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多愁善感两仙女!

    溪流婉转,飞瀑狂泻。山色五彩斑斓,让人如置身仙境画间。

    人间十月,火红的枫叶漫山遍野,如同落霞。这就是牺霞山名字的由来。

    在山林深处的一条小溪边,两个青春可爱的女孩子正坐在小马扎上面对着画板专心画画。

    她们显然已经来了多时,画板上面的工笔画已经进入了渲的步骤。所谓渲,就是在画好的草稿上面用来表现画面的明暗。使用两支较大的大白云毛笔,一支蘸墨,另外一个蘸水,先点墨,在墨没干之前用水渲开,造成一个自然的过渡。

    渲是一幅画是否成功的基础,墨过浓则太阴暗,墨太浅则显得空白。所以,两个小姑娘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最后一笔完成,袁琳把手里的毛笔丢进工具盒,认真打量着画板上的作品,笑着说道:“好像有一块没渲开,看来火候掌握的还是不够好---只能在染的时候把这一块画成一块石头。不过,这样一来,我的《牺霞秋韵》就只能叫《牺霞风景》了。真是失败啊。”

    女孩子身穿白色的休闲裤,红色的休闲鞋,上身是一条印着卡通图案的白色t恤衫。樱桃小嘴、鼻梁挺直。皮肤细腻白嫩,五官精致的几乎没有任何瑕疵。黑色长发披肩,看起来乖巧可爱。

    没有听到同伴的回音,袁琳转身朝着身后不远处的蒋钦看过去,出声喊道:“亲亲----亲亲,你在做什么呢?听到我说话了吗?”

    蒋钦抬头看了袁琳一眼,又飞快的将视线收回放到面前的画板上面,说道:“等等。我还没渲完呢。”

    长发扎成无数个小辫子,露出光洁可爱的额头。有人说,敢把额头光溜溜露出来的人不是帅哥就是美女。这话不一定适合在每个人身上,毕竟,凤姐也留过这样的发型。但是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则得到了充分应验。

    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裤,上面沾染上不少颜料看起来有些陈旧却又给人文艺感觉的彩色帆布鞋。上身是一条白色的小背心,露出脖颈大片的雪白和性感的锁骨。外面罩着一条格子条纹的衬衫。衬衫只系了最下面两颗纽扣,显得随意又时尚。

    这同样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乍看过去,她和袁琳长的还有几分相似。

    但是,细看之下,就能够发现两人的明显不同。袁琳看起来乖巧温顺但是性格跳脱灵动,而蒋钦的衣着打扮个性鬼马,却又给人一种懒散柔媚的感觉。

    她们俩的长相和性格都互相矛盾,又完美结合。

    或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人缺少什么就想着追逐什么吧。

    “你的画功比我好,老师也说你比我有天赋。平时都是你比我先画完,今天怎么比我还慢呢?”袁琳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突然间快步朝着蒋钦所在的位置跑了过来,说道:“你在画什么呢,让我瞧瞧。”

    哗啦----

    蒋钦立即弃笔,并且迅速的从画板下面抽出一张白纸盖在自己刚才正在渲的画作上面。

    袁琳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没办法确定蒋钦到底在画些什么,撅着嘴巴说道:“蒋钦,你不讲义气。我都给你看了我的画,你怎么不给我看看你的画?你不是说你要画《枫落满溪》吗?”

    在她们身边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里面掉落着无数枯黄的枫叶。蒋钦第一眼看到就非常的喜欢,所以就想把这一个场景给画出来。并且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枫落满溪》。

    “袁琳,你讨厌。”蒋钦红着脸说道。

    “我怎么讨厌啦?不就是想看看你的画嘛。你要是想看我的,请随意。我才不会像某些人那样遮遮掩掩呢。哼,做贼心虚。”袁琳鄙夷的说道。她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眼神怪异的看着蒋钦,说道:“蒋钦,你不会是在画----那个什么吧?”

    蒋钦脸颊更红,装出理直气壮的样子,蛮横说道:“我怎么做贼心虚了?我有什么好做贼心虚的?我的《枫落满溪》还没有画好呢,当然不能给你看了-----我要把我的作品以最完美的姿态示人。现在还黑灰灰的,干吗一定要给你看?”

