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请你配合一下!

    第172章、请你配合一下!

    有人崇尚光明,有人喜欢黑夜。

    这是一个废弃的农机厂房,因为长期无人使用,有一股潮湿的霉菌味道。

    厂房里没有开灯,只有一台老旧电视机在闪烁着并不清晰的光影。这是一场华夏国内部球队之间的足球赛事,没有激情的奔跑,没有剧烈的冲撞,没有让人眼花潦乱的带球过人,他们总像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一样的无精打采-----再加上那电视屏幕上因为质量问题时不时出现的横条和黑影,一般人早就弃台。

    可是,那双眼睛却看得津津有味,表情看起来异常的认真。

    他的手里抓着一瓶罐装啤酒,时不时地抿上一口,再捻上两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咀嚼,实在是一种天大的享受。

    正在这时,他嘴上的咀嚼动作突然间停止。

    “谁?”男人含着一嘴花生米出声喝道。因为嘴里有太多异物,所以说话的声音就有些含糊不清。

    屋里屋外一片静谧,只有外面风吹草丛的声音。

    男人把手里的啤酒罐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块窗户丢了过去,却没有听到铁罐落地的声音。

    嚯!

    他抡起地上的椅子朝着窗户砸了过去,人也快速的隐藏在屋子的黑暗角落里。

    哐铛----

    椅子砸在窗户上面,落满灰尘的玻璃破碎开来。

    “这么好的酒,怎么就丢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嘎吱----

    厂房厚重的大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黑影慢慢走了进来,同时涌进来的还有外面的清风明月。

    厂房里终于清晰了一些,可墙角的位置仍然漆黑一片。

    “老怪,出来吧。”方炎笑着说道。他把手里刚刚接下的啤酒罐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已经被包围了,出来咱们好好谈谈。”

    老怪没有作声,仍然屏住呼吸躲在废铁堆的后面。

    “你是不信你被包围了还是不想和我好好谈谈?”方炎出声说道。“英雄好汉,给他提个醒。”

    “英雄来也。”左边的窗户边出现一个浑圆的脑袋。

    “好汉在此。”右边的窗户边一个憨厚的男人声音响起。

    这个厂房总共有四个窗户,其中两个窗户被一堆废旧钢铁给堵死了,剩下两个窗户被英雄好汉给堵死了,再加上正面进攻的方炎,老怪确实被‘包围’了。

    “现在可以出来谈谈了吧?”方炎站在远地不动,眼神却朝着老怪躲藏的位置瞄了过来,就像是要把他从那幽深的阴影处揪出来。

    “你想谈什么?”老怪嘶哑的声音从黑暗处传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现在状况不妙,他不会束手就擒,却也愿意和方炎‘通过和平沟通来解决问题’。

    “谈你为什么要杀我。”方炎笑着说道。“我是一个对新奇事物很容易感兴趣的男人,特别是事关我自己这条小命的事情,我更是想要查个水落石出明明白白。我很清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你为什么要在牺霞山上面对我下手?”

    老怪再次沉默起来。

    “通过我的学生把我引诱出去,然后在虎跳峡下手----你们处心机虑提前布局,总不是一时的兴趣。要不你说说,是谁指使你或者收买你的?”

    “上次没说,这次也不会说。”老怪说道。

    “杀手的荣誉?”方炎笑。“杀手有什么狗屁的荣誉?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别以为出了一部《这个杀手不太冷》就觉得全天下的杀手都是至情至义好男人。你们杀人妻儿灭人满门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仁慈过。”

    “杀手的准则。”老怪手说道。“这比荣誉重要。”

    荣誉会让一个人受到尊重,但是准则---却让你不得不遵守。

    如果违背杀手准则,恶意出卖雇主的个人信息,那么你将会受到杀手公会以及同行的追杀。

    前者有可能活着,但是后者却会死得很惨。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不知道雇主的信息。

    “看来我们谈不拢了?”

