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心乱如麻!

    第155章、心乱如麻!

    江龙潭眯着眼睛看了方炎一会儿,说道:“你是一个很有趣的年轻人。”

    “你夸我我也不会改变主意。”方炎冷笑着说道。我是那种说两句好话就可以收买的男人吗?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朝歌是我的女儿,她刚刚经历了一场袭击,我带她回去休息,由家人给她抚慰和照顾,这有什么不对吗?”江龙潭提出自己的合理质疑。

    他是陆朝歌的合法监护人,虽然陆朝歌现在已经成年,但是,在国家档案系统是有备案的。他以养父的身份要带陆朝歌回去,所有人都会支持他的决定。

    “她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朋友,是我二分之一的脊骨,是我生命中的空气和阳光。刚才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一辆越野车冲了过来,差点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你能体会我此时的感受吗?你能理解我失而复得的心情吗?我一分钟一秒钟都不想和她分开。我要看着她,确定她是好好的----不然我晚上会做噩梦。”

    陆朝歌眼神怪异地看了方炎一眼,心想,这样的话也只有他能够说的出来。

    江龙潭迟疑,说道:“确实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

    “感谢你的体谅。”

    “不过,我还是要带走朝歌。”江龙潭说道。“这种时候,她最需要的是父母陪伴,而不是一个想趁虚而入占人便宜的混蛋-----朝歌,我们回去?”

    陆朝歌摇头,声音干涩地说道:“我----回学校。”

    这是她第一次否定江龙潭的安排,以前她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江龙潭表情愕然,没想到陆朝歌竟然那么坚定的站在了方炎那边。

    “那里安静些。”陆朝歌解释着说道。

    “我明白了。”江龙潭艰难地点头。“要照顾好自己。”

    “爸,你怎么能让他带走朝歌?”江逐流大声喊叫:“这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他正在-----”

    “闭嘴。”江龙潭厉声喝道:“给我回去。”

    “-------”

    江龙潭再次将视线转移到陆朝歌身上,说道:“我们谈谈?虽然我知道时机不对,环境也不对----但是有些话,我不想让它过夜。”

    “好。”陆朝歌说道。

    无关人等都退了出去,包厢清场。

    方炎把外套脱下罩在陆朝歌的肩上,也跟着走了出去。江龙潭只想和陆朝歌一个人聊天。

    “渴吗?”江龙潭问道。他走到包厢角落的冰柜旁边,从里面取了一瓶冰冻矿泉水放在手心握着,说道:“水太冷,等一会儿再喝。”

    陆朝歌不说话,只是双手抓紧方炎的外套,以此来获取一点点的温暖。

    江龙潭又找到了空调遥控器,打开包厢里面的空调。

    暧气开放,屋子里也很快就温暖起来。

    江龙潭这才重新坐回到陆朝歌的对面,看着陆朝歌的眼睛,无比坦诚的说道:“我知道,你怪我,也恨我----”

    陆朝歌眼里的惊诧一闪而逝,刹那又恢复了平静。

    这个开场过于直接,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你一直怀疑我,怀疑你父母的死亡其实和我有着密切的关系。你不用否认,从你看我们那陌生又警惕的眼神里面我就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很久以前,我就想着找一个机会,咱们父女俩坐在一起好好地聊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你,这样来消除你对我的误会。”

    “可是,平时我的工作太忙,你的工作也忙。我们能够聚集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太少,想要单独找个时间聊天----竟然一直拖到了现在才能够实现。”江龙潭摇头苦笑,说道:“我这个做父亲的实在太失职了。也愧对你爸妈的重托。”

    “其实,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有些事情也不一定还能够解释的清楚。你父母的事,直到现在还让我悲痛之极。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很有才华的合作伙伴-----朝歌,你不懂商业运营,你没办法了解他们的离开对我和龙图集团有着多么巨大的损失。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办法恢复元气。”

