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江龙潭!

    第154章、江龙潭!

    江逐流瞳孔胀大,胸腔闷热,手指头刺痛-----被方炎给折断了。各种不适混合在一起,他感觉身体有种快要爆炸开来的感觉。

    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人,被他视为人生伴侣结婚对象的女人,现在正以一个性感撩人的姿势躺在沙发上,一个让人讨厌的小瘪三正压在她的身上,用手和嘴巴去勤奋的研究和努力索取着。

    任谁看到这一幕,怕是都有种提刀和人拼命的心思。

    这原本应该是他来做的事情,他也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一幕。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真相为什么如此的残酷如此的让人难以接受?

    “杀了他。”江逐流大声叫喊道。“他是绑匪,快杀了他。”

    没有人真的会开枪杀人。

    大家都不傻,他们怎么可能因为江大公子的一句话就开枪打人呢?

    很明显,这是一对情侣**情难自禁所以找了个包厢在里面亲热,和匪徒绑架人质有一毛钱的关系?

    最多治他们一个败坏社会风化罪,还上升不到将其枪毙的严重程度。

    “冷静。”柳树走到江逐流身后,用力的搂着他的肩膀,说道:“很多人在看着你,别让外人看低了。别让他们看笑话。”

    手指的疼痛让江逐流逐级的清醒过来,他眼神凶恶的盯着方炎,说道:“即便不是绑匪,但是他打人伤人证据确凿-----难道就放任打人凶手逍遥自在都不管了?”

    一个中年警官走了出来,指着方炎说道:“把他带走。”

    两名警察快速走来,把还趴在陆朝歌身上肌肤相贴舌头缠绕的方炎给拖了起来。

    方炎看着中年警官,问道:“我做了什么事情,你们要把我带走?”

    “打人重伤。还不能把你带走?”中年警官冷笑着说道。江逐流不喜欢的人,他自然也是不喜欢的。再说,拉着女人跑人家饭店包厢里面偷情的家伙,人品又能好到哪里去?

    “我那是正当防卫。”方炎理直气壮地说道。“这酒店大堂有没有视频监控?”

    “有。”站在包厢外面的饭店经理小声答道。

    “如果有视频监控的话,你们可以在视频里看到----有人抱走我的女朋友,一群人围拢着我的女朋友企图图谋不轨,并且阻止我靠近,为了保护我的女朋友我才不得已动手的。我做了全天下所有男人都会做的事情。难道这样也是犯罪吗?如果你们要把我带走,那么他们也别想幸免----”

    “你的女朋友?”

    江逐流呼吸急促,眼睛赤红,一幅即将走火入魔的样子。

    他说是他的女朋友?自己的女人,自己的未婚妻,怎么可能是他的女朋友?

    “来人-----”江逐流大声喊道。

    “江逐流。”柳树出声喝止。“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平时的智商都跑到哪里去了?现在有警察在场,你能够把他怎么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想玩死他机会多的是,用得着急在这一时?冷静。”

    “我冷静不了。”江逐流说道。“柳树,别的事我都可以冷静。但是这件事情不行-----我知道我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傻逼。让我发疯一回,就这一回,无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方炎双手抱胸,冷笑着说道:“难道你还想打我一顿不成?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你-----”江逐流就想冲过去把方炎打一顿。

    柳树一把把江逐流抱住,吼道:“江逐流,难道你没发现吗?他在故意激怒你----他想让你主动出手,你不要上当。”

    江逐流知道自己打不过方炎,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冲动很不理智。但是,方炎实在是太可恨了。

    刚才当众揭开他被抽脸的事情,就已经让他在圈子里颜面扫地。

    现在,他竟然睡了自己喜欢的女人-----

    狗屁的绅士品格,狗屁的贵族风范,狗屁的理智和心机----他就是想狠狠地把方炎揍一顿。狠狠地揍一顿。

    可是,怎么就这么难呢?

    从小到大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贵族生活的江大公子从来都没有这么的吃瘪过。认识了方炎以后,他也终于体会到生活艰辛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混帐。”一个诨厚的声音突然间在包厢外面响起。

    所有人都向外看去,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脸色严峻的站在人群后面,在他的身边簇拥着一大堆助手保镖,看起来气派非凡。

    “爸----”江逐流惊讶的喊道。

    “江叔叔。”柳树松开江逐流的肩膀,主动向江龙潭恭声问好。

    人群分散开来,江龙潭大步走了过来。

    这就是江龙潭?

