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方火火的道歉信!

    第178章、方火火的道歉信!

    孺子可教也!

    方炎见过张琛和方英雄方好汉的几次切磋对练,却从不对他的功夫做出任何评价。

    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后,这才主动提出给他喂招。

    方炎虽然没想过要收张琛为徒,也绝对不希望自己想要诚心帮助的人是一个只有一身蛮力的莽夫。如果他当真只是一个莽夫的话,方炎也不会对他的招式和施力方式做出任何改变。

    让他莽一阵子,不如让他莽一辈子,说不定他还当真能够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华夏七痴,哪一个人不是因为痴到极致而成为所处领域的佼佼者?

    张琛能够窥探到自己此番喂招的真实含义,却也算是勉强及格。

    “猜的不错。”方炎点头说道,他指着张琛的手臂和胸肌,说道:”你全身都是力,却无一处着力。就像是写毛笔字,用墨均匀,粗浅得当,疏密有致,这样才能够成为一代宗师一派大家----你看到哪一位书法家写的字笔划都是同样的粗细?”

    张琛摇头。

    “太极讲究以柔克刚,但是如果刚到极致,其实也是太极。阴阳两极,你占尽了阳极。”方炎说道。“你不是一个柔韧的人,这和你本身的性格也有关系。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打磨力气。”

    “还练力气?”张琛不解。

    方炎脚尖一挑,一块青砖便到了他的手心。

    他一掌拍去,青砖立即化成粉沫。

    “哇-----”蒋钦和袁琳再次出惊呼的声音。“方老师太帅了实在是太帅了。”

    方英雄在旁边陪着笑脸,说道:“我也会。”

    “方老师真是好厉害哦,看起来就给人安全感-----”

    “-------”方英雄摸了摸脸,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生活的残酷性。这个世界是属于帅哥的。

    方炎拍了拍手,砖灰洒落而去。

    方炎脚尖一挑,又有一块青砖到了手心。

    他蓄力出手,手掌轻飘飘的印了上去。

    青砖还是之前的那块青砖,看起来和刚才没有任何两样。

    “伸手。”方炎说道。

    张琛伸手,方炎把青砖放到张琛的手心里。

    张琛手心握紧,那块青砖便化成粉沫从他的手指缝隙间溜走。

    “明白了吗?”方炎问道。

    “明白了。”张琛点头。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天下功夫破力不破。无论是快还是力,都可以成就你不败的地位。当然,你现在已经处在力道上升的瓶颈,所以----你好好想想我刚才三击将你打倒击退的方式。想明白了,你的瓶颈就自然迎刃而解。”

    张琛是花城三届散打王,伸手劈个砖脑袋磕个核桃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他做不到举重若轻,更做不到举轻若重。

    散打终究只是散打,和方炎这种懂得内功心法的大门大派的传人相比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张琛的度会越来越慢,力度会越来越轻,角度也会出现偏差。但是,方炎他们不会,他们的年纪越大,度越快,力度越猛,甚至打人的角度也会越来越精准。

    这就是内功的作用力。

    什么叫做内功?

    那是一口井。你年轻的时候不停地往里面填充东西,量变产生质变,等到井满了,也就会向外面喷涌出来你所需要的----源源不断。

    “谢谢师父。”张琛抓着一把砖灰,表情严肃地说道。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不是说过了吗?大家兄弟相称,就不要叫我师父了。”

    方炎转身看向蒋钦和袁琳,说道:“走,我送你们俩去公车站坐车。你们也得回去了。”

    两个小丫头一脸的不开心,却也知道不可能在这边留宿,背着书包跟方炎朝学校外面走去。

    等到方炎走远,秃子走到地上摸起一块青砖,大喝一声:“破。”

    青砖完好无损,别说破了,连个裂缝都没有。

    秃子不服,双手握砖大喝一声:“断。”

    青砖还是那块青砖,当然不会因为他喊的大声就断成两截。

    秃子大惊,看着方英雄方好汉问道:“这砖是真的?”

    方英雄冷笑,说道:“你还以为是道具砖呢?”

