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练剑!

    第203章、练剑!

    夜风渐凉,仅仅是穿着一件黑色小礼服的夏天明显抗不住这城市里满满地凉意。

    特别是刚才在包厢里发生那么紧张刺激的事情,让她的身上浸出一层冷汗水。现在身体降温汗水冰冷,她也越发地觉得寒冷。

    她双手抓紧肩膀上搭着的那条白色披肩,好像这样就能够让自己温暖一些似的。

    “打车回去吧?”方炎看到她窘迫的模样,轻声说道。

    “走两步。”夏天说道。她在这座城市没有置办房车地产,出门都是由司机接送。刚才从天空一号出来的时候,她没有给司机打电话让他们安排车,现在,她也不会打电话再把司机从家里给喊出来。司机也有自己的生活。

    方炎就走在夏天右侧风口的位置,这样可以稍微帮她挡一下风。说道:“我也想过要把身上的外套脱给你-----又怕你拒绝让我很尴尬。”

    “你没试过,怎么会知道我会拒绝呢?”夏天问道。

    方炎侧脸看了夏天一眼,对上的是一双明媚温婉的漂亮眸子。

    这个女孩子的眼睛真好看!

    想了想,方炎才发现一个问题。其实漂亮的女人眼睛大多好看,秦倚天、蒋钦、袁琳甚至陆朝歌-----眼睛是人类的心灵窗户,如果一个人的眼睛长的丑,那么,无论这个女人的五官多么的精致漂亮,也只能称之为个性美女。

    于是,方炎就把身上的黑色外套脱了下来。

    夏天也没有矜持,很是自然地接过去披在自己的肩膀上面。

    “感觉好多了。”夏天微笑着说道。“经常在演戏的时候接过男生递过来的外套,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也是演戏?”方炎问道。

    夏天眉头微皱地看了方炎一眼,说道:“方炎,我发现你很有攻击性。”

    方炎苦笑摇头,说道:“大概是因为我的心情不太好吧。”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他是谁?”夏天眼神灼灼地看向方炎,问道。

    “我不知道。”方炎说道。他就知道夏天会问出这个问题。他可以打发走蒋钦袁琳,可以打发出那些学生,但是,夏天却不是那么容易敷衍的。

    “你也不知道吗?”夏天好看的眉毛再次轻轻皱起。“虽然他的目标是要攻击你,但在攻击你的同时也企图伤害我-----需要帮忙吗?”

    方炎看了夏天一眼,说道:“需要。也不需要。”

    “嗯?”

    “需要你帮我把他找出来。不需要你们动手去拿人。”方炎说道。“他的实力很强。别做无谓的牺牲。”

    “明白了。”夏天点头。“蒋钦和袁琳,她们俩是好苗子----”

    “那是她们的事情。如果你当真喜欢她们,可以和她们好好谈谈。”方炎说道:“我不会给她们的人生做决定。因为我承担不起。”

    “可我看的出来,她们很信赖你。”

    “因为我是她们的老师。一个自认为还算不错的老师-----”

    “新专辑的事情你要帮我。”

    “这个我需要考虑。”

    夏天有些着急,说道:“方炎,你这样真的让我很痛苦----我可以找到别的太极高手,我可以找到替换对象。但是,明明知道有更好的选择,明明知道你才是最合适的-----看过你打太极后,我还怎么去选择其它人呢?”

    方炎想了想,说道:“是挺困难的。”

    “如果你不出现,我会觉得我的作品不是最完美的。筹备之前是这种感觉,作品面世之后是这种感觉。就算很多年以后想起来----可能还是这种感觉。我是处女座的,我最怕的事情就是人生的不完美和留有遗憾。”

    “-------”

    “答应我,条件任你提,好吗?”

    “好。”方炎说道。

    “什么条件?”

