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蝴蝶!

    第一百二十四章、蝴蝶!

    方炎把李阳绑在身后,抓着藤索慢慢把他背了上来。

    然后,他又再次下去有样学样的把陈涛也给运了上去。

    陈涛抓着方炎的手臂哭喊着说道:“方老师,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你快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方炎摸了摸陈涛的手臂,问道:“你怕痛吗?”

    “怕。”陈涛说道。

    “那就好。”方炎说话的同时,一只手托着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一推再用力一拽,只听见‘咔啪’一声脆响,然后又听到陈涛杀猪般的嚎叫,陈涛的手就已经被接好了。

    “如果你不是很忙的话,先试一试你的手臂还能不能动?”方炎对着张嘴惨叫的陈涛说道。

    陈涛摇头,哭的更加凄惨了,说道:“方老师,这次真断了-----好痛啊。”

    方炎看到陈涛不敢活动,他一把抓住陈涛的手前后拉扯了一番又让他举起来像是招财猫一般的挥动挥动,说道:“接好了。”

    陈涛睁开眼睛看了看,还真接好了。虽然很疼痛,但是,他的手臂和手指头都可以自由活动了,不像刚才在下面的时候那般完全没有知觉,大脑根本就没办法指挥的动它们。

    “方老师真的接好了,真的接好了-----”陈涛高兴的说道。不管以前他和方炎有着什么样的矛盾,在心里对他是多么的仇恨,但是,此时此刻,他是诚心诚意的感谢方炎。

    危急关头,有一个男人绑着树藤把你从有死无生的险地给拉了回来,你怎么能抗拒和无视这样的帮助?

    李阳坐在地上看着正在帮陈涛治疗手臂的方炎,眼神空洞,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事情还是没有从今天晚上发生噩梦一般的事情当中清醒过来。

    方炎站了起来,对着陈涛和李阳说道:“你们俩还能走路吗?”

    陈涛站起来走了几步,说道:“方老师,我没事。”

    “我也没事。”李阳说道。

    “那就回去吧。”方炎说道。

    “回去?”陈涛和李阳一脸诧异的看向方炎。这样就回去了?郑国栋怎么办?他还在下面没有救上来呢。

    “方老师,郑国栋还在下面呢。”陈涛急声说道。

    “谁是郑国栋?”方炎问道。

    “--------”

    因为方炎并没有压低声音,所以趴在下面的郑国栋将方炎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听到方炎让陈涛和李阳回去,却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气得他在下面破口大骂,吼道:“方炎,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禽兽,你这个王八蛋----你想害死我。你是公报私仇,你就是想让我死----方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爸也不会放过你,警察也不会放过你-----”

    -------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除了山风呼啸,偶尔有鸟叫虫鸣,郑国栋的大喊大叫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走了?

    真的走了?

    郑国栋几乎要崩溃了。

    “方炎,你这个混蛋,你想害死我,你想害死我----李阳,你这个叛徒,你忘恩负义,你不是个东西-----陈涛,你敢把我丢下自己跑掉,等我出去我要你好看,我要你们都不得好死-----”

    方炎站在山崖边上,看着站在他面前脸色煞白的两个年轻学生,说道:“现在看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吗?以前你们不清楚,我可以理解。现在如果你们还不清楚的话,那只能证明你们自己愚蠢。一个人单纯一些笨一些没有关系,但是愚蠢的话,那就是害人害已-----”

    陈涛的嘴巴张了又张,终究什么话也没能说什么。

    李阳看看悬崖下面,又看看方炎,声音无力的说道:“方老师,还是把他救上来吧-----无论如何,他都是你的学生。”

    “我不这么认为。”方炎冷笑。“我不能做每个人的老师,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配做我的学生。我有名声需要珍惜,我有羽毛需要爱护。我大公无私,我愿意把我一身所学无私传授给你们。我也自私自利,不愿意因为一只苍蝇而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方炎朝着悬崖下方瞟了一眼,说道:“我想,他也肯定不愿意认我这个老师。”

    李阳和陈涛沉默。他们了解郑国栋的为人,他们也清楚自己几人针对方炎做了些什么事情。

    如果没有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他们俩恐怕现在正在和郑国栋密谋如何将方炎逐出学校吧?

