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我还是把你绑到背后吧!

    “啊-----”

    郑国栋呻吟一声,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架一般的疼痛。

    可是,如果当真是散了架,那些骨头就已经不再是他的骨头他也可能成为了一堆白骨而已,也没有如此这般的难受煎熬。

    郑国栋是面部着地,身体卧倒在身下坚硬的石头上面。正想翻动一下身体,调换一个稍微舒服一些的睡姿或者坐姿,身边突然间有人喊道:“郑国栋,别动。”

    郑国栋转过身去,借着微弱的月色光芒看过去,是他的小伙伴李阳在对他喊话。他的表情看起来很紧张惊恐,就像是自己的头顶上有一条眼镜蛇王,只要动弹一下身体,就可能招惹那条眼镜蛇王而促使它朝着自己猛扑过来。

    毒蛇?

    郑国栋最怕这种软绵绵滑溜溜全身都散发出阴凉气息的动物了。他赶紧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是明月星光,没有什么对他来说很危险的因素存在。

    “郑国栋,别动。”

    再次咀嚼李阳的话,郑国栋这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盯着李阳,说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郑国栋----郑少-----”李阳情急之下,直接喊出了郑国栋的名字。在他的威逼之下,长期累积对他的惧怕避让又让他改口称呼更能够凸显出他身份地位格调低的‘郑少’。可是,想到这个时候郑国栋还在和他纠结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心里怒火燃烧,呛声说道:“你看看你旁边是什么?”

    旁边是什么?

    郑国栋朝着右侧看了一眼,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悬崖!

    在他旁边不远处,就是烟波渺茫一眼看不到底的牺霞山大峡谷。

    山风冷洌,郑国栋的身体更加冰凉。

    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悬崖旁边一块伸展出去的凹型石阵,他们在被人踢下来时,就是被这几块大石拦截救命,不然此时他们早就掉下峡谷粉身碎骨。

    但是,如果他胆敢随意翻动的话,就有可能滚出凹槽的危险。所以说,李阳的提醒即及时又关键。

    郑国栋想了想,觉得自己很愧对李阳,说道:“以后,你可以叫我郑国栋。”

    李阳大喜,心想,看来这次因祸得福,自己终于成功的成为了郑国栋的铁杆心腹,而且位置比陈涛要更加重要靠前。

    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舒展开来就已经凝固,心里的欢乐还没来得及蔓延就已经消失。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遭遇,他有什么好乐的啊?得到的这点福份和他所遭遇的祸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郑少,现在怎么办?”李阳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郑国栋郁闷的说道。他连翻身都不敢,能想到什么办法?

    “郑少----李阳-----”虚弱的声音传来。

    郑国栋和李阳寻着声音查看,总算是发现了茂密的树叶荆棘掩盖下的陈涛。

    李阳出声喊道:“陈涛,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陈涛哭喊着叫道。“我的手动不了了----”

    “闭嘴。”郑国栋低声吼道。“哭什么哭?这里是什么地方?要是那两个人听到怎么办?”

    听到郑国栋提起那两个出手狠辣欲置他们于死地的黑夜人,李阳不敢说话了,陈涛也不敢再哭了。

    太恐怖了!

    沉默。

    良久的沉默。

    这一次,是郑国栋率先打破了宁静。

    “到底是谁要害我们?”郑国栋出声问道。“我们和谁有这么大的仇恨,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对待我们?”

    “李涛那小子心眼小,郑少抢了他的女朋友,他说不定就找人给咱们来这么一出。张凯泽也说只要有机会,一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上次在体校踢球,体校的那个骆明杰也威胁我们说别让他们在学校外面看到我们,不然见一次打一次------还有二十一中的王军,咱们也和他不对付。十九中的林雷也有动机----对了,还有辉煌武校的那个教练,上次不也折了郑少的一根手指头来着-----”

    “我问你是谁想要杀我们。”郑国栋没好气的说道。“你提他们干什么?”

