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一定要坚持每天洗脸!

    看到方炎转身就走,矮个胖子追出来急声喊道:“小师叔,小师叔----你别跑啊,我是方英雄,你仔细看看我,我是方英雄----”

    “------”方炎心里暗气,就是看清楚你是方英雄我才跑的。

    方家人还是找上门来了,这让方炎有种立即收拾包袱买票逃跑的冲动。

    方家人能够找上门来,难道叶家人就不能找上门来?

    这一次来的是英雄好汉,谁能保证下一次来的就不是暴力温柔?

    高个子男人嗖嗖几步就跑到了方炎的前面,像个孩子一样的说道:“小师叔,我饿了----”

    “饿了吃饭去。”

    “我没钱。”

    “-------”

    秃子又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他看了看这纠缠在一起的三人,出声喊道:“方炎,他们看起来真的认识你。是你大侄子。错不了。”

    “这不是废话吗?”方炎郁闷的想道。

    他也知道,既然英雄好汉找上门来了,他想逃避不见是不可能的。这里是学校门口,在这边吵吵嚷嚷的也不是个办法。

    方炎停下脚步,看着英雄和好汉说道:“去吃饭。”

    “谢谢小师叔。”矮胖的方英雄高兴的说道。“好汉都快要饿坏了。”

    方炎带着英雄好汉来到学校门口的一家湘菜馆,为了方便谈话,特别找老板娘要了一个小包厢。

    三人刚刚坐下,服务员就拿着餐牌进来,笑着问道:“三位要吃点什么?”

    方炎接过餐盘点菜,说道:“来一个豆花鱼,一个红烧肉,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屋子里变得死一般的安静。

    服务员瞪大眼睛看着方好汉,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他----他把杯子咬破了。”

    “小师叔,好汉又吃杯子了。”方英雄投诉着说道。

    方炎看着方好汉,无奈说道:“好汉,菜很快就上来了,你忍一忍行不行?”

    “小师叔,我饿。”方好汉无限委屈的说道。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只许吃这一个。你先垫垫肚子,一会儿好吃饭。”

    “谢谢小师叔。”方好汉高兴的说道。然后,他含着那块玻璃咔嚓咔嚓的咀嚼起来。

    “一个手撕包菜----姑娘,一个手撕包菜,你快写啊。”方炎催促着说道。

    “我----我------”小姑娘握笔的手直哆嗦。

    把玻璃杯子当成甜品吃,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他们不会咬人吧?

    小姑娘觉得自己很危险,心里很害怕。

    “还是我来吧。”方炎说道。他从小姑娘手里接过圆柱笔和点菜单,在上面又加上手撕包菜粉丝煲等几样素菜后,这才把菜单递给小姑娘,说道:“给我们下一大盆面条,不要米饭不要酒。快点上来。”

    他指了指方好汉,说道:“如果你们上菜慢的话,可能他会把这桌子上的杯子吃光了----”

    小姑娘身体猛一哆嗦,像是看怪物一样看了一眼吃玻璃吃的兴高采烈满脸陶醉幸福的方好汉,拉开房门落慌而逃。

    方炎看着方好汉,嘱咐着说道:“好汉,以后不要在公共场合吃玻璃,影响不太好-----”

    “那在你家里可以吃吗?”方好汉问道。

    “我家里?”方炎精惕的盯着英雄好汉,说道:“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方英雄哀怨的剜了方好汉一眼,赔着笑脸说道:“小师叔,我们不回去了。”

    “不回去住哪儿?”

    “你住哪儿我们就住哪儿。”方英雄说道。看到方炎脸涩大变,赶紧解释着说道:“我们可以不睡床,打地铺或者睡院子都行。只要给我们一个落脚地就可以了。”

    “是谁让你们出来找我的?”方炎问道。

    “师父。”方英雄说道。

    “老酒鬼?”

