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小人物的悲哀!

    第150章、小人物的悲哀!

    “人痞。”柳树说道。“这种人就是人痞。”

    所谓人痞,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他告诉别人说自己是一坨屎,你再去踩他的话----那不是被屎脏了鞋底吗?

    如果你光着脚或者穿的是一双布鞋,那么踩上去也没有什么要紧。大不了洗个脚或者换双鞋。如果你穿的是一双由米兰大牌设计师为你量身订制的名贵皮鞋,踩上去就有些糟糕了。虽然他们也不会在意一双皮鞋的价格,可是,他们不喜欢脚上无时无刻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恶臭味道。

    “现在社会上流行一个垃圾人定律。”江逐流苦笑,说道:“很多人就像是垃圾人,他们到处跑来跑去,身上充满了负面垃圾。充满了沮丧、愤怒、忌妒、算计、仇恨、充满了傲慢与偏见、贪心与不足、抱怨、比较、见不得别人比他优秀。随着心中的垃圾堆积的越来越多,他们终需找个地方倾倒。很不幸运,我恰好遇到了这么一个-----我被人吐了一口口水,偏偏我还没办法做出和他一样粗俗无礼的动作。”

    “事情就这么算了?”柳树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笑着问道。在他的两边分别坐着两个女人,一个青春时尚,一个丰满风韵。两个女人的姿色上等,而且身上没有任何的风尘气。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良家名媛。

    两女表面上和平友好,说话做事又暗藏凶机。为了争得柳树的宠爱,她们总是要把对手先给干掉才行。

    这也正是柳树喜欢的。

    他喜欢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他喜欢女人为了他勾心斗角。而且,他也是一个相当公平的裁判。最终的胜利者终将进入他的怀抱,成为他百般疼爱的女人。

    暂时的女人。

    这是一场游戏,他却玩得乐此不疲。

    花城四秀,柳树最是风流成性,在情场上战无不胜,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算了?”江逐流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将手中还没完全发酵好的红酒一口气灌进肚子里,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江少,这家伙是什么来头?”有人好奇地问道。

    “这重要吗?”江逐流冷笑着说道。“这里是花城。”

    “是的。这里是花城。”柳树点头。他伸手搂着那个性感丰满的女人,另外一边那个年轻青涩的女孩子立即脸色羞红伤心难过之极。“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江逐流又自个给自个倒了一杯红酒,说道:“陆朝歌,看来她走得越来越远了。”

    “还喜欢她?”柳树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想不到啊,我们花城四秀之一的江大公子竟然是如此痴情情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你想过没有,你苦恋多年的陆朝歌有可能已经被那个小老师上了,他们拥抱,亲吻,抚摸,那个人痞用他所能想到的所有方法去占有他-----如果你这么想了,你是不是更喜欢她了?”

    江逐流企图利用他去和方炎争斗,这让柳树心里面极度的不舒服。如果能够让江逐流也不舒服一下,他并不介意成全。

    “柳树,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臭嘴?”江逐流恶狠狠地盯着柳树,说道。

    “哈哈哈,戳中你的心事了?一切皆有可能啊。”柳树狂笑出声,像是遇到了天下第一等的滑稽事。

    柳树江逐流这两个顶级大少斗嘴,其它人都沉默无声,低头喝酒吃菜,假装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种级别的争斗,不是他们能够插得上嘴的。

    ---------

    ---------

    如果方炎突然间愤怒出手将柳树或者江逐流爆打一顿,陆朝歌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

    当时武仁考察团的千叶好武背后偷袭唐城,他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如果说让他遵守纪律、规则、或者让他时刻注意影响保持理智,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方炎不会在乎柳树江逐流他们的身份背景,如果他们当真招惹了他,他不介意出手教训。正如他动手抽了江逐流耳光就可以知道他的性格。

    可是,方炎偏偏没有动手打人。

    而且,他不仅没有打人,还凭借简单的几句话就在柳树江逐流的皮肤里面种植了一片荆棘。当他们再次想要靠近的时候,那片荆棘就会探头探脑的冒出来,刺痛彼此的身体,让他们再难以像以前那般的紧密拥抱。

    方炎,他不是一个武夫,一个莽夫。他有心机,有智慧。武林高手有文化,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