    “不过,我还是会去救他。”方炎说道。

    “谢谢方老师-----”李阳说道。“你很伟大。以前我们-----我们实在太对不起你了。”

    “方老师,我们做错了很多事情----希望你能够原谅-----”陈涛也满脸愧疚的说道。

    “我不救不行啊。”方炎苦笑。“他是我带出来的,我就有责任把他带回去。无论我有多么不喜欢他。”

    “你们俩在上面等一会。”方炎说道。然后再次拽着藤索,爬下去拯救那个仍然在大声叫骂的家伙。

    -------

    -------

    天空才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九班的学生们就已经在宾馆的门口汇合。黄浩然点名的时候,郑国栋以及他的两大金刚李阳陈涛没有出现,大家也都司空见惯。

    他们三人是学校的异类,平时从来都不把班规校纪放在眼里,因为后台强硬,学校的老师也无可奈何,只好放任不管。

    “方老师,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没到,其它人全部到齐。”黄浩然跑到方炎面前来汇报。蒋钦和袁琳也在学生队伍里面,不过她们俩不在九班名单上面。

    “没关系。”方炎笑着说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暂时还处于保密状态,不能被其它学生知道。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受到惊吓,没有当天晚上就吵着回家已经算是非常不容易了。现在他们不愿意来参加活动,也情有可愿。

    正在这时,只见李阳和陈涛小跑着从宾馆里面出来。陈涛一边跑还一边拉帽衫拉链。

    他们俩人快步跑到方炎面前,道歉着说道:“方老师,对不起,我们起床晚了-----”

    “--------”

    所有人都眼神诡异的看着李阳和陈涛,这两人今天没出什么事吧?他们竟然没有和郑国栋在一起?而且还因为来晚上了主动给方炎老师道歉?

    太古怪了!

    方炎看向李阳陈涛,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陈涛说道。“我们也想跟着大家去看日出。”

    “走吧。咱们去一线峡。”方炎笑着说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答应你们去看日出,你们也必须要帮我照顾好自己的安全问题。行不行?”

    “方老师,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注意的。”

    “对,大家不许乱来。别给方老师添麻烦----”

    “方老师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

    方炎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大家不用紧张。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一声。你们好好享受这难得一见的风景,我会一直陪在你们身边。”

    于是,由唐城在前面带队,方炎在后面押阵,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最佳观景景点一线峡走过去。

    当漫天黑幕被撕扯开来,那抹鱼肚白变成了鱼鳞白,鱼身白,白色变鹅黄,鹅黄变淡红,淡红变深红,一轮红日缓缓的出现在大峡谷的地平线上面。

    学生们惊呼出声,更多的人拿出手机拍照。还有人三五成群结队的站在一起,由其它同学帮忙拍照。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方炎站在栏杆后面,看着眼前薄雾环绕新日初升的景象,心里有种种子在发芽野草在疯长的感觉。

    他的脑海里也出现了一幅云雾升腾红日东升的唯美画面。

    丹田处再次变得灼热,沉浸了一段时间的太极之心再次转动起来。

    而且,这一次转动的速度更快,也更加的铿锵用力。不像之前那般断断续续时有时无,而是连成了一条细细的长线。这长线贯穿全身,流敞在身体每一条经脉冲击着身体每一处穴位。

    麻麻的,痒痒的,就像是在晒日光浴。

    方炎舒服极了,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处于兴奋状态。

    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有种强烈的在这牺霞山巅打一圈太极的冲动。

    他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

    他脚尖画圆,双手抱圆,身体无限度的舒展开来。

    单脚为核心,沿着太极之心的转动而缓缓的舞动起来。

    “顶天立地人中央,浑然一片无极象。”

    方炎口诵歌诀,双手抱圆横推。

    “灵机一动太极意,气运四正四隅方。”

    微转下捊,转腰拥臂。左右掌上下翻飞,肉眼难辨。

    恰在这时,一只早起的蝴蝶落在了他的手掌中心。

    一草一木,皆有生命。

    一虫一鱼,皆有灵性。

    方炎对着蝴蝶微笑,然后任由蝴蝶在他的手掌腾挪起伏。

    他两手平伸出去,根据蝴蝶扇动着翅膀的频率上下抖动着手臂,起起伏伏,借力卸力。

    蝴蝶每蓄力张翅欲飞,恰好被他的力道给卸掉。等到蝴蝶的身体下落时,又被他的反弹之力给顶到高空。

    苍山碧水,初阳暧照。

    一身白衣的方炎丰神俊朗,潇洒飘逸,犹如隐居深谷的翩翩浊世佳公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