    这就是有可能杀害陆朝歌父母的凶手?

    方炎认真的打量审视着他,看他温和却又凌厉的眼神,看他粗重看起来常刚硬的眉毛,看他保养极好闪发出明亮光泽的皮肤,也看他凸起的额头和肥厚的嘴唇。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堪称一流。而且,他整个人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正义感,让人看到他自然而然的心生畏惧。

    这样的男人占据官财两格。做生意生财,进仕途升官。一生绝不平庸。

    他当真是陆朝歌猜测的那种男人吗?

    江龙潭无视江逐流的喊叫,没有理会柳树的问好,而是径直走到陆朝歌的面前,蹲下身体关切地问道:“伤得怎么样?”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相当细心温柔的父亲。如果没有听到陆朝歌刚才的讲述,如果不是情感上先入为主,他也会被江龙潭对待陆朝歌的态度给征服。

    难怪陆朝歌会在那样的家庭喘不过气来,遇到一个这样的‘父亲’,确实让人压力如山-----

    “我没事。”陆朝歌表情平静的说道。她在那个家庭住了太多太多年,对这样的关心已经有了免疫力。

    “是谁干的?”江龙潭问道。

    陆朝歌看着江龙潭的眼睛,说道:“不知道。”

    “没关系。”江龙潭轻轻地拍打着陆朝歌的手背。“我会查。无论是谁,我都会把他找出来。”

    江龙潭霍然起身,看着方炎以及情绪激动的江逐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中年警官走了过来,小声向江龙潭解释眼前的场景。

    江龙潭皱眉,说道:“江逐流是朝歌的弟弟,不是陌生人,更不会涉及到图谋不轨的问题-----”

    江龙潭一开口,就堵住了江逐流他们报假警这一个漏洞。

    “明白。”中年警官出声说道。

    江龙潭指着方炎,看着陆朝歌问道:“是你的朋友?”

    “是的。”陆朝歌说道。

    “朝歌的朋友也就是江逐流的朋友。朋友之间闹些小矛盾,犯不着跑到警察局去解决。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江龙潭说道。他转身看着方炎,说道:“死者为大,大家都保持安静,好不好?”

    “------”方炎哑口无言。这问题问的太有水平了。如果他不同意的话,那就是不尊重死者是没事找事是不知好歹。

    “做人真难啊。”方炎在心里想道。你们想让事情平息,你们考虑过我这个打人凶手的感受吗?

    “没问题。能够大事化小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中年警官心里高兴的不行。现在受伤的一方不愿意追究,他自然落了个清净。

    “陆朝歌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在这家饭店吃饭遭遇刺杀----你们务必要帮我把凶手找到。”江龙潭这一次是对中年警官说道。“我不希望等太久。”

    “我们会尽力的。一定不会让江先生失望。”中年警官挺直脊背说道。虽然面前站着的并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但是他仍然感觉到沉重的压力。

    “我相信你们。”江龙潭说道。

    中年警官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江龙潭走到陆朝歌面前,声音低沉地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自从江龙潭来到现场,这里就变成了他的一言堂。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提出反对意见。所有人都得赞成他的意见,所有人都得跟随他的节奏。

    这就是男人的魅力,一切掌控的魅力。

    方炎突然间觉得很愤怒。

    你这个坏人,你这个伪君子,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凭什么要让你主导?

    江龙潭就像是一个绝世武林高手,你刚要出拳,对方就已经摸清楚了你的拳路,你刚要出脚,他就已经出招封住了你的攻击。你的所作所为在他面前是透明的,你和他相比较是如此的孱弱和渺小。他不喜欢被人完全控制的感觉。

    “要打破他的控制,要打乱他的节奏。”心里面有个声音在呐喊着。

    “她不回去。”方炎出声说道。

    江龙潭转身看向方炎,声音波澜不惊,问道:“为什么?”

    “我还没想好。”方炎说道。“反正她不能跟你回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