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我怕我打不过他们!

    第182章、我怕我打不过他们!

    “那是他的枪。”长男人说道。

    “因为那是他的枪,他知道枪匣里有几颗子弹,所以他不愿意猜?”方炎问道。

    说话的时候,又一巴掌抽在了光头男人的脸上,喝道:“你知道答案,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你觉得我的问题太简单了是吧?”

    光头拳头紧握,骨头咯咯作响。

    啪!

    方炎又一巴掌抽在光头男人的脸上,骂道:“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不服气。我要是问你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你以为你能够解的出来?”

    光头男人被打懵了,想要寻机反抗的气势也被这几巴掌给打散了。

    长男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他的右臂臂骨已经被方炎手刀切断,战斗力大降,枪也落到了敌人的手里。倘若出手反击的话,他会不会直接打爆光头的脑袋?

    啪!

    方炎又一巴掌抽在光头男人的脸上,说道:“回答我的问题----枪匣里有几颗子弹?”

    “六颗。”光头男人说道。他知道回答这个问题会让人觉得很羞耻,甚至他的同伴也会讥讽他没有骨气----可是,现在是讲骨气的时候吗?这家伙根本就是一条不按常理出牌的疯狗。他如果再不回答的话,他一点也不怀疑这家伙会把他活活打死。

    是的,他要的是服从。对他们的绝对掌控。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从他们的嘴里掏取更多对他们有用的信息。

    光头学过刑审心理学,知道方炎正在做什么事情。

    这是一个极度难缠的对手。

    方炎出手要抽长男人,长男人赶紧说道:“是六颗----枪里有六颗子弹。他猜对了。”

    长男人过于机灵,让方炎举在半空的巴掌不知道是应该收回去还是继续抽下去。

    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匪徒给搞的左右为难,方炎有些恼羞成怒,狠狠一巴掌抽在了长男人的脸上,骂道:”我问过你他猜的对不对这个问题吗?”

    长男人快哭了,说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我什么都不问,我就是想抽你。”方炎理直气壮地说道。

    “-------”

    光头男人和长男人面面相觑,心想自己怎么遇到了这样一个变态的家伙?

    因为对自己这条小命的过于重视,所以方炎对那些企图攻击伤害他的行为绝不姑息。

    如果别人抽他一耳光,他一定会回报别人十耳光。

    如果别人踢他一脚,他一定想办法踩断别人踢他的那只脚。

    如果有人想要他死,那么,很抱歉,他也不会让对方好活。

    如果那个人是叶温柔,前面三条都可以忽略不计。

    这两个人一路跟踪,手持枪械,危险性极大。方炎自然不会对他们客气。

    “我不会杀你们。”方炎说道:“我比谁都清楚,杀人是犯罪行为。”

    光头男人和长男人同时松了口气。只要能够保住小命就好。就怕这个二百五不管不顾,直接就把他们给活活打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但是-----”方炎把手里的枪塞到了长男人那只断了手骨的手掌里,然后把他的手臂抬起来,枪口瞄准光头男人的脑袋:“你们会自己杀掉自己。”

    “-------”两人面若死灰。还可以这么玩吗?他们怎么就没想出来啊。

    “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谁派你们过来杀我的?”方炎冷面含霜,声音无比凶狠地问道。

    “我们不是来杀人,是来送信的。”手臂断骨处疼痛难忍,额头上面布满了汗珠。天气寒冷,长男人身上的衣服却已经被汗水浸湿。

    “送什么信?”方炎问道。

    “送信给6小姐-----有人要见她。”长男人说道。

    方炎眼神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长男人,说道:“原本你们是想绑架她吧?”

    两人沉默。

    他们收到的命令确实是送信。但是,送信有很多种方式。

    他们可以礼节性的把‘信’送到6朝歌的手上,他们也可以把‘信’送到6朝歌手上的同时把6朝歌和信再一起带回去。

    如果是后者的话,想必谈判起来会更加的轻松。

    这也是他们紧跟不放,肆无忌惮地准备把6朝歌带走的原因。当然,他们也得到消息,说6朝歌身边的那个男跟班身手不错-----可是,那又怎么样?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一枪在手,天下我有。他的身手再厉害,也不就是一颗子弹就能够解决掉的事情?

    理想太丰满,现实太不要脸!

