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难兄难弟!

    第一百一十九章、难兄难弟!

    月色圆润,繁星点点。天空高远,又仿佛近在眼前。只要伸出手来,就可以把那颗最亮的星星摘下送到自己的爱人面前。

    蒋钦伸出小手,想要摘下一颗星星的模样,可是,手心空空,理想和现实终究还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蒋钦苦笑,袁琳看着她的侧脸,说道:“亲亲,你不开心?我们都留下来了,我们住在牺霞山顶,我们和方炎住在同一间宾馆,我们站在阳台上面就可以看到牺霞山的夜景,明天还可以早早起床和他们一起去看日出-----亲亲,你为什么还不开心呢?”

    “我没有不开心,就是有一点点失落。”蒋钦说道。

    “为什么?”袁琳问道。

    “我以为,我和他会有一些不同,实际上,在他眼里,我和你一样,都是个学生。或者说,都是个孩子。”蒋钦说道。“他愿意主动帮忙给我妈打电话,我心里挺开心的。但是仔细想想,又难过的不得了。他之所以那么坦然的给我妈打电话,是因为他没有私心,觉得和我一点点亲密的关系也没有-----他相信自己,我妈也相信他。他们之间互相信任,我的感受反而无关紧要了。”

    “是这样吗?”袁琳认真的想着,还真和蒋钦想的一模一样。她笑,说道:“亲亲,你不觉得你想太多了吗?我们还只是学生呢。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是怎么样呢?”

    “是啊。想太多了。”蒋钦叹息。“又不能不想。”

    “为什么不能不想?”

    “因为大叔很抢手啊。”蒋钦有些烦恼的说道。

    “就是。我都想和你抢呢。”袁琳咯咯的笑着说道。

    “你敢。”蒋钦威胁说道。

    然后,两女笑成一团。

    宾馆建设在悬崖的边沿,站在阳台上面给人一种身体悬空的感觉。可以尽情的享受这山涧的清风以及头顶上的明月。良辰美景,倒也不辜负‘揽月宾馆’的美名。

    男女生分开而居,两人一间。因为有一名学生缺席,四十名学生恰好分配了二十个房间。方炎另外帮蒋钦和袁琳开了一间,两个小姑娘相当的硬气,非要自己出钱住店。方炎知道袁琳是个小富婆,倒也没有在这上面和她们过度争执。

    方炎自己独自居住一间房间,倒也舒适惬意。洗了个澡,坐在阳台前泡了杯自己带来的龙井茶。吹风赏景,倒也其乐融融。

    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方炎住在309房间,在吃饭的时候他就特别把自己住的房间号告诉了所有学生,让他们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去309找自己商量,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人在外面,又住在山上,方炎这个唯一的带队老师就担着莫大的干系。如果学生出了什么事情,他这个老师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方炎走过去打开房间门,心脏就猛地一个哆嗦。

    秦倚天满脸笑意地站在门口,可能是因为刚才洗过澡的缘故,换了一套雪白色的休闲运动装。因为宾馆条件简陋,没有为每一个客户提供吹风筒,所以她的头发还有些潮润,但是仍然柔顺的披散在肩膀。

    方炎的身体挡在门口,问道:“秦倚天同学,有什么事吗?”

    秦倚天看着方炎的举动,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说道:“方炎,你不愿意让我进去?”

    “不是不愿意-----今天太累了,我准备休息。你没什么事的话,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一大早还要起床看日出呢。”

    “还是不愿意让我进去。”秦倚天轻笑。“方炎,你怕什么?”

    “什么?”方炎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生气的说道:“我怕什么?我有什么好怕的?”

    “那你为什么不肯让我进去?我是学生,你是我的老师,我过来和你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你却害怕的挡在门口。方炎,你是做贼心虚吗?”

    方炎只能侧让到一边,说道:“你要找我谈什么事情?”

