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陆朝歌恋爱了!

    第一百零五章、陆朝歌恋爱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贱人就要让他什么便宜都占不着。

    这就是陆朝歌能够想到的对付方炎这种----人的唯一办法。

    看着方炎错愕的表情,陆朝歌出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没。”方炎说道。“没有了。”

    “我很忙。”陆朝歌挥舞着手里的剪刀,委婉的下达了逐客令。

    “哦,对对,陆校长很忙,我恰好前两节也有课。”方炎这才反应过来。“我还得赶去给学生上课,就不打扰陆校长了。”

    他看着陆朝歌手里的保温杯,说道:“陆校长,这药茶你一定得趁热喝,可别忘记了。”

    “我记下了。”陆朝歌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真的走了。”方炎腼腆的笑笑,转身走出陆朝歌的办公室。

    小梦看到方炎出来,第一反应就是看他的双手是否空着。

    当她发现方炎手里的保温杯已经消失不在了,眼睛圆睁,满脸诧异的问道:“方炎,陆校长她------”

    “嘘。”方炎对着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道:“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说出来。”

    小梦点了点头,看向方炎的眼神就有些复杂。

    原本还对方炎有一些小小的爱慕和企图,以为随着接触的越来越多他们会慢慢地成为一对让人羡慕的情侣。没想到方炎的目标竟然是她的上司和偶像陆朝歌校长-----陆校长怎么就接受了他的爱心早餐呢?她可是从来都不收男人的礼物的啊。以前有人送名贵的花卉或者盆栽字画给她,她直接就交给了办公室代为处理。

    她看着方炎远去的背影,心头有些许的酸涩。就像是刚刚吃了一枚还没有完全成熟的青枣。

    陆朝歌并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地方两个年轻男女各自的心境,她把方炎送过来的保温杯放到窗台,然后手持剪刀继续修剪这盆迎客松。

    其实陆朝歌并不喜欢迎客松,因为摆的人太多了。几乎成了集团公司或者企业主办公室的标配。无论多么高雅的物件,只要拥有的人多了,就会让人觉得流俗。

    譬如人民币,人人都在玩,人人都喜欢。但是,所有人都觉得谈钱太俗气。

    可是,如果你手里有一颗大克拉钻石或者世所罕见的宝玉,那么,无论是在多么高贵的场合说出来或者现出来都不会让人觉得掉份。只会给你增加无尽的风采。

    但是,这棵迎客松和其它的迎客松有着很大的区别。市面上常见的迎客松,它的枝干松叶会努力的向外探出去,如人伸出臂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陆朝歌在花卉市场发现这棵迎客松时,它被主人遗弃在角落里。之所以遗弃的原因是因为,它没有伸出去迎接客人的枝干,不愿意迎客的迎客松,谁愿意买回家去?

    但是,陆朝歌一眼就喜欢上了。她觉得这棵看起来枝叶不够茂盛而且又过于笔挺没有分叉的迎客松像极了一个人。

    方炎!

    在跆拳道道馆,方炎被千叶好武激怒,突然间跳出来将他爆打一顿----打完收功,独自站立在会馆中心,身材单薄,表情冷峻的模样不正是和这棵迎客松一模一样吗?

    她修剪的这棵迎客树不愿意展臂躬腰去迎接客人,方炎又迎合过谁?

    十几分钟后,陆朝歌停下剪刀,仔细地端详刚刚完成的作品。

    还有一些瑕疵,但是上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她喜欢花卉和盆栽,却绝对不会占用上班时间来做这些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利用上班之前或者课间休息的时间。

    陆朝歌把剪刀放在窗台上面,去洗手间净过了手,然后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每天早上工作的时候,都要先处理前一天的邮件。这是她在美国工作时就养成的工作习惯。

    咽喉奇痒,她立即用纸巾捂着嘴巴咳嗽起来。

    咳得撕心裂肺,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

    她的脸色憋成了紫红色,担心张嘴就能够把肺给吐出来。

    她从包包里摸出咳嗽水准备往口腔里喷,在即将按动时又及时的停住了手。

    视线再次转移到了窗台上面的那只紫色的保温杯上面。它温顺安静的立在那儿,一点也不像它的主人那么张扬诡怪。

    犹豫了一番,陆朝歌走过去拿起保温杯,拧开了瓶盖。

    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打开杯盖就能够闻到一股子难闻的草药味。不仅仅不难闻,反而有一股药草的清香。

