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一月之期,决战生死!

    第211章、一月之期,决战生死!

    打头不对,轰胸口不对,绝户撩阴也不对-----

    方炎有一万种攻击方式,但是每一种攻击方式好象都有可能会被对方拦截并且借势反击。

    你的杀招,其实是在给对方喂招。

    千叶兵部,这个被誉为‘北辰之光’的东洋剑术第一人,他的防守竟然已经进入了反璞归真的‘绝壁’境界。

    未知的前方就是万丈悬崖,一不小心就会踏空坠毁。这样的危机感让人变得小心翼翼。

    战斗的时候最怕的就是悍不畏死,最忌讳的就是恐惧不前。

    当你对自己的拳头没有了信心,对战斗的胜利没有了期待,那么,必输无疑。

    拳脚伸不出去,又何谈大战一场?

    方炎,现在就面临这种惊骇恐惧的状态。

    是的,他很害怕。

    高手过招,动辄以命相搏。前一秒钟的超人,也可能眨眼间就变成了死人。

    ‘绝壁’高手,万中无一。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过无懈可击境界的高手,但是那一位并没有将其打伤杀害的理由。

    面前这位,就连方炎自己也想不到他有对自己手下留情的任何借口。无论是儿子之伤徒弟之仇还是灭掉华夏高手可以给自己名誉添彩加分----

    方炎有理想没有完成,他的太极之心正在成长,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处男-----

    他不想死!

    方炎沉沉地吸了口气,看着千叶兵部说道:“你是来给千叶好武报仇的吗?”

    “不。”千叶兵部微笑否认。“你击败了千叶好武,那是千叶好武自己学剑不精。如果需要报仇的话,他会自己提剑重来。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复仇雪耻。”

    “那你来做什么?”

    “你伤了千叶好武-----”

    “还是来报仇的。”方炎说道

    “又伤了清隐----”

    “清隐?”方炎眼神稍微疑惑,然后瞬间清明。他眼神冷洌地盯着千叶兵部,说道:“这么说,那个关了灯之后在黑暗里偷鸡摸狗企图在黑暗里混水摸鱼结果被我打了个半死的家伙就是你说的清隐了?他是你派来试探我的?还是想着让徒弟把我杀掉就不劳你这师父出场了?可惜,让你失望了吧?”

    “清隐是忍者,他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战斗环境。”千叶兵部并不动气,声音温和地解释着说道。

    千叶好武重伤回归,他没有生气。大弟子清隐被打的呕血不止,他也没有生气。

    自从进入‘无神’状态后,很少有事情能够让他生气了。

    方炎彻底地怒了,盯着千叶兵部说道:“你的儿子在战斗结束之后背后偷袭,所以我把他打伤。清隐潜入满是学生的包厢动刀,所以我出手反击-----现在你跑过来拦截找事,还说你不是为了替他们报仇?做着龌鹾的事情,又何必非要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不会说你来找我只是单纯的武术切磋吧?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话,我反而敬你是一个人物。”

    千叶好武看到生气的方炎,说道:“你骗不了我。即使是在生气的时候,你的心跳依然平衡,你的防守仍然沉稳,你的眼睛里----太平静了,没有燃烧着的火焰。”

    千叶好武注视着方炎的眼睛,却将方炎的全身所有动作都尽悉掌握。

    “刚刚紧握的拳头为什么又松开了?你难以出手,所以就想激怒我吗?”千叶兵部笑着问道。“其实,理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高手。所以,我来了。”

    “现在让你失望了吧?”方炎笑着说道。“你看,站在你的面前,面对你这样的绝壁高手,我连拳头都挥不出去-----虽然我很讨厌你这张高深莫测好象一切掌控的脸。也好几次想冲过去重重地在上面打上几拳。那个时候,我真是想看看你的表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没有失望。”千叶兵部说道。“你很强。”

    “你误会了。”方炎说道。

    “很少有人在我面前能够保持平静心。千叶好武不行,清隐只能算半个----你嘻笑怒骂,游刃有余,这已经比千叶好武和清隐强上太多。”

    夜凉如水,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无限拉长。

    千叶兵部的身体站在一盏路灯下面,光影将他的身体和白色的宽袍镶上了淡黄色的金晕,有种微微刺人的感觉,让方炎的眼睛看得很不舒服。

    这是一种很朦胧的状态。方炎知道千叶兵部的位置,他看到他在那儿,他听到他在那儿,但是,他知道,他一定不在那儿。

    他看起来是静止的,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却又是游动的,犹如鬼魂。

    这就是绝壁的‘防御’,无神防御。

    之所以无神,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神。是伪神。

    “不畏惧本身就是一种实力。”千叶兵部说道。“你没有我想的那么强,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话音未落,千叶兵部的身体非常诡异地在原地消失。

    然后闪电般地出现在方炎的面前,伸手去锁他的咽喉。

    太快了!