    “是的,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办法恢复元气。我们原本可以做的更好,我们应该是全华夏第一-----可是,原本我们领先世界的生物技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人超越,你能够理解我当时的感受吗?那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心血,也是你父母的心血啊----我们无数次的喝酒长谈,我们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说我们要做就做到最好,要做全世界的numberone。可是,因为他们的离开,我们----我一个人没办法完成当初定下的目标。”

    “他们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我和你一样,也舍不得和他们分开。我之所以一直不愿意在你面前提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我觉得这对你来说太残忍了。你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姑娘,你不应该承担这些,承受那么多的伤心离别-----我希望你能够忘却,只是怀念,却不悲伤。”

    “我希望你能够成为江家的一员,父母应该做的,我们都为你去做。父母能够给的,我们也全都给你。我希望我们能够代替他们照顾你,守护你,我希望大家能够生活的和和美美----即使会有一些残缺,但是大家也仍然觉得快乐。我希望我能够为你做到这些。”

    江龙潭把捂温的矿泉水瓶盖拧开,把水瓶递给陆朝歌,说道:“我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如果是为了利益,他们能够活着,能够帮我继续带领科研团队,我们龙图公司做到华夏第一,做到世界第一-----这对我来说,利益不是更大吗?”

    陆朝歌的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总是能够摸清你的心事把准你的穴位,让你生不出任何的反抗之心。

    “你和我们是一体的。你是我们江家的一员,也是我们龙图公司的一员。你是我的女儿,是江逐流的姐姐-----我知道你不想嫁给他,不想嫁就不嫁。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逼迫过你?对你说过一句重话?”

    “没有。”陆朝歌说道。倒是任锦经常说让他们俩走到一起的话,但是,江龙潭是一直持反对意见的。

    “你虽然从来都没有去过公司,但是你仍然占据着龙图集团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这是当初我和你父亲创立这家公司的时候一起商量定下来的分配方案,你父母不在了,便你是他们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所以,这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会自动转到你的名下-----”

    “我也曾经无数次劝说过你。在你读书的时候,我说让你学经济管理,这样好方便在公司承担更重要的责任。你毕业回来,我也劝说你来龙图集团上班,你可以暂时先担任我的助手,我会把我知道的管理知识全都传授给你-----我说的那些话现在仍然有效。无论任何时候你想回龙图,你都可以回来。我说过,那是我的,也是你的。就是江逐流,他也不及你在龙图的地位和影响力。”

    “我知道会有一些谣言,但是这些都只是谣言----我一直都无视他们。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如果认认真真的去解释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反而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

    “朝歌。”江龙潭眼神慈爱地看着陆朝歌,声音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江家过的不开心,我知道你生活的很有压力。说实话,我也不开心,我也很有压力----我竭尽全力的对你好,但是我发现这所有的好不仅仅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加亲密,反而像是一把双刃剑,它割伤了你,让你觉得生活在这里喘不过气来。也割伤了我,让我觉得我所有的付出都没有任何回报----”

    江龙潭看着陆朝歌,出声问道:“朝歌,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平时的江龙图严厉、强大、睿智、掌控和包容一切。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泰山崩于前也难以让他面部改色。

    这个时候的江龙潭即焦灼又疲惫,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的状态。

    “-------”

    陆朝歌心乱如麻。

    真相到底是什么?父母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难道当真是因为旅游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当地的人渣被他们杀害?小姨又去了哪里?

    难道说,自己一直以来对江家的猜忌,对江龙潭的仇恨都是错误的?他们并不是她认定的杀人凶手?

    那些关心是真的关心,那么多年的照顾也是真的照顾?

    无数个问题在脑海里盘旋,无数个问题找不到答案。

    江龙潭笑,说道:“你怀疑,是因为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日久见人心,先不要急着做决定。”

    “好了,我想外面那家伙也等急了。看起来还不错,有胆识反抗我的安排,这一点就比江逐流强上一大截----他对你不好,你告诉我,我也让他不好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