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演过了!

    第156章、演过了!

    “你不应该来。”江逐流坐在后座,声音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江龙潭闭目养神,说话的声音不太清晰,仿佛正处于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

    “6朝歌在怀疑我们,他一直认为我们江家才是导致他父母死亡的凶手----她刚刚遭遇袭击,你就立即跑了过来。她心里会怎么想?别人心里会怎么想?”江逐流提出自己的质疑。

    “哦,那你说说,她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想?”

    “6朝歌以为你急着跑过去是为了撇清自己与这件事情的关系,此地无银三百两。其它人-----大概也和6朝歌的想法差不多吧。”江逐流分析着说道。

    “6朝歌是我最喜欢的女儿,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如果我不赶过来,她会怎么想?其它人会怎么想?”江龙潭反问着说道。

    这次的突事件确实将江龙潭推向两难境地。正如江逐流质疑的那般,6朝歌刚刚出事,他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好像是急着为了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干的一般。

    可是,如果他不过来的话,6朝歌和其它人心里又会有其它的想法。平时最疼爱的女儿遭遇这样的车祸事情,那么多人打来电话通知情况,结果江龙潭却不闻不问----他在逃避什么?

    江逐流想了想,懊恼地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江家父子横竖都做不了好人?无论我们有没有做这件事情,我们都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嫌疑?”

    “是的。”江龙潭说道。

    “欺人太甚。”

    “谁欺负你?”

    “------”

    “好厨师和普通厨师的区别就是他们做菜的时候能够掌握好度。火候的度,调料的度。大火太烂,小火则生。太淡无味,太咸则难以下咽。”江龙潭说道。

    江逐流侧身看向父亲的眼睛,问道:“你想说什么?”

    “演过了。”

    “-------”江逐流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

    -------

    -------

    6朝歌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淋湿透了,全身疼痛,连正常走路都已经非常艰难。

    在中年警官的安排下,两人又分开单独做了一次笔录,然后他们就被放行回去休息。

    方炎要送6朝歌去医院,6朝歌拒绝。她只想回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好好睡上一觉。

    她觉得身心疲惫,有种倒头大睡三天三夜的强烈**。

    于是,方炎开着6朝歌的宝马车把她接到了学校,原本属于6朝歌的学校小院。

    学校把这套小院分给6朝歌,6朝歌却从来都没有在里面居住过。又不想白白空着浪费地方,于是便在院子里种植了大量的花花草草。

    有时候心情实在烦闷的时候,就会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剪一盆花,或者修几块草,给身心一个放松和休憩的空间地点。

    后来,方炎出现了。

    因为他的创新异举得罪了李明强等人,导致连学校的一套单间都没有分着。6朝歌为了收买人心,便主动提出把这套房子暂借给他使用。

    方炎搬进来之后,6朝歌为了避嫌就不会再轻易跑到这里来了。

    很快的,方英雄和方好汉也住进来了。

    方炎把车子停在停车场,然后快步走过去拉开后车厢车门。

    6朝歌坐在座位上动弹不得,几次想要伸脚下车都扭动脚腕和腰骨疼得她直吸冷气。

    “我抱你。”方炎说道。

    “不用。”6朝歌拒绝。虽然现在是深夜时分,但是,还是会有老师学生在这一块区域活动。

    要是方炎正抱着她回去的时候碰到熟悉的老师或者学生,那他们俩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还有别的选择吗?”方炎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小腿下方,另外一只手托着她的腰部,双手稍一用力,就把6朝歌丰谀的身体给托了起来。

    “你-----”

    “我是为你好。”

    方炎用脚关上车门,然后按下钥匙上的锁车键,快步朝着他们居住的小院走去。

    说什么就有什么,怕什么就来什么。

    方炎和6朝歌就怕遇到什么熟人,没想到才刚刚出了停车场,就和同样从停车场走出来的李明强给碰了个正着。

    6朝歌把脸埋在方炎的胸口,假装别人没办法辨认出她的身份。

    方炎却避无可避,只能尴尬地对着李明强笑笑。

    李明强愣了一下,快步朝着方炎走了过来,问道:“方老师,刚从外面回来?-----6校长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6朝歌这次是真的想死了。

    方炎也觉得这老家伙太不会说话了,这种时候你就不会假装没有认出来这个女人是谁?用得着这么当众揭穿吗?