    快的不可思议!

    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至。好像他掌握了道家的缩地成寸绝学,又像是从诡异的虫洞里面钻了出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亿万光年的距离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砰----

    方炎的丹田处一阵灼热疼痛。有人举着来福枪对着腹部狠狠地打了一枪似的。

    那热很压抑,也很沉闷。就像是没有沸腾的钢水,没有熊熊燃烧的柴堆。

    总觉得还缺少一点火候。

    压抑、积蓄。再压抑,再积蓄。

    轰------

    钢水沸腾了,柴堆烧着了。

    方炎腹部安静之极的太极之心突然间疯狂地旋转起来。

    太极之境呈现,境域所至,皆是我的领土。

    他看到了那只伸来的手掌,苍白,干瘦,肤色雪白,**嫩滑,不像是握剑的手。

    没有风声,看起来也并不凶猛。

    轻飘飘的,好像是要抚摸一朵花采摘一颗果,还要抓一把风放在鼻前仔细地嗅闻。

    拈花佛佗,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

    电线杆的躯体变得扭曲倾斜,路灯的灯光变得晦暗阴沉。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异样的变化。

    嗖!

    方炎后退一步。

    仅仅是这一步。

    千叶兵部的这一击落空,而方炎的太极之境也消失不见,再次沉寂下去。

    当方炎感受着这中间危险之极生死一线的过程时,千叶兵部的身形又回归到原来的位置。

    和原来一模一样的位置,就像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般。

    “这是什么?”千叶兵部一脸疑惑地看向方炎。

    到了他这种境地,剑是剑,刀是剑,扇子是剑,筷子也是剑。片叶摘花是剑,手指头也是剑。

    刚才他一爪锁向方炎的咽喉,其实也是爪剑刺向方炎的咽喉。

    一剑袭来,天外飞仙。

    即使是他以前在东洋战败的一些流派剑道高手,在面临他这一招爪剑的时候也方寸大乱,退避数米开外。

    但是,面前这个和他们比年轻地有些过份的家伙却仅仅是避开了一步。

    仅仅是避开了一步,就避开了他三十二道的连环攻击。

    “太极之心。”方炎说道。

    “太极之心吗?”千叶兵部在嘴里认真地咀嚼这个字眼。华夏和东洋的武术有很大的差异,东洋更注重拳脚和兵器上的极致修为,但是华夏国才是太极的发源地。

    太极的重重境界以及各种神奇他并不了解,但是,一通百通。以他在剑道以及气道上的修为,很容易就明白了方炎所说的这四个字的意思。

    “以内力打外力,以外力筑内力。再吸呐天地自然之力----这就是太极之心?”

    方炎知道这些绝壁高手都不是凡人,也没有多加隐瞒,说道:“确实如此。”

    “小小年纪,难能可贵。华夏国的情景我不了解,但是若在东洋,你必是年代第一人-----”

    方炎笑,说道:“我就是避开了你一招,你就把我抬到这个位置上来。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啊?”

    千叶兵部没有笑,一脸认真地看向方炎,说道:“千里携剑而来,不虚此行。你值得我用剑。”

    “不值得。”方炎劝道。“你用手剑我都打不过你,你用利剑,还不是三两下就把我削死了?咱们俩随便切磋一下就行了,你要是真把我打坏了,赢了也不光彩,对不对?别人还会说你以大欺小以强凌弱-----”

    “一月之后,一剑峰峰顶一决高低。”千叶兵部说道。

    “一个月?你这是要向我挑战吗?”方炎问道。他心里有些着急,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太短了点吧?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

    “需要多久?”千叶兵部问道。

    方炎想了想,说道:“三十年吧。三十年后,我在一剑峰峰顶恭候大驾,决战生死。”

    千叶兵部衣袖一甩,飘然而去。

    方炎看着他无比洒脱的背影喃喃自语:“你说句话啊,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