    方炎切了一块牛肉塞进嘴巴里,轻轻地咀嚼着,享受着这澳洲空运过来的雪花牛肋骨的极致美味。

    “吃啊。菜要凉了。”方炎看到陆朝歌站在哪里不动,出声提醒着说道。

    陆朝歌拉开椅子坐在了方炎的对面,拾起刀叉无意识的切动着牛排,却没有一点食欲。

    “香车豪宅,锦衣玉食,公认的天之骄女。”方炎说道。“看来你过得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谁活着容易?”陆朝歌面无表情的说道。“谁都有他的不容易。你有你的不容易,柳树有柳树的不容易,江逐流也有----”

    “你拒绝江逐流是正确的。”方炎说道。“这人太没气度了。我们就是以正常地上下属以及普通的朋友关系坐在一起吃一顿饭,他就带人过来砸场子。这是男人应该干的事情吗?反正我是干不出来的。”

    “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陆朝歌问道。

    “直接把我自己打一顿,然后拉开椅子坐在你的对面。”方炎说道。“没有气度就要做事大气----总要有一样与众不同的气质来吸引女人。特别是你这样的女人。对不对?”

    “你具备地与众不同的气质是什么?”

    “我吗?”方炎认真的想了想,说道:“骨子里自然生长的善良。”

    “------”

    雨越下越大,地面上来不及排泄的雨水升高,已经呈现水漫金山之势。

    狂风呼啸,黑云翻滚。雨阵密集,肉眼已经难以视物。

    “我送你回去。”陆朝歌看着外面的雨势,说道。

    “我要是有车,我就对你说这句话了。”方炎不好意思的说道。

    天空一号正门距离停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保安举着一大一小两把伞跑过来。他用小伞遮住自己,一把大伞遮着方炎和陆朝歌,准备送他们去停车场取车。

    嚓!

    方炎的鞋子刚刚探出雨林里就被淋湿,陆朝歌穿着高跟鞋反而占了些高空优势。

    雨点又大又急,方炎和陆朝歌的身体只能紧紧地贴在一起才避免被那飞溅进来的雨水给淋湿。

    陆朝歌的制服裙摆被烈风吹动,紧紧地贴在大腿上面。裸露出来的小腿雪白耀眼,有雨珠沾落上来,就给人一种淡淡的湿身诱惑感觉。

    一股暗香扑鼻而来,如馨如兰,非常的好闻。即使大雨磅礴狂风大作,陆朝歌走起路来仍然淡然优雅。

    这个女人,确实有她的过人之处。

    保安为了照顾好客人,自己身上的衣服却被淋透了,**的往下面滴水。

    “麻烦你了。”方炎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是我的工作。”保安憨厚的笑着。当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两个小酒窝。按照相术的说法,脸上长小酒窝的人比较疼人。看来他一定是个好儿子好丈夫。

    顿了顿,又说道:“你和其它客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以前没有人说谢谢。”保安说道。

    为了遮住后面吹来的强风以及飘打进来的雨水,保安尽力的将雨伞压得很低。方炎和陆朝歌他们只能向前方查看,后面视线被完全遮挡。

    轰隆隆-----

    电闪雷鸣,白光划破天际,天空仿佛都要被撕裂开来一道巨大的口子。

    无端的,方炎突然间感觉到身体寒毛立起,有一股强烈的寒意袭向脊背。

    危险!

    “闪开。”方炎嘶声吼道。

    他猛地推着陆朝歌向一边扑倒,两人的身体在雨水里翻滚跌滑。

    保安听到方炎的喊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来得及回头,他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被撞飞到了半空。

    他瞳孔睁大,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好端端地,怎么身后会有一辆超野车冲过来呢?

    就算有车开过来,他们也应该打灯光啊,他们应该按喇叭啊。他们怎么偷偷摸摸的就开过来了?而且怎么能在饭店门口开那么快的速度呢?

    他想不明白。

    砰!

    他的身体重重地落下,然后在泥水地里滑落好远才停了下来。

    “小宝-----”他努力的想要喊出这个名字,但是口腔里却喷出一大股的浓血。

    很快的,他身体的抽搐就停止了。

    眼睛圆睁,死不瞑目。

    手里抓着的那把黑色小伞脱手而飞,飘飘荡荡,被强风带向不知名的远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