    英雄好汉的师父是方炎的爷爷方虎威的徒弟兼养子。方虎威只有方意行这一个儿子,方意行也只有方炎这一个儿子,方家属于一脉单传。方虎威是武林大豪,一手方氏太极打的出神入化,江湖人称‘无影手’。

    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外号,是因为方虎威和人比斗时极少出手。即使出手,你也很难看到他出过手。

    打人不用手,用手算丢丑。说的就是方虎威这种功夫登峰造极的高人。

    因为方炎的能力不够,所以他一直到现在还在干着这种‘丢丑’的事情。

    方虎威练武好武,又将一腔热血满腹期待都放在儿子方意行的身上,没想到方意行只喜欢读书画画做学问,对太极之道一点兴趣都没有。方虎威又打又逼,可是方意行从内心深处排斥,既使应付的学个三拳两腿那也只是敷衍,根本就入不了方虎威的法眼。

    方虎威对儿子失望透顶,就从徒弟当中选取最有天赋的莫轻敌收为养子,想要让他代替方意行继承方氏太极衣钵。等到方炎出生之后,方虎威又同时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对他悉心栽培,亲身指导。想要让他快快成材。

    按照辈份讲,莫轻敌应该是方炎的叔叔。但是,方炎的学艺师父是爷爷方虎威,所以他又和莫轻敌属于师兄弟的关系。这也是英雄和好汉喊方炎小师叔的原因。

    家门家门,即有家,又有门,所以称呼会比较的混乱。

    莫轻敌是难得一见的练功天才,比师父方虎威感受到太极之境的年纪还要早六年。当然,他的这一记录又被方炎给打破。方炎在二十二岁时就感受到了太极之境,被方家人称为‘奇葩’。

    只是莫轻敌命运不幸,经历过人生一次巨大的打击,从此嗜酒如命,被人称为老酒鬼。

    英雄和好汉是方炎的师兄莫轻敌从外面带回来的两个弟子,他们之前并不叫这个名字,是方炎和他们聊天时,问他们以后有什么理想,那时候还不叫方英雄的方英雄说以后学成功夫做一个除暴安良打抱不平的英雄好汉。不叫方好汉的方好汉一边吃玻璃一边跟着点头。

    于是,方炎就把矮胖的方英雄取了一个方英雄的名字,瘦高个方好汉就只能叫方好汉了。

    听到方炎叫他们的师父老酒鬼,方英雄的脸涩黯然,方好汉嘴里的玻璃也吃的没滋没味-----原本就没有滋味好不好?

    方英雄看着方炎,说道:“师父说他已经没什么好教我们的了,让我们过来找你跟着你闯天下。”

    “师父说你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让我们好好保护你。”方好汉把玻璃咽进肚子里,出声说道。

    “可我就是一语文老师,我能去哪儿?我用得着你们保护?”方炎气愤的说道。

    看到方炎生气,英雄好汉立即就低头不语。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你师父怎么知道我在花城?”

    “大家都知道。”方好汉抬头说道。

    “------你说什么?”方炎的脸涩变得惨白。

    方英雄知道方好汉不太会讲话,赶紧帮忙解释,说道:“师父说你没别的地方可去。只有到了花城才是最安全的。所以就让我们来花城找你。”

    “----我爸妈知道我在花城?”方炎问道。

    “应该知道-----”方英雄看到方炎表情不善,赶紧改口说道:“也有可能不知道。”

    “到底知道不知道?”方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知道。”

    “还有谁知道?”

    “方家的人知道,叶家的人知道,其它应该知道的人都知道。”方英雄无比坦白的说道。

    “-------”方炎欲哭无泪。

    我这么低调,没想到在外人看来还是如此的风骚。

    “叶温柔知不知道?”方炎问道。这个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他在比赛的前一刻翘家逃跑,恐怕最生气的就是叶温柔。这个女人要是知道了,事情就非同小可了。

    但是,方家的人知道,叶家的人知道,叶温柔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只是心存一点侥幸。那么,一点点。

    方英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方炎问道。“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们出门的时候,叶小姐正在陪师父喝酒-----叶小姐让我们给你带句话-----”

    “-------”

    方炎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感觉心都要碎掉了。

    “她说什么了?”方炎满嘴苦涩的问道。他觉得他的命太苦了。这到底是冒犯了哪门子的大神啊?

    “叶小姐说,她会假装不知道你在花城。”

    方炎松了口气,笑着说道:“那就证明她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叶小姐还说-----”

    “-------”方炎想把方英雄给活活打死。你一次性把话说完会死吗?

    因为方英雄的这个大拐弯,方炎的心又被他高高的吊了起来。

    “一定要坚持每天洗脸,她怕把脏了。”方英雄说道。

    “------”

    方炎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这ri子没法过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