    “老大-----”陈涛终于出腔说话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

    “-------”

    郑国栋很伤心。他一直以为自己相识满天下兄弟遍地走,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仇家。

    “唉----”李阳轻轻叹息。“郑少,咱们以前得罪太多人了。”

    “以后得改改。”陈涛也说。“如果这次我们能够大难不死,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也是。”李阳说道。“我要挨个去找咱们以前得罪的人去道歉。给李涛重新介绍一个女朋友,给张凯泽一个公平比试的机会,和体校的骆明杰友好的踢一次球-----”

    “你们说,会不会是方炎干的?”郑国栋突然间打断李阳的话,出声问道。

    “方炎?不可能吧?”李阳说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么做了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他可是咱们的班主任,要负责任的。”

    “他为什么不能这么做?”郑国栋冷笑。“他和咱们的矛盾还少吗?咱们几次三番的想害他,难道他就没想过害咱们一次?”

    “可是----也不用这么歹毒吧?这是把咱们往死里整啊。”陈涛心有余悸的说道。“而且,方炎只有一个人,黑衣人有两个----”

    “白痴。他不会找个帮手啊?”郑国栋反驳着说道。“那个黑衣人不会是秦倚天吧?”

    “不是。”李阳和陈涛同时否定。

    郑国栋想要抬头看看李阳和陈涛的表情,但是环境使然,他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你们俩个----不会都喜欢秦倚天吧?”

    李阳开始哎呀出声,好像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陈涛又哭了,他声音凄惨的叫道‘我的手断了老大我的手断了’。

    郑国栋叹了口气,说道:“就算你们喜欢秦倚天,我也不会怪你们----谁不喜欢呢?”

    他想了想,郑重承诺着说道:“如果这次我们平安回去,我们三兄弟就公平去追求秦倚天----谁赢了就算谁的。”

    李阳和陈涛大喜,觉得人生一下子就有了奔头。

    “一定是方炎。”郑国栋再一次恶狠狠地说道。“这小子太能隐忍了,咱们上次设计陷害他后,他竟然当作没事人一样,见到咱们还笑呵呵的。今天早晨上车的时候,他还对我笑了笑----现在想起来,有点意味深长啊。当初我怎么就没有好好想一想他为什么对我笑呢?”

    “你确定?”有人问道。

    “确定。”郑国栋肯定的说道。“不是他还能有谁?这混蛋不动则已,一动就是杀招,让我们防不胜防,而且他会功夫----”

    郑国栋话未说完,猛地抬头看了过去。

    在他视线所能看到的范围,一个黑色的人影正一跃一跃的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跳跃而来。

    那个人,不正是他心里怀疑的方炎吗?

    方炎的腰上绑着一条用树藤编织而成的绳索,绳索的一端系在一棵大树树干上面,自己抓着绳索朝着郑国栋所在的凹槽一步步的下放。

    他在寻找绳索的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的对话,听到他们三人在猜测到底是谁在背后陷害他们,心里还真是对他们有点儿愧疚。这一次他们是遭了无妄之灾,受了自己的牵连才被人踢下来的。他们只是几个诱惑自己出来的诱饵而已。

    但是听到这几个小混蛋得罪了这么多人做了那么多的亏心事,觉得让他们受一点教训也是挺好的。

    当他听到郑国栋竟然将怀疑目标重点放在自己身上时,他有种转身就走回去蒙头大睡的冲动。

    我是堂堂正正的老师好不好?我会做出那种没品味没格调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事情吗?你以为我和你们一样的愚蠢啊?

    看到方炎来救自己,李阳大喜,出声喊道:“方老师,是你吗?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方炎差点一脚踏空,把脑袋磕在悬崖壁上。

    拜托,你用膝盖想一想好不好,我不是来救你的难道还是来杀你的吗?

    陈涛又哭了,喊道:“方老师----方老师快救我。我的手断了----我的手断了-----”

    “闭嘴。”方炎喊道。“小声点。”

    “陈涛,你闭嘴。别把那些黑衣人又招来-----”李阳也跟着训斥。“方老师,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陈涛就真的闭嘴了。

    “对什么对?”方炎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觉得他哭起来让人心烦。”

    方炎率先跳到李阳身边,把腰间的藤索解开,把两人的身体紧紧地绑在一起,然后对李阳说道:“我带你往上爬的时候,你记得要抱住我,紧紧地抱住我。”

    李阳会意,赶紧双手搂着方炎的脖子,把自己的双腿架在方炎的腰上。两人面对面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中间没有任何缝隙。

    生死问题,他才不会掉以轻心。

    方炎提着藤索准备往上攀登,想了想,又把腰上的绳子解开,说道:“我还是把你绑在背后吧。”

    (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