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不用谢!

    第197章、不用谢!

    啪!

    直到这个时候,念珠长矛最尾端的一颗珠子才脱离落地。

    啪!

    又是一颗!

    啪啪啪啪----

    其它珠子也纷纷落地,前面一颗珠子落地之后,后面一颗珠子才跟着落地。由此可见,即使不用丝线串联,这些珠子的连接仍是多么的紧密。

    长矛的手柄越来越短,最后消失不见。除了硬生生撞进墙壁里面的三颗念珠,其它十六子念珠一颗不少。

    最让人惊叹费解的是,这金丝楠木并不是至沉至硬地木料。为何能够互相撞击而不裂?射进墙壁而不烂?

    劲气内灌,坚如钢铁。

    飞花可以伤人,片叶可以取人头颅。

    即使是血肉之躯,受到劲气加持催动都可开山碎石,更何况是比手掌更加坚硬的木头。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

    这还是人吗?这是神话?

    在决斗之前,夏天冯远程和王红鹰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夏天是担忧和新奇,冯远程是诅咒加上幸灾乐祸,王红鹰是仇恨以及即将大仇得报的喜悦-----

    无论是冯远程还是王红鹰,他们认为只要刘学儒愿意出手,那么方炎就只有倒霉挨打的份。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夏天虽然远远地看到方炎打太极地姿势很优美,很符合她要的意境。可是,方炎的实战经验到底怎么样,她心里也没有一个可以参考的答案。

    当战斗结束后,他们的表情全都变成了这样:

    ooo!

    “怎么----可能?”

    刘学儒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

    他输了。输得如此凄惨。

    噗-----

    血流汩汩。

    因为念珠从他的身体洞穿过去,所以伤口是整齐地圆柱型。

    在那一刻,珠子化身长矛,是坚硬无比无坚不摧地长矛。

    血水将衣服浸湿,和空气中和,还出噗噗的血泡声音。

    “怎么不可能?”方炎冷笑出声。“难道你以为自己天下第一吗?”

    “你怎么能接得住我的大阵?”刘学儒直到现在还没办法相信眼前生的一切。

    他有一千八百个怀疑的理由。

    刘学儒少年成名,后来又拜在国师李宗浩门下学习,是李宗浩的得意门徒,也是燕京有数的太极高手。

    刘学儒极其自负,三十岁出师,然后便在燕京开馆收徒,打败四方挑战者,曾经自称四十岁以下无敌。

    而他的师父李宗浩则已经五十有五,显然不在他‘鄙视’地范围之内。

    这句话喊出来那么多年,还真没怎么失败过。

    他是华夏武术的代表人物,是李氏太极的领军人物。所以,方炎进门的时候,冯远程曾经介绍他是华夏电视台大型记录片《太极天下》的男主角。

    方炎呢?

    方炎刚刚跟随夏天进来的时候,刘学儒都没正眼看过他。即使是夏天本人,他也只是淡然微笑,不起身不握手不寒暄,一幅绝世高人风范。

    后来冯远程说方炎是太极高手,他才睁开眼睛看了方炎一眼,然后很快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青头小子,能有多大的劲气多深的修为?

    再说,方炎的形象装扮也着实没有高手风范。你不穿身唐装或者居士服,你脖子上或者手上不挂一串珠子,谁愿意承认你是武林高手?

    行走江湖,包装很重要!

    直到方炎一招把他的徒弟王红鹰给震飞,他才开始正视方炎这个人物的存在。也起了主动挑战和----找回面子的心思。

    王红鹰再是学艺不精,终究是他刘学儒的徒弟。当着自己的面徒弟被人打飞出去,他的脸上也很不好看。如果什么都不做,还真是难以下台。

    可是,他怎么就输了呢?

    他的一品、三才、十一子连环阵是在一本古谱上面找到的大杀招,苦练十七年有余,威力极大,折了不少好手。包括一些在整个华夏都赫赫有名的人物。

    这个方炎,他有十七岁吗?

    “太极控势,雷霆破阵。”方炎笑着说道。“当一个人内力深厚,气势大成,瞪你一眼是雷霆,吼你一声是雷霆,打你一拳同样是雷霆----”

    方炎很无趣地摆了摆手,说道:“和你说这些没意义,说了你也不明白。像你这种心思不正,动辄断人筋骨取人性命的败类,实在有损自然,有伤天和。穷其一生也难成大道。”

    “你-----”刘学儒急怒攻心。

    ‘噗哧’一声,口喷鲜血。

    冯远程躲闪不及,被这股血雨给淋得满头满脸满身都是。

    他模样狼狈地站在哪儿,嘴巴微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虽然刘学儒被方炎给打败了,可是----如果那些珠子是朝着自己飞过来,恐怕有多少颗珠子,他的身上就得出现多少个洞吧?

