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你可以拜师了!

    第209章、你可以拜师了!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来者是客,都坐下来说话吧。.”

    张琛不坐,一脸愧疚地站在方炎面前,说道:“师父,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把你也牵扯进来----我向你保证,我和孙丽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们清清白白,我----我用我的尊严名誉向你发誓。”

    方炎的视线在两人的脸上打量了一番,说道:“那就和我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炎愿意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这让张琛的心里很高兴。他下定决心要拜方炎为师,如果因为常平事件导致方炎对他的人品有了误会,那么,他的拜师之路就彻底地被堵死。

    可是,当真要解释起那些陈年往事时,张琛却表情哀伤,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烂在泥土里的谷子,还怎么能一颗颗地拾捡起来?

    孙丽叹了口气,说道:“还是我来讲吧。”

    张琛自小喜欢武术,并且拜了花城的武术名家孙如龙老师学习功夫。孙如龙对天赋过人的张琛极其喜欢和看重,将自己的一身本事倾馕相授。张琛在花城散打界渐有名气,很快就成为孙如龙为馆主的如龙武馆的招牌式人物。

    孙如龙有一子一女,儿子孙强避武如蝎,女儿孙丽却嗜武如命。孙丽的功夫不好,但是却对身手高强的张琛很有好感,两人渐渐成了让人羡慕的情侣关系。

    后来孙如龙年老体衰无法授徒,便将如龙武馆交到了最器重的弟子张琛的手里。张琛开馆收徒,常平便是最早拜在张琛门下的弟子之一。

    常平刚刚去的时候非常低调,勤奋好学,一心向武,对师父张琛极其尊重,对同门师兄弟以及‘师娘’孙丽出手阔绰,一掷千金。他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包括张琛和孙丽也对那个时候的常平很是喜欢。

    就连已经不问武馆事务的老师公孙如龙也由常平出钱多次送到美法英德等国家去旅游散心,行程安排的细致周到,孙如龙对这个徒孙子也是赞誉有加。

    没想到的是,常平早就对模样俊美身段窈窕的孙丽有了觊觎之心。在张琛代表如龙武馆去泰国参加一场全国姓的散打比赛时,常平以请师娘指点功夫的名义把孙丽邀到武馆,然后将其占有。

    孙丽愤怒之极,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孙如龙。孙如龙担心家丑外扬,而且常平跪在他的面前诚心道歉,并说自己是因为对孙丽发自内心的喜欢所以才做出这等事情,他愿意娶孙丽为妻,一生一世爱她宠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再说,孙丽和常平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件事情如果被张琛知道,两人也很难再走到一起,不如就和常平做一对将错就错的圆满夫妻吧。

    孙丽的哥哥孙强更是直接,在收下了常平赠送的一幢豪华别墅后,直接对孙丽说他就认孙强这个妹夫。而且,既然孙丽已经和常平发生了关系,那孙强就已经成为他的妹夫-----

    张琛大胜回国之时,才发现周围的一切全都发生了变化。他深爱的女朋友竟然和他最看重的徒弟定婚,而他这个当事人没有得到任何人的通知。

    他愤怒之极,他想毁天灭地。

    在一天晚上常平送孙丽回家的时候,张琛把他堵了下来,然后对他爆打出手,差点把常平给活活打死在武馆里。

    孙丽担心张琛杀人惹事,用长枪从背后把他给敲晕了过去。

    从此张琛一撅不振,远离了花城散打界的荣光,成为一名默默无闻地武校老师。

    常平被张琛一顿爆打,也不是完全没有后遗症。

    因为孙丽被常平非礼,所以张琛狠狠地朝着他的命根子方向踢了几脚。从此以后,常平面对女人时就有了勃起恐惧症。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生下任何子女。

    常平不知自省,却将责任全都推到孙丽身上。对她非打即骂,孙丽的曰子过得相当凄惨。

    张琛听说了孙丽的生活遭遇后,又跑去找常平谈了一次。常平怀疑孙丽和张琛旧情复燃,张琛找他谈判是去耀武扬威。对待孙丽的态度更加恶劣。

    这一次常平跑来找张琛算帐,也是因为他监控了孙丽的电话,发现孙丽和张琛有很长时间的通话记录-----

    “为什么不离婚?”方炎看向孙丽问道。

    孙丽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张琛更是一个可怜的男人。这两个人的命运纠葛还真是让人感叹惋惜不已。