    “条件就是条件随便我提。”方炎说道。在忍者进屋之前,夏天的那一番话确实给了方炎很大的触动。

    他讲书法、讲茶道、讲国学、讲传统、教书育人,其实也是为了将华夏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灌输给学生们,将由这些学生世代相传,将它们发扬光大。

    夏天是个明星,她唱歌,演戏,但是也在做着和方炎一样的事情。而且,她的影响力要远远大于方炎。

    “你答应了?”夏天惊喜地问道。

    “算是吧。”方炎说道。“一个镜头而已,我想也不会有太多人注意,这样就解决了我的成名烦恼----”

    “方炎,谢谢你。非常非常感谢你。”夏天笑着说道。

    她伸手挥舞,一辆出租车停靠在她的身边。

    夏天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方炎想要跟上的时候,出租车车门却‘砰’地一声关上了。

    “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吗?”方炎笑着问道。

    “我没有那么娇气。”夏天笑着说道。“回去休息吧。何必麻烦多跑一趟。”

    夏天对着方炎挥了挥手,出租车发动远去。

    方炎笑了笑,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

    --------

    --------

    月光下,寒风里,一个表情冷峻的男孩正在练剑。

    四合院里,栽种着一棵古老的槐树。男孩就是对着这棵树干粗壮地槐树刺剑。

    啪!

    啪!

    啪!

    一剑,又一剑,千叶好武已经刺出去了一千两百二十六剑。

    同样的姿势,同样的角度,甚至是同样的力道。他每天晚上要直刺三千剑。

    这是他的父亲千叶兵部对他的要求。

    世人都觉得奇怪,千叶家族以刀名世,千叶周作更是用北辰一刀流将东洋刀术带到一个世人瞩目的高度。

    可是,他的后人千叶兵部却擅长使剑。大家都觉得这人脑子有病,那么好的刀法不好好继承,为什么进入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呢?

    在大家有这种质疑的时候,千叶兵部一人一剑跋涉东洋十七岛,挑战了伊东断剑斋、甲贺无影剑、板本狂剑派----三战三胜,一举摘下了东洋第一剑客的皇冠。

    要知道,伊东断剑斋斋主伊东俊是千叶兵部之前东洋公认的第一剑客。千叶兵部将其击败,自然传承了这一名号。

    从此,所有的怀疑消声弥迹。

    只是仍然有很多人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他就使剑了呢?

    “刀看力度,剑重精巧。”千叶兵部站在儿子的身后观看。他认真地看着千叶好武刺出去的每一剑。千叶好武刺出去一千两百二十六剑,他便也看了一千两百二十六剑。

    没有一剑遗漏,好像这每一剑都是一招绝妙地剑法似的。

    身着白袍,长发披散,身体站立地笔直。柔和地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苍白的脸色就更显白皙,狭小地眼睛里有一种让人难以仰视的神光。

    “精巧天生,更靠后天苦练。每天三千剑,同样的角度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力度,九九八十一天之后,这一招就成了你身体的一部份。不用思考,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出手就是这一剑。”

    “那我只会这一剑?”

    “一剑还不够吗?”千叶兵部笑着说道。“什么样的脖子,非要割上两剑才断呢?”

    “--------”

    “华夏有道家,道家人讲究一生万物。但是,真正的自然大道是万物归一。你每刺出去的这一剑,五郎能够看出十八般变化,清隐能够看出四十九般变化-----我能够看出三千九百一十。”

    千叶好武的手一抖,手里的剑差点脱手而出。

    在他心目当中神一样的高手井上五郎和清隐竟然和父亲相差如此遥远?

    “以前,我至少能够看出九千变化。”千叶兵部眼里有无限遗憾,说道:“每多一剑,就是一剑的幻影。这三千九百一十剑,有三千九百零九剑是幻影----当这些幻影全部消失,方能成就无上剑道。”

    千叶好武赶紧收回心神,重新抬剑直刺,说道:“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说,五郎和清隐能够看到的越多越好,而父亲需要看到的越少越好?”

    “不,他们也需要看到的越少越好。最好只能够看到一剑,原原本本的那一剑。”

    “那父亲大人-----”千叶好武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晕。父亲不教还好,怎么一教就让他越来越不明白这剑道精髓到底是什么了呢?

    “一生万物。万物未生,又如何万物归一?”

    “我明白了。”千叶好武认真地说道。

    “剑就是剑。就是你刺出去的这一剑。是杀人之剑。是执法之剑。千般变化,万般神奇,本质不会发生改变。”千叶兵部的声音幽然神往,说道:“这,就是我来到华夏的原因。”

    “父亲来华夏的原因是?”千叶好武奇怪地问道。难道父亲大人不是来给自己报仇雪恨的吗?把那个叫方炎的小老师狠狠地打一顿,最好能够一剑割断他的脖子-----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怎么在自己惨败回国后就立即做出了举家搬迁到华夏的决定?

    “练剑。”千叶兵部声音清晰地吐出这两个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