    “看来被我猜中了。”方炎说道。“信呢?”

    光头男人伸手入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卷起来的纸团。

    “打开。”方炎说道。那纸团脏兮兮的,上面还有红褐色的液体。方炎自己可不会伸手去摸。

    纸团打开,入眼的竟然是一块烧焦了的皮肉。

    “这是-----”方炎顿了顿,眼神变得无比尖锐犀利起来。“人皮?”

    因为上面带有血迹,所以,这很有可能是从活人身上割下来的一块皮肉。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6朝歌从隐蔽处走了出来,她一直躲避在不远处的废弃货柜里面。车子刚刚停稳,方炎就把她赶了出去,让她立即找好掩护地点。然后他自己也神奇地消失在你的视野范围之内。

    6朝歌看到白纸包裹的那块皮肉,脸色大变,急声问道:“她在哪里?”

    匪徒拿这块皮肉来‘邀请’6朝歌,证明那个人和6朝歌关系密切。

    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方炎满心疑惑。

    “跟我们走一趟,有人要见你。”光头男人说道。

    方炎一巴掌抽在光头男人的脸上,骂道:“你说走我们就走啊?”

    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觉悟。方炎不喜欢光头男人和6朝歌说话的语气和方式。

    太冲!

    “我跟你走。”6朝歌直截了当地说道。

    光头男人看了方炎一眼,不敢轻易开腔。

    啪!

    方炎又一巴掌抽在光头男人的脸上,骂道:“我朋友说话你没听见?她说要跟你们走一趟。你一声不吭是什么意思?”

    “------”

    6朝歌看向方炎,说道:“你回去吧。这件事情和你没有有关系。”

    方炎摇头,说道:“这个时候,我能走吗?这些人凶狠狡诈,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如果我不跟着,我怕-----你的谈判没有任何胜算。不要担心,无论生任何事情,我都会跟你站在一起。”

    方炎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他们当真想要和6朝歌好好谈判,一通电话一条信息就能够通知到了。

    他们又是送皮肉又是玩绑架,怎么看都不是要好好谈判的架势。现在,已经有对6朝歌很重要的人被他们劫持成为人质。如果他们再拿下了6朝歌,这谈判还用谈吗?直接就可以由对方判决结果了。

    6朝歌表情犹豫,终于点头,说道:“谢谢。”

    方炎笑笑,没有说话。

    6朝歌开车,方炎坐在后排陪伴和监督着光头和长这两个企图绑架结果反而被方炎劫持的倒霉匪徒。

    让方炎诧异的是,不需要匪徒的指引,6朝歌就轻车熟路的把她的宝马车开到了一幢看起来陈旧古老的小区里面。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来,6朝歌推开车门跑去敲门。

    没有人应答,别墅院子里安静的有些诡异。

    6朝歌再次敲门,客厅大门这才打开,那个哑巴保姆表情惊恐,小跑着过来开门。

    她看到6朝歌,拼命地对着她打着手势,示意她不要进去里面有危险。

    6朝歌点了点头,仍然固执地从她的身边穿了过去。

    方炎像是赶鸭子一样把光头男人和长男人这两个匪徒从车子里赶出来,带着他们俩朝着别墅小院走去。

    “你们的人都在上面?”方炎问道。

    “是的。”光头男人回答着说道,眼里有一闪而逝的凶狠。

    他们的人都在上面,方炎很快就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你们有多少人?”

    光头男人不答。

    “有十个?还是十人以上?”

    方炎看向长男人,问道。

    “没有。”

    “都有枪?”

    “-----没有。”长男人回答着说道。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撒谎不是好习惯。”

    他一脚踢在光头男人的小腿膝盖处,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光头男人的小腿就被方炎踢断。

    光头男人惨叫一声,身体站立不稳,狼狈倒地。

    长男人转身想逃,方炎已经扣住了他的脖颈。

    咔啪!

    不待他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伸手将他的另外一只手臂骨头也给折断。

    长男人倒在地上惨嚎,方炎走过去踩在他的脚腕上面。

    脚尖轻轻一点,他的脚骨头就被方炎给踩断了。无论是光头男人还是长男人,两人都彻底的失去了战斗能力。

    听到身后的声响,6朝歌和哑巴保姆同时转身看过来。

    方炎笑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先减轻一些负担。里面人多----我怕我打不过他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