    “不是生,就是死。这是杀手的宿命。”老怪声音坚决地说道:“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大不了一死。”

    “那么----你也不在乎她的生死了吗?”方炎笑着问道。

    说话的时候,方英雄推着一个全身都被绑牢的女人进来。那个女人正是老怪的情人小妖。

    “你该死。”老怪声音暴戾地吼道。

    哐----

    随着这声吼叫,还有什么物体撞击废铁的声音。

    然后,一身黑色休闲装的老怪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他的一只手已经被切掉了,只剩下一截肉臂耸拉在那里。

    他们就是杀手界赫赫有名的老怪小妖组合,也有人称他们为‘老妖’。

    牺霞山上,他们以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为诱饵,在虎跳峡对方炎痛下杀手。方炎实力强悍,反而将老怪给擒拿。

    在他逼迫老怪说出幕后主使者是谁的时候,小妖突然间出手,直接斩断了老怪的一只手掌,两人跳崖逃生。

    后来,方炎和陆朝歌在天空一号吃饭,一辆汽车突然间从背后冲刺而来。方炎拼命推开陆朝歌侥幸救他一命,可跟在身边为他们打伞的保安刘金柱却被撞身亡。

    方炎悲痛之极,努力寻找真相。在他去警察查看现场视频时,细心地发现到开车的司机只用了一只手----在那种关键时候还用一只手掌控方向盘,那一定有着不得不如此做的理由。

    方炎认识的残疾人有三两个,断手的也只有老怪这么一人。老怪之前在牺霞山上就已经对他下手,这个时候方炎自然有理由将假想敌放在他的身上。

    方英雄和方好汉两人暂时都还没有找到工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方炎就让他们俩出去寻找老怪小妖的下落。

    老怪手掌切断,需要大量的治疗药物。方英雄和方好汉就将视线放在全城的医馆诊所。没想到几天时间过去了,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些线索。

    两人严密监控两天,终于再次等来了前来采购药物的小妖。他们及时通知方炎,三人一路跟踪,终于在隐蔽地点将滑不溜手的小妖给制服。

    “我该死?”方炎冷笑出声。“是你该死。你刚才不是说过吗?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你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怎么?现在心理失衡了?看来你还准备的不够充分吧?”

    “绑架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冲着我来。”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方炎笑着说道。他指了指押解着小妖的英雄好汉,说道:“他们才是。”

    “你想干什么?”

    “我要一个答案。”方炎说道。“告诉我答案。我放她走。这是我和你的交易。”

    沉默。

    咔嚓!

    方英雄拖着小妖的手猛地用力拉扯,小妖被绳子绑在背后的一只手臂就被折断了。

    “嗯-----”小妖的嘴巴被破布堵住,没办法喊叫出声。但是那因疼痛难忍而闷哼出来的声音仍然像是细针一样扎进老怪的心脏深处。

    “放了她。”

    “给我想要的答案。”方炎再次说道。“你应该清楚,我喜欢玩快问快答的游戏----上一次付出代价的人是你,这一次,很幸运,还是你。我相信,为了一个女人而判门弃师,这一定是真爱吧?”

    “我确实不知道是谁要杀你。”老怪尖声叫道。“我们接单都是通过经纪人联系,经纪人给我们目标资料,我们就去寻找目标人物的下落,寻机动手----我不知道雇主是谁。”

    “这个答案我不满意。”方炎说道。

    咔嚓----

    方英雄再次动手,小妖的手臂又断了一只。

    小妖再次痛哼出声,额头冷汗淋淋,表情也变得狰狞扭曲起来。

    老怪的眼神愤怒凶残,他恶狠狠地盯着方炎,就像是受伤的土狼盯着自己的猎物,说道:“放过她,我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我说过,告诉我想要的那个答案----”方炎说道。“我拿到答案,就立即放过她。谁愿意和一个女人过不去呢?”

    “我不知道答案。”老怪说道。“除了答案之外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答应----”

    “这不是违背了你的杀手准则了吗?”方炎笑着说道。

    “我不在乎。”老怪红着眼睛说道。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价值也只是你能不能给我想要的答案----如果你不能给我答案的话,你在我心中就失去了唯一的使用价值。我不会和一个连续杀我两次的混蛋合作。”

    方炎的右脚脚尖前伸,身体微躬,双手手臂做出一个揽月迎风的姿势,说道:“为了刘金柱,为了陆朝歌,也为了小宝----你不知道小宝是谁吧?他是刘金柱的儿子。刘金柱是被你开车撞死的无辜保安----我答应过刘金柱,我会替他报仇。也请你配合一下,不要让我失信于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