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脸在哪儿?

    要是有人说让方炎每天坚持洗脸因为他要打方炎的脸,方炎早就冲上去和人拼命了。如果这个人是叶温柔,方炎曾经也冲上去和她拼命-----没打赢。

    对方火火老师来说,如果有朝一日能够打的过叶温柔他就一定冲过去狠狠地吻她一口----他不打她,他要羞辱她。

    有时候,嘴巴比拳头带给别人的伤害更深更甚。

    方炎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差把叶温柔打趴下了。

    有人说,拳头才是硬道理。

    在方炎看来,这句话简直是真理。

    叶温柔凭什么敢这么欺负自己?还不就是因为她的拳头比自己的拳头更硬一些吗?不然的话,她敢欺负自己一下试试?早就把她打的连她爸妈都不认识她了。

    听了方英雄的话,方炎双急又气。

    急的是,叶温柔那小娘们还记仇呢。而且随时都有可能杀到花城把自己爆打一顿。

    气的是,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声威胁,是不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方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喝道:“岂有此理,叶家的人敢到我们方家的地盘去撒野,还口口声声说要打伤我们方家的弟子----我个人荣辱不算什么,但是我们方家的名誉何在?尊严何在?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方炎看着方英雄问道:“你师父当时在场?”

    “在场。”方英雄点头说道。

    “他没说什么?”

    “说了。”方英雄把方好汉面前的杯子收走,担心他控制不住又把这个新杯子给吞下肚子里。

    “说什么了?”方炎问道。

    “师父他老人家说-----”方英雄看着方炎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就应该这么办。”

    “-------”方炎差点儿没有狂喷一大口鲜血。

    那个老酒鬼----他还是方家的人吗?还是爷爷的徒弟自己的师兄吗?这种时候怎么能够帮一个女人讲话?

    对于叶温柔这个女人,方家几乎没有人喜欢她。因为她一次又一次不留情面的把方炎给揍得皮开肉绽牙掉腿断,实在是让方家丢尽了脸面。方家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的克星天敌?

    之所以说几乎而不是绝对的原因就是因为,方家还有一个人喜欢她和欣赏她,那就是方炎的大师兄老酒鬼。

    也不知道叶温柔的那一方面让老酒鬼看对了眼,说这个姑娘性格直率,为人大气,前途不可限量。而且,叶温柔还有一个嗜好对上了老酒鬼的脾气。

    叶温柔好喝酒,三两斤高度白酒不在话下。就连老酒鬼和她拼酒也只有甘败下风缴械投降的份。

    叶温柔和老酒鬼是往年知己,所以,老酒鬼对待叶温柔比对待自己这个小师弟还要好上不少。

    方炎指着方英雄和方好汉,说道:“回去。你们俩赶紧回去。你们师父这么对我,还有脸把你们送到我身边来吃闲饭----赶紧滚蛋。”

    “小师叔,师父让我们来保护你。”方好汉一脸憨厚的说道。

    “-------”

    方英雄拍了方好汉的手臂一记,示意他不要随便开口说话。

    他看着方炎赔着笑脸,说道:“我和好汉兄弟俩当然是站在小师叔这一边的。那个叶温柔-----小姐,她和我们又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对不对?从小到大,我和好汉最崇拜的人就是小师叔了。我们的终极梦想就是跟着小师叔勇闯天涯行侠仗义成为真正的英雄好汉。”

    方英雄本来想直呼叶温柔的名字的,但是想到这个女人平时的嚣张霸道作风,赶紧在后面添加了‘小姐’这个尊敬的称呼。

    方好汉在旁边点头,说道:“就是这样。”

    方炎轻轻叹息,知道这两个拖油瓶既然来了,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赶走的。

    他看着方英雄,问道:“你们过来,我爸妈知道?”

    “老爷和夫人都知道。”

    “他们说过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说。”

    “那就是假装不知道了。”方炎说道。“我爸---他没怎么生气吧?”

    方英雄想了想,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过,少爷跑的那天,老爷把自己的书房给砸烂了-----”

    “-------”方炎很想打人。想把肥头肥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方英雄给狠揍一顿。

    有你这么调戏别人感情的吗?老头子都把他最宝贵平时都不轻易让人进去的书房给砸烂了,你难道还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

    方炎觉得自己现在很脆弱,很无助。

    方英雄察觉方炎杀人般的眼光,摇晃着大大的脑袋,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老爷的心事,我们这些做徒子徒孙的怎么可能猜的到呢?”