    这样的凶险人物,他实在得罪不起啊。

    “倒了吧。”方炎说道。

    刘学儒站立不动。他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会。

    至少,他不能在这个无名小辈面前倒地。

    “你站着让我很没有面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俩配合着变魔术呢。”

    刘学儒再次面现怒容,可是,怒容很快便变成了痛苦的表情。

    因为,当他生气的时候,便牵扯到胸口的伤口。伤口一动,疼痛锥心。那股子硬生生憋着的气机便就此断裂开来。

    “混帐。”刘学儒知道自己再次上当。

    扑通!

    刘学儒很是配合地跪倒在地上,然后身体缓缓地向地毯上滑倒。

    “师父-----”王红鹰从地战爬了起来,飞快地朝着刘学儒的方向跑了过去。

    “师父,你怎么样?师父,你没事吧?师父------”

    方炎轻轻叹息。

    王红鹰虽然学艺不精人品不佳,人也长得实在太猥琐了些,但是----他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徒弟。

    至少,他把自己的师父当师父。而刘学儒,他根本就没有把王红鹰这个徒弟当徒弟。

    习武之人,最讲究情义两字。刘学儒在方炎眼里完全是个不够格的对手。

    方炎走到夏天面前,说道:“考核结束,这两个是假货。”

    夏天终于从震惊状态清醒过来,看了躺在地上的刘学儒和王红鹰一眼后,对旁边不远处的冯远程说道:“远程,刘老师和王老师都是你的朋友----你代我好好招待。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来承担。麻烦你了。”

    说完,转身就朝包厢外面走过去。

    冯远程嘴巴张了张,终究没有把想说的话喊出来。

    事情展到这一步,夏天已经不适合再留在这里了。

    如果有服务员进来或者其它的人看到,这将会引起一桩巨大的形象危机。

    更重要的是,这刘学儒和王红鹰都是自己请过来的,虽然方炎这人实在可恨出手又太重-----但是,收拾烂摊子这件事情也只能由他来解决。

    难道还让夏天出手不成?那样的话,恐怕自己在她心里就更没有任何地位了吧?

    方炎跟在夏天身后,两人正要离开,王红鹰却突然间跑到门口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打伤了人就想了走了之?”王红鹰声音恶毒地叫喊着说道。“我要报警,我要让警察把你们全都抓起来。方炎,你不是凶狠吗?你不是厉害吗?你把我和我师父把成这样----这是故意伤人罪。我看警察来了你要怎么给警察解释。”

    狗急跳墙,更何况是‘火爆性子直脾气的’王红鹰。他骂完方炎后,又把攻击目标对准了夏天:“夏天,你这个贱女人,你让人请我和师父过来给你配戏----现在又找一个小瘪三小白脸来打我们。你站在旁边一句话不说,现在还想把打人凶手带走-----你不是明星天后吗?你不是娱乐圈的清纯玉女吗?我今天就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的那些粉丝看看,他们喜欢的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贱货----”

    冯远程大急,冲到王红鹰的面前喊道:“王红鹰,你给我闭嘴。把门让开,我们立即送你师父去医院-----我会给你钱,给你很多钱。不会让你们白跑一趟。”

    啪!

    王红鹰一巴掌抽在冯远程的脸上。

    王红鹰练过功夫,而且这次又是暴怒出手,把冯远程那白皙粉嫩的男神脸给打的紫红紫红的,上面留下一道清晰的手掌印。

    因为王红鹰留有指甲,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指甲在冯远程的眼睑下面刮了一记,硬生生地撕扯下一块皮肉下来,鲜血淋漓。

    “冯远程,你这个白痴,废物----你想泡妞,我和师父才过来给你撑场子。我们被打的像死狗一样,你站在那儿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我们因为什么挨打?师父因为什么受伤?还不是因为你想让那个姓方的王八蛋没有好下场----钱?我他妈的不要钱。我就要让你们死。让你们身败名裂,让你们成为全世界的笑话-----”

    冯远程站在那儿捂着脸。

    脸痛,心更痛。

    王红鹰疯了。

    这条疯狗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逮谁咬谁。

    王红鹰也不开门,隔着门板对着外面喊道:“快来人啊,杀人了---快来人啊-----”

    砰!

    方炎走过去,一拳把王红鹰给打晕了过去。

    他扫了旁边的冯远程一眼,说道:“不用谢。”

    (ps:你写书我们是你书迷,你不写书我们是朋友。。。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