    药汁也不是她所熟悉的漆黑色,而是半透明的橙黄色。就像是第一泡的熟普洱茶汤。

    “这是药还是茶啊?”陆朝歌在心里想道。

    颜色诱人,香味扑鼻,陆朝歌忍不住喝了一口。

    一股温润清凉的感觉直入口腔,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咕咚’一声滑进了咽喉。咽喉深处那总也咳不出来的浓痰接触到这些茶汤,一下子就缴械投降成了逃兵,那种灼热发痒的感觉也快速的消失不见。

    陆朝歌心中大喜,一口气把整杯茶汤给喝进了肚子里。口齿生津,神清气爽,竟然给人一种再来一碗的冲动。

    这次咽喉发炎引起的高烧咳嗽并发症已经折腾了她两天两夜,昨天晚上方炎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咳得死去活来没办法入睡。吃了不少消炎药,虽然有所缓轻却并没有完全康复。

    方炎的茶汤简直就是她的救命仙丹,她实在不想再这么痛苦下去了。身体难受不说,还影响工作进度。

    把保温杯清洗干净,这才把秘书小梦喊了进来,对小梦说道:“把保温杯送给方炎老师,让他明天早上再送一杯过来。”

    “好的。校长。”小梦点头答应,快速接过保温杯。

    离开陆朝歌的办公室时,忍不住偷瞄了陆朝歌一眼,她的脸上有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和幸福。

    “陆校长恋爱了。”小梦在心里想道。

    -------

    -------

    张琛正在教导学生实战对打时,教室门口有人喊道:“张教练,有人找你。”

    张琛回头看了一眼,对学生们说道:“你们自由练习,不许偷懒。要是谁偷懒让我看到了,今天晚上不许吃饭,准备去操场跑五十圈。”

    在辉煌武校,张琛对学生是出了名的严厉。大家连连保证,说一定不会偷懒。

    张琛走出教室,发现是三个年轻人要见自己。更确切的说,是三个年轻的朱雀学生要见自己。

    虽然他们没有穿朱雀的校服外套,但是却穿着校服裤子。张琛警惕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谁?找我什么事情?”

    难道自己昨天晚上和方炎起了冲突,今天他的学生就找上门来想要替老师报仇?

    问题是,就这三个学生----从他们歪歪斜斜的站姿就可以看出来下盘不稳,恐怕自己十秒钟之内就可以把他们全都给放倒了。这样的家伙也想来帮老师讨回场子?

    可是,让张琛不明白的是,昨天晚上明明是他们辉煌吃亏了好不好,朱雀那边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是张琛老师吗?”郑国栋笑呵呵地问道,一脸讨好的模样。

    “你是谁?”张琛问道。

    “我是郑国栋。”郑国栋说道。“我爸是郑天成,朱雀中学的校董。”

    郑国栋知道,如果只报自己的名字,可能张琛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但是,如果报出父亲的大名,张琛就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了。这一招他使用过无数次,屡试不爽。

    郑国栋又指了指李阳和陈涛,说道:“他们是我的朋友。”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张琛更加疑惑了。郑天成的儿子找自己做什么?招揽做保镖?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听说了----”郑国栋说道。

    张琛皱眉,说道:“怎么?想要替你们的老师报仇,恐怕就凭你们三个还不够格吧?”

    “张老师误会了。”郑国栋笑着解释。看到郑国栋还对昨天晚上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就知道他们这次来对了。“我们对方炎在学校的一些做法非常的不满意。这家伙是个衣冠禽兽,表面说一套,暗地里做的是另一套。学校的老师学生都很不喜欢他。我们想,如果张老师想要找方炎切磋切磋的话,我们可以帮忙提供一些方便-----如果张老师有需要的话,我们甚至可以把他骗出来到你指定的地点。”

    张琛的眼神眯了起来,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希望我过去挑战方炎,顺便把他狠狠地教训一顿?是不是?你们是他的学生?”

    “对。我们都是九班的学生。但是,我们是不会承认我们是他的学生的。”李阳气愤的说道。“我们也不会承认他是我们的老师。他不配。”

    “不是师生关系最好。”张琛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不是他不配,是你们不配。”

    “------”郑国栋傻眼了。这和他们想象的情况不太一样啊。

    (ps:有红票月票的朋友帮忙点点!另外,好像纵横有个五一劳模活动,只要发布六个小时以后的章节都可以抽奖。希望你们能够抽到手机大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