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讲义气的女人!

    第184章、讲义气的女人!

    “我同意。”6朝歌说道。果断决绝,毫不犹豫。

    柳树微愣,然后大笑,对着6朝歌竖起大拇指,说道:“看来我的评价一点也没错,论起心机智慧,你可在花城称冠。那些什么红狐狸毒蜘蛛还有文状元,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你。”

    “我只是无路可走而已。”6朝歌说道。“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事实,也接受这个事实。”

    “好一个看清和接受。”柳树说道:“有太多人看清了不接受,更多的人看不清也不接受----那么,我们的交易就这么谈妥当了?”

    “是的。”6朝歌说道。“我同意将我父亲的技术有偿转让给你。”

    “有偿转让?”柳树眼神微凛,说道:“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

    “你应该清楚,我父亲是以技术入股,所以才能够得到龙图集团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如果我把技术转让给你----我就会失去龙图集团的股份和一切。我会被龙图集团,被江龙潭父子扫地出门。我想,你们柳家也希望能够在龙图安插一颗钉子吧?刘井死了,你们需要新人来拖住龙图腾飞的步伐。至少,有一个人通报信息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不错。我确实需要这么一个人。”柳树点头。“只要有眼光的人都清楚,能源是未来的核心战略和展方向,柳家很早以前就进入了能源领域,那个时候,龙图集团还没有诞生----甚至你的父母和江龙潭还没有相识---”

    “可惜,有些事情人力难为,全在天意。”柳树无比遗憾地说道:“我们的能源公司多年努力,还不及你父亲的一个创意。龙图集团后来者居上,抢走了我们的风头,更抢走了我们的订单,当然,还有那难以估值的未来----”

    “不过,我们一点也不着急。也一直在等待机会。你父亲和江龙潭理念不合,产生矛盾,江龙潭想要将你父亲架空,于是就去密会刘井,想要把刘井挖过去和你父亲抗衡,甚至希望刘井能够按照自己的理念去改进魔方技术----”

    “哈哈哈,江龙潭和你死去的父亲一定不知道,刘井是我们柳家的人。可惜,刘井这个废物进入龙图集团几十年竟然没有一点成果,不然的话----我们用得着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时间就是金钱,谁也耽搁不起。”

    6朝歌眼神冷洌地盯着柳树,说道:“你说这些---是在拒绝我的提议吗?”

    “不错。”柳树说道。“我们给了刘井几十年的时间,他给了我们什么回报?一无所有。现在,我们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我不相信----6朝歌,我不相信恨不得生吃我肉渴饮我血的两个疯女人会尽心尽力地帮助我。我一点点都不相信。暴力手段看起来不太文明,可是,有时候还是很管用的,不是吗?”

    柳树指着坐在椅子上正汩汩流血的汪梨,说道:“你给我技术,我给你小姨。这就是我们的转让条件。”

    “我不同意。”6朝歌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慷慨的男人。”柳树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

    “我要你们对魔方技术或者龙图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进行估值,然后把属于我的还给我----”6朝歌说道。“你们要魔方技术也行,要龙图集团股份也可以----我都可以出售给你们。但是,我要钱。要和技术股份同等价值的钱。”

    “小姨的身体需要大量的昂贵药物维持,我和她的生命安全也需要得到保障。拿到钱,我就会带小姨离开-----不然的话,我给了你技术或者股份,我们仍然难以活命。这样的交换有什么意义?”6朝歌眼神冰冷地盯着柳树,一幅豁出一切包括生命的姿态,说道:“我和小姨----我们多活一天有什么意义?”

    柳树皱眉。

    站在他的立场上思考,6朝歌的担心确实是必要的。如果她用技术或者股权换回了小姨,没有了任何保障和依赖的两人就连活命都是一个奢侈的愿望。

    那个时候,是走在马路上被车撞死或者房子起火把人给烧死---那就完全看他们的心情了。

    柳树犹豫片刻,说道:“好吧。我给你一个价格。一个我可以接受,我也希望你务必接受的价格-----因为,在这个价格上面,还要加上你和汪女士的这两条命。你认为呢?”

    柳树伸出两根手指头,说道:“这个价格,足够了吧?”