    “6校长的腿摔伤了。没办法走路----”方炎解释着说道。

    “受伤了?严重不严重?要不要送去医院?”李明强满脸忧虑地问道,就像是自己重要的亲人受伤了一般。

    方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立即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方炎能够和郑天成谈判成功,得益于李明强的儿子李阳提供给他的那份视频。李阳当时录下那份视频原本只是想讨好郑国栋,没想到被突然间误闯过去的朱坚给打断。

    当时现场过于混乱,李阳都忘记了视频的事情。后来事情爆,朱坚受冤远走,李阳更加不敢把那份视频拿出来了。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也并没有把那份视频销毁。

    后来,牺霞山顶,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遇难,方炎背着藤索下去把他们挨个给救了上来。从那时起,李阳和陈涛对方炎态度改观,却也因此和郑国栋有了隔阂。

    三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在方炎找上李阳和陈涛后,很是用心地做了一番思想教育工作,李阳终于把那份视频送给了方炎。

    他当时拿给方炎的是一个5oog的硬盘,方炎接手后吓了一大跳,以为郑国栋丧尽天良,竟然有这么多做恶证据掌握在李阳的手里。后来打开后才现,也不过是一个几分钟的视频。

    出于同样的心理,他就带着那个5oog硬盘走进了郑天成的办公室。郑天成接手这个硬盘的时候,恐怕心脏也砰砰砰地跳得厉害吧?

    虽然方炎没有承认,但是,郑天成和郑国栋都不难猜出这段视频的出处。李明强失去了郑天成的信任,他现在这个教导主任的位置就笈笈可危了。

    原本已经被逐出学校的朱坚又高调回归,还成了他的副手,这样的安排更是让他提心吊胆。

    所以,重新找一根保命大腿去拥抱就是非常急迫的事情了。可是,在整个朱雀中学,他还有更多的选择吗?

    现在,他对待方炎和6朝歌有这样的态度一点也不让人奇怪了。

    “不严重。擦点药就好了。”方炎说道。

    6朝歌一直没有说话。既然从一开始没有讲话,那就索姓一直保持沉默好了。这个时候开口,反而更容易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

    “对对。赶紧擦药。”李明强说道。“我家里有别人送来的金蛹养肌粉,据说是当年医王秦洛亲手调制的,用的是野生的金蛹----我回去拿,你帮6校长擦擦。6校长这样的人品样貌,要是在腿上留个疤痕什么的,那得多可惜啊。这是大事,可不能耽搁了。”

    人家一番好意,方炎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如果李明强能够从此以后就站在6朝歌这边,也是给6朝歌在朱雀增加了一大臂力。

    再说,方炎确实欠了李阳一个人情。

    “那就谢谢李主任了。”方炎笑着说道。

    “大家都是同事,客气什么?”李明强摆手说道。“你赶紧送6校长回去休息,我回去拿药。一会儿我把药给你送过去----”

    李明强说完,小跑着朝前面跑去。

    方炎轻轻摇头,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

    方英雄和方好汉已经吃过晚饭,正在院子里做例行的站桩训练。看到方炎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两人全都大吃一惊。

    一段时间不见,小师叔的行事作风就这么open了?

    方英雄赶紧迎了上去,说道:“小师叔,用我帮忙吗?”

    “用。”方炎说道。

    得到方炎肯定的回答,方英雄赶紧跑过来要帮助方炎抬着6朝歌。

    方炎抱着6朝歌的身体转身,避开了方英雄的好意,说道:“去帮我把门关上。”

    “啊?”方英雄愣了一下,只是帮这个吗?

    他愣了一下,赶紧跑过去把院门给关上了。

    方炎抱着6朝歌来到客厅,看着她身上[***]的衣服,说道:“你先洗个澡换身衣服。等到李主任过来,我再帮你擦药。既然他有医王的金蛹养肌粉,我们也不要拒绝别人的一番好意嘛。”

    说完这句话后,他就现真正的问题出现了。

    6朝歌没办法洗澡,也没有可以换洗的衣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