    “离不了。”孙丽说道。“常家有钱有势,我几次提出离婚,都被他们给打回来了。”

    张琛看向方炎,说道:“我也想过办法。没有任何效果。”

    “他们还说,如果我再敢提出离婚,就给我送进精神病院关上三年,等我出来,就成了真正的精神病-----那个时候,就更离不了了。”孙丽满脸痛苦地说道。

    “欺人太甚。”方炎怒声说道。

    “就是。太可恨了。小师叔,我们让好汉去打他一顿。”方英雄听完故事之后也是义愤填膺,这还有天理吗?

    “为什么是我?”方好汉一脸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还得接着听故事。”方英雄说道。

    孙丽看向方炎,眼眶湿润地说道:“方老师,所有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没有嫁给常平,如果当初-----如果没有我,没有常平,就不会有发生今天下午这样的事情。”

    “张琛是一个好人,不能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张琛不一样。他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好多年我们都没有联系。他是从以前的学生哪里知道我现在的生活不如意,才想着帮我一把----他喜欢学武,他很想拜你为师。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影响你对他的看法-----我相信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徒弟。他很有天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孙丽看了常平一眼,眼神决绝地说道:“以后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再问了。不要想也不要听,知道了假装不知道-----很早以前就没有了交集,以后也不会再有联系。我知道你的理想是什么,那就努力去做吧。祝你成功。”

    说话的时候,大颗大颗地泪珠顺着脸颊滑落。然后,她对着方炎深深鞠躬,转身朝着门外跑了出去。

    张琛看了方炎一眼,快步朝着门外追了过去。

    方英雄和方好汉对视一眼,方英雄说道:“张琛真可怜。”

    “是啊。”方好汉附和着说道。“真可怜。”

    方炎沉默不语,好像没有听出来这两兄弟话中的意思。

    半个小时后,张琛再次回来。孙丽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方炎起身,说道:“陪我到院子走走。”

    张琛点头,跟在方炎的身后出去了。

    “你还喜欢她吗?”方炎问道。

    张琛愕然,他没想到方炎会问他这样的问题。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也不知道吗?”方炎问道。

    “我不知道。”张琛说道。“最开始的时候我恨她,我觉得因为她毁了我的生活。后来我想法设法忘掉她,我不想再这么痛苦下去了。知道她生活不如意,我又很担心她-----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喜欢。”

    “你还喜欢她。”方炎无比肯定地说道。

    张琛抬头,一脸迷惑地看向方炎。他无数次的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却久久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为什么方炎这么容易就给得出了结论?

    “你的拳头太沉了。”方炎说道。“不仅仅是拳头沉,身体沉,思想沉,整个人都给人沉甸甸的感觉----你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压得自己的脚步跑不起来,也压得自己的拳头轻灵不起来。你的包袱太多,你还放不下她。”

    “师父,我------”

    “你知道什么是太极吗?”方炎问道。

    张琛摇头。

    “一个老人在公园打太极很有力道,这时候来了个年轻人说道,老大爷功夫这么好,怎么练的?老人说,我站着不动,用你最大的力气打我试试。于是年轻人用力的打了老人一拳。”

    “后来呢?”张琛激动地问道。一听就是懵懂少年公园偶遇隐世高人然后拜师学艺最后成为一代太极大师的励志故事啊。他就喜欢听这样的[***]丝逆袭记,这也是他一直都盼望着的理想生活。

    “年轻人被讹了两万块钱。”方炎说道。

    “--------”

    “现在知道什么是太极了吧?”方炎问道。

    张琛再次摇头,说道:“还是不知道。”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想学太极就一定要选对师父。师父实力高强,徒弟才能学到真才实学。师父只有架势没有气势,徒弟不仅仅学不到东西,还有可能被讹走两万养老钱。”

    “师父,你的意思是?”张琛努力地想啊想啊,还是不明白方炎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方炎很无奈地看了张琛一眼,说道:“现在,你可以拜师了。”

    (ps:纵横首页<终极教师》角色选秀活动,你们都投了谁的票?我觉得有几个小姑娘长的还不错啊啊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