    秃子嘿嘿地笑,说道:“我还以为方老师故意拿这个哄小姑娘玩呢------我年轻的时候也干过。”

    看到方英雄方好汉杀人般的眼神,秃子赶紧说道:“我也要出去值班了。忙着呢。”

    胡乱摆了摆手,逃离了这个让人恐惧的小院。

    方炎走在前面,蒋钦和袁琳不情不愿地跟在身后。

    “方老师,我还能来看你吗?”蒋钦问道。

    “能啊。”方炎说道。

    “那我明天还来?”

    “明天不行。”方炎说道。“你们期中考试之前都不许来。”

    “方老师----”蒋钦急道。“那我明天带语文课本来。”

    “对对。我们明天还来,带语文课本来。”袁琳说道。“我们给补课费的,不白耽搁你的时间。”

    方炎停步转身看着身后的蒋钦和袁琳,无比认真地说道:“我答应过你们,在朱雀等你-----所以,你们也答应我,在进入朱雀之前,好好学习,可以吗?”

    蒋钦还想狡辩地说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好好学习考上更好的成绩,但是,她在接触到方炎的眼神时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所有的心事,他全部都明白。

    “我答应。”蒋钦说道。

    “亲亲---”袁琳急切地拉着蒋钦的手,示意她不要犯傻。

    “我答应你。”蒋钦说道。“我答应你会好好学习,我答应你每次考试都会考出好成绩,我答应你进入朱雀高中,我答应你进入九班----我答应你不会轻易的喜欢你。”

    “好。”方炎笑着说道。得到了蒋钦肯定的回答,让方炎如释重负。

    蒋钦眼神灼灼地盯着方炎,说道:“可是,在我考进朱雀之前,在我进入九班之前,在我长大成为成年人之前,你能不能等等我,给我一个喜欢你的机会?”

    方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你答应我?”蒋钦急切地问道。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天晚了,回去吧。”

    不待蒋钦和袁琳做出任何回应,他已经转身离开。

    蒋钦抹了把眼泪,看着袁琳问道:“我是不是太没出息?”

    ------

    ------

    方炎和章瑜打赌的事情传地众人皆知,就连学校的一些领导高层也知道两人的赌注内容。

    在无数人的期待当中,朱雀中学的期中考试终于来临。

    一班和九班的学生都憋足了劲儿,一心想着要在这次的考试当中将对手击败。

    一班想向全校的老师学生证明,一班就是一班,王者班级不容忽视。九班的学生也想证明,他们的学习能力不比别人差他们的智商不比别人低,九班也可以做第一。

    期中考试是学校的大考,全校学生的成绩要排名次甚至还要将成绩单寄到每一个学生的家长手里。这是半个学期的考验,也是一次重要的总结。

    为了这次考试,全校师生全都动员起来。学生打乱分班,监考老师也进行了精心安排。譬如一年纪的数学老师监考三年级的语文考试,三年级的英语老师则监考一年级的数学考试。绝对不可能出现本班老师监考本班学生的情况。

    方炎站在教室讲台上面,看着台下的学生做着最后的总动员,说道:“我已经写好了一封道歉信----“

    哗-----

    全场哗然!

    “方老师,你就这么不信任我们吗?”

    “方老师,我们一定可以赢过一班的。”

    “老师,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可是信心十足-----”

    -------

    学生们的反应很激烈,好像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似的。

    方炎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道:“我先来给大家念一段,大家听听我写的怎么样。”

    方炎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畏惧星空,因为它深邃无穷,让人察觉到自己的渺小。我珍惜道德,因为它让人认识到自己的缺点,重新树立起自己的信仰。我敬重我的对手,因为他用强大的实力击败了我抽醒了我,让我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和屈辱的泪水。”

    “我无数次的幻想,我是胜利者的那一方。甚至在梦里,我都还在这么盼望。我怎么会输呢?我是如此的强大。我怎么会输呢?我的征途是星河和远方。”

    “不错,我是很强大。可我的对手更强大。我的征途是星河是远方,可对手的征途是我看不到的地方。我的对手英俊、智慧、温柔善良,他尊重学校领导、团结同事老师,对每一个学生都关怀备至,真正的做到把每一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

    学生们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创优产握紧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份道歉信给撕个粉碎。

    方老师,他怎么能写出这样的道歉信?

    方炎扫了台下的学生们一眼,说道:“哦,忘记告诉你们,这份道歉信是我给章瑜老师写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