    “方英雄,你再气我你就赶紧滚蛋。”方炎骂道。“就算不气我,吃完这顿饭也赶紧滚蛋。我可不收留你们,我现在自身难保。随时都准备跑路。”

    “那我们就陪小师叔一起跑路。”方英雄很讲义气的说道。“人多也有个照应。”

    “对,就是这样。”方好汉点头说道。

    包厢门被人打开,一个男服务员端着一个大瓷盆进来。里面是加了很多辣椒的豆花鱼。

    方炎把筷子用茶水冲了冲,说道:“吃饭吃饭,吃完饭你们俩赶紧滚蛋。”

    英雄好汉的动作看起来很没有英雄好汉的气概,两人把筷子从一次性袋子里撕扯出来,顾不上那上面火红色的辣椒以及滋啦啦还在冒油花的滚油,捞起鱼块就朝嘴巴里喂。烫的哇哇乱叫也舍不得吐掉。

    方炎很是高贵冷艳的扫了他们一眼,说道:“这道菜,我经常吃。”

    说完之后,却觉得心里酸涩的不行。要是在家里,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什么样的美食吃不着啊?

    服务员关门离开的时候,还很是好奇的在屋子里的三人脸上打量着,不知道在寻找些什么。

    第二道菜上来的时候,传菜员变成了一个身高体壮脸上油乎乎的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把那一盘手撕包菜放在桌子上,赔着笑脸说道:“三位小兄弟,抱歉打扰一下-----”

    方炎看着中年男人,问道:“有事?”

    “那个,是这样的----听我们这儿的小妹说,有一位小兄弟可以生吃玻璃?”

    “难道还有人把玻璃煮熟吃?”方炎反问着说道。

    原本他的心情就有些不好,那个女服务员把他们包厢里发生的事情四处说出去,这更让他心生不快。所以,和这个中年男人说话的语气就不是很友善。

    “哈哈,小兄弟真幽默。真幽默。”中年男人有些尴尬。不过,他看起来抗击打能力非常的强悍,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看着方炎说道:“是这样的,刚才小妹说起有人能吃玻璃这事的时候,外面不少客人都听到了。有一桌客人想请这位能吃玻璃的小兄弟出去给大家伙表演一下----”

    方炎的脸色就更加阴沉了,指了指门口,说道:“出去。”

    中年男人还想再劝,说道:“小兄弟,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这事是真的,他们愿意给几位今天的开销埋单。大家也就是图个乐呵不是?”

    方炎被这个中年男人给气笑了,说道:“你是这饭店的老板?”

    “对。免贵姓许。许宾。”中年男人笑呵呵地朝着方炎伸出大手,说道:“谢谢小兄弟来光顾我这小店。”

    方炎没和胖老板握手,指了指门口,说道:“能确定你是老板就成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你这店我以后也不来了。”

    “你-----我也就是帮人来说道一声,既然小兄弟们不愿意,那这事就算了。你们几位吃好喝好。”中年男人脸色不快,还是转身走出了包厢。

    方好汉看着方炎,说道:“我去给他们吃一个,反正我也没吃饱。”

    “就是。还能赚一顿饭钱。”方英雄附和着说道。

    啪!

    方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你们要不要留下来?”

    方英雄和方好汉连忙点头。他们千里迢迢跑来找方炎,不就是想跟着他打天下吗?

    “那就听我的。”方炎说道。“吃饭。”

    方英雄和方好汉点了点头,又开始埋头苦吃起来。

    哐铛----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因为门板质量不是很好,看起来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倒掉。

    只见刚才从包厢里走出去的饭店老板许宾挡在几个年轻人前面,嘴里正不停的解释着什么。

    那些年轻人却根本就不把许宾当回事儿,横冲直撞硬生生地闯进了包厢。

    为首的寸头男人打量了方炎和英雄好汉一眼,说道:“怎么着?好言好语的想请你们出去给大家助个兴,不给面子是吧?你不给我们兄弟面子,我们也会让你很没面子。”

    方炎品尝着嘴里的鲜嫩鱼肉,笑着说道:“有脸我才给你脸,没脸我给你什么脸?想要别人给你脸,总得先说说你的脸在哪儿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