    “我不同意。”6朝歌说道。

    “6朝歌-----”柳树脸色阴沉,冷笑着说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希望你最好谨慎选择----”

    “还需要怎么谨慎呢?”6朝歌说道。“我的命和小姨的命都在这里了。你拿我们的生命做威胁,我拿我和她的生命来谈条件-----对我们彼此都公平。”

    柳树眼神闪烁,说道:“你的价格我不可能答应。”

    “那就给我一个真正能够让我接受的价格。”6朝歌说道。

    “看来我们今天没办法达成共识。”

    “我可以等。”

    “她呢?”柳树笑着说道。他一脸笑意地看着汪梨,说道:“虽然我们家的屠夫杀猪的手段很高明,至少可以让她流血五个小时而不死----但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吧?你确定要继续耗下去。”

    6朝歌看向小姨汪梨,问道:“小姨,你愿意耗下去吗?”

    “愿意。”汪梨大叫。“我愿意----哈哈哈哈哈,我早就是个死人了。我早就该死了,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我都烧成了这样,我的身体都快要烧成炭了----你用刀割肉又有什么好怕的?”

    “割得好啊----割得好啊----我早就想割开看看----看看里面的肉是红的还是像外面一样的黑----割得好啊,割开了让我看到我的肉也是红的,血也是红的----和你们没什么两样-----”

    汪梨全身伤痕累累,神智进入癫狂状态。

    她大笑出声,好像那割的不是她的肉流的也不是她的血痛得更不是她的身体。

    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视死如归的精神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受到了深深地震动。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这个一推就倒的女人,就个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女人----她竟然让这些杀人如麻的家伙有种脊背生寒的感觉。

    “6朝歌。不要答应他们----就算我死了,也不要答应他们。他们是一群疯狗,是恶魔----他们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就会把我们全部害死。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防着他们呢。”

    “你现在拥有的,是你的父母给你留下来的,是他们用命给你换回来的-----只要你有了那些东西,你就能活着,他们就不舍得动你----无论是江龙潭还是柳英年,他们都不敢动你。”

    6朝歌眼眶泛红,指着小姨汪梨说道:“她愿意耗着。”

    “疯子。”柳树破口大骂。“你们一家全都是疯子。”

    6朝歌面无表情,无视柳树的辱骂,只是专注地等待一个结果。

    结果不来,她愿等待。

    柳树伸出手掌,说道:“6朝歌,这是我最大的权限,也是我能够给你的最高价格----如果你再不答应的话,那么,我们的谈判就此结束吧。”

    “翻倍。”6朝歌语气干脆地说道。“这个数字才能够让小姨用药续命,这个数字才能够让我们在外面衣食无忧。”

    柳树暴跳如雷,骂道:“6朝歌,你这个臭婊子,你别得寸进尺----难道你以为我不敢杀掉你吗?”

    “那些东西也许在我手里挥不了太多的价值,但是到了你们手里-----你比谁都清楚他能够给你们带来的利润。我死了,你什么都没有了。”6朝歌说道:“你刚才说过,你不是一个大方的男人。既然不大方,那么肯定不会和那巨大的无可限量的金钱生矛盾冲突。我不相信你有胆量去找江家父子讨要魔方。至于其它的手段----你的智商也能配和他们玩手段吗?”

    柳树嘿嘿地笑,表情狰狞,却能够出讥笑的声音。

    “6朝歌,我真是选对了对手啊。早知道今日养虎为患,当年就应该早早把你除掉了。那样的话,现在哪用多废口舌?”

    “真为你感到遗憾。”6朝歌冷声说道。

    柳树盯着6朝歌好一阵子,说道:“这个数字我做不了主。”

    “那就给柳英年打电话。”

    柳树脸上的肌肉抽了抽,从口袋里握出手机走到了窗户边沿。

    很快的,他就再次走了回来。显然,那边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他看着6朝歌,说道:“恭喜你----成交。”

    柳树拍了拍手,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将厚厚一叠文件送了过来。

    柳树指着文件,对6朝歌说道:“在上面签字,钱会打到你的指定帐户。”

    6朝歌指着方炎,说道:“把钱打到他的帐户。”

    “------”方炎大惊。心想,虽然这个女人欺骗了自己,但是做事大气,还讲义气-----

    瑕不掩瑜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