知不知道?”

    “放心吧。”方好汉说道。“我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谁让你是我哥呢?”

    方英雄满意地拍拍方好汉的肩膀,说道:“我们习武之人,最看重的就是这份同生共死的义气。”

    “可是,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死啊?”方好汉捧着几个没吃完的玻璃杯一脸懵懂地问道。

    “你问这种问题很没有义气-----”方英雄无力地说道。

    叶温柔双手抱胸,眼神鄙夷不屑地看着怒气值正在不断飙升的方炎。

    “怎么?想还手?”叶温柔冷笑出声。“方炎,我可不在乎这是什么地方,我也无所谓台下的那些学生对你多么的喜欢崇拜-----应该抽你脸的时候,我照样会抽你的脸。”

    方炎再也憋不住了,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声音沙哑颤抖地喊道:“妈,咱们有事回家去说-----你跑到教室来大吵大闹像什么话?”

    “--------”

    (ps:距离一千月票真是无比的遥远啊。大家伙的红票月票什么的全都投过了么???

    另,圣手邪医今天上架,跪求订阅~~/波ok/。。。)~~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