    秦倚天从方炎的身边穿过,径直走到阳台上的藤椅坐下,看到那还冒着热气的龙井茶,说道:“看来,你没有那么早睡觉的打算呢。”

    “喝完这杯茶就睡。”方炎尴尬的笑着,说道。“我习惯睡前喝一杯绿茶。”

    “真巧。我也有这样的习惯呢。”秦倚天说道。

    于是,方炎就只好又去泡了一杯龙井送到秦倚天的面前。

    秦倚天身体柔软的躺倒在藤椅里,眼神欣赏着远处的山峦起伏,久久地没有声音。

    “秦倚天同学------”

    “嘘------”秦倚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方炎很受伤。

    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要找我谈很重要的事情吗?现在连话都不让我讲了。

    方炎坐在秦倚天的对面,也像她一样,身体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倒,打量着远处的明月黑山,思维放空,瞬间入神。

    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相当的棒。

    有人享受宁静,有些人却极不安份。

    郑国栋正在房间里挤脸上新冒出来的一颗痘痘时,他的虾兵蟹将陈涛李阳两人推门走了进来。

    “郑少,你找我们过来有节目?”李阳笑着问道。

    郑国栋用纸巾擦掉脸上的血水,说道:“出去转转。这么早谁能睡得着?”

    “方炎不是说让大家晚上不要出门吗?”陈涛说道。

    “方炎?”郑国栋冷笑。“他是什么玩意儿?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凭什么要听他的?”

    “可是----这么晚了,山上也没什么好玩的吧?”陈涛说道。

    “没出去,你怎么知道没什么好玩的?”郑国栋说道。“吃晚饭的时候,咱们不是听人说过了吗?这附近有一个虎跳峡,晚上有月亮的时候,说不定可以看到老虎跳跃峡谷的景象----咱们仨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说不定就可以看着了。”

    “可那服务员也说虎跳峡地势险要,很容易遇到危险-----”

    郑国栋怒了,一脚踢在陈涛的膝盖上,骂道:“陈涛,你是不是被方炎那小混蛋吓怕了?你不敢去我和李阳去,你留在这儿拍方炎的马屁吧。看看年底的时候,他会不会给你发一个三好学生奖状。”

    陈涛赶紧道歉,赔着笑脸说道:“郑少,我不是这意思。我和李阳倒不怕什么,就是担心郑少的安全-----”

    “我安全着呢。”郑国栋没好气的说道。“少说废话。要去就跟着来,不去滚蛋。别让本少看着厌烦。”

    “去。谁不去谁是孙子。”陈涛拍着胸口说道。

    三人又认真商量了一番,带着电筒等夜行设备,镊手镊脚的溜走了房间。

    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没注意到的是,他们刚刚从揽月宾馆里面走出来,从隔壁的百花谷宾馆里也同样走出一对情侣,远远地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景区白天的热闹喧哗变成了晚上的宁静神秘。有一些枝叶茂密的地方,看起来黑乎乎的让人心里有一些恐惧。

    李阳和陈涛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害怕。

    李阳说道:“郑少,这路太黑了,我怕咱们迷路啊。”

    “就是。要不咱们明天再来?”陈涛附和着说道。

    郑国栋心里也怕,但是是他提议要去看虎跳峡的,硬着头皮说道:“都走到这儿了,怎么着也要去看看。你们怕了?你们怕就先回去。”

    李阳和陈涛赶紧说不怕不怕,我们怎么会怕呢这么点夜路算什么我以前还走过坟地呢。

    正在此时,一只野鸡从草丛间窜出,三人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啊-----”

    刚刚回头,他们叫得更加大声了。

    因为,在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两道黑影。

    那两道黑影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哪里,不说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来自森林深处的孤魂野鬼或者嗜血幽灵。

    扑通!

    三人急转又急停,陈涛的身体素质反应不过来,身体踉跄着朝前面扑倒。

    他一不小心就滑倒在那两个黑衣人影的脚下,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后,双手双脚一起动弹,拼命的朝后面退去。

    “走。”黑影指着前方,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

    “去---哪里?”郑国栋声音颤抖的问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装也装不下去了。

    “虎跳峡。”黑影说道。

    “我们不去了。我们不想去了。”李阳急声说道。“我们要回去。”

    “恐怕现在由不得你们。”黑影冷笑着说道。

    “我们不去就是不去,凭什么一定要听你的-----”郑国栋大喊大叫来给自己壮胆。另外,他也希望有人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赶来救命。

    黑影高高跃起,一脚踢在郑国栋的胸口上面。

    嗯-----

    郑国栋闷哼一声,身体腾空飞起,朝着山道旁边的悬崖掉落过去。

    陈涛和李阳简直吓破了胆,也顾不上郑国栋的死活,两人拔腿就朝着森林深处跑去。

    两道黑影同时启动,瞬间就冲到了他们的前面。一人一脚,李阳和陈涛也顺着郑国栋的轨迹翻滚出去,成了名符其实的难兄难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