    “不是。”袁琳眼神亮闪闪的瞪着蒋钦,说道:“不是这个原因。一定有其它的理由。”

    “没有。”

    “有。”

    “我说没有就没有。”

    “我说有就有。”

    “随你怎么想。”

    “你想证明自己,那就给我看看你的画。”

    “就不给。我为什么要给你证明?”

    “你做贼心虚。你这个女贼。”“你是鬼。讨厌鬼。”

    --------

    红叶绿草之间,两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着,那娇嗔又有些小羞恼的模样,那清脆悦耳犹如身后清泉叮叮当当作响的声音,让人听了心旷神怡,让人看了想要将她们入画。

    蒋钦和袁林并排躺倒在草丛里枫叶上,一起看着头顶那火红火红的枫树发呆。

    良久,袁琳出声问道:“你还在想着她吗?”

    “想?”蒋钦轻轻叹息。“与其说想,不如说是怀念吧。”

    “那还是想。”袁琳说道。“像我们这样的女人,如果为一个男人叹息,那就是把他放在了心里。你骗不了我,因为你根本就骗不了自己。”

    “在我们这样的年龄,说爱情过于奢侈。只是人生当中一段美好的回忆吧。以后我们会经历无数种这样的片段,这些画面拼凑起来就是我们一生的爱情。只是,我和他的时间太过短暂。短暂到我现在拼命的努力都不知道应该回忆些什么内容。”

    “一个温柔的眼神,一句动人的情话,甚至只是一次普通的擦肩而过----都可以是回忆的内容。他真的那么好吗?”

    “一点都不好。”

    “那你为什么不能忘记他?忘却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你也知道,咱们学校校草榜上面有一大半的家伙喜欢你----真的不愿意给她们一点机会吗?”

    “他们太幼稚。”蒋钦说道。

    “也是。”袁琳点头。“就知道送花送零食写情诗,思想一点也不成熟。君当仗剑,大杀四方。妾自抚琴,浮沉随郎,陪君醉笑三千场。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男人要先去仗剑杀四方,才能赢得愿意为他抚琴陪他醉笑的美人?”

    “以后,他们会明白的吧?没有生活阅历的沉淀和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又怎么可能有这么深又这么痛的感悟呢?”

    “唉-----”袁琳深深叹息。

    “唉------”蒋钦也深深叹息。

    ------

    两女正多愁善感她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爱情和悲苦无奈的命运时,突兀的男人喊叫声音将她们惊醒。

    “雅各,这里----这里----哦,有人在这里画画。”男人说的是英语,应该是来此地旅游的外国游客。

    蒋钦和袁琳赶紧从草丛里坐了起来,看到一个褐发碧眼的高大男人正准备翻看他们的画夹,急忙出声阻止道:“你想做什么?住手。”

    想到这个美国人可能听不懂华夏语,袁琳又用英语说了一遍,说道:“没有得到允许请不想随意翻看别人的东西。这是很没有道德的行为。”

    来的是三个美国人,两个白种人,一个黑种人。他们都有着西方人典型的高大身材,而且长相也非常的不错。身后背着巨大的包袱,脖子上挂着专业级别的哈苏相机。

    看到从草丛里跳出来两个漂亮的有些过份地小姑娘,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两个小仙女一般,让这三个美国人惊喜万分。

    “哦,抱歉。”黑皮肤的雅各主动向蒋钦和袁琳道歉。“是我的朋友太失礼了,我们应该算是半个同行,看到有人画画就忍不住想要看看----”

    他说的竟然是华夏语,虽然不算太流利,但是交流起来却一点问题也没有。

    他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相机,说道:“我们是摄影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你们将眼前美好的画面写在纸上,我们将美好的画面用镜头记录下来。我们都是艺术家。不是吗?”

    听到男人自称是《国家地理》杂志社的摄影师,蒋钦和袁琳这才稍微放心。《国家地理》是世界上很有名气的旅游风景杂志,她们俩都是《国家地理》的铁杆粉丝。

    看了那么多年杂志,现在看到他们的工作人员,心里都有一种惊喜和亲切的感觉。

    看到两个女孩子放松警惕,雅各脸上的笑容更加迷人了。他主动向着袁琳伸出大手,说道:“你好,我是雅各。这是我的同伴梅森。哦,那个和你朋友握手的是波顿----”

    介绍完毕,雅各很是专业的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对蒋钦和袁琳说道:“两位漂亮的小姐,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你们----请你们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

    “请你们做我们的模特好吗?”雅各一脸诚肯的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