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方火火成了班主任!

    “第一次见面她就打的我十几天下不了床,第二次被她打折了腿,第三次被她打掉了两颗门牙,一张嘴就漏风,一直到现在还有人叫我豁牙兔-----你说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野蛮暴力的女人啊?这样的女人还是女人吗?”

    “我能不跑吗?我不跑谁知道她这次会把我打成什么样子?她要是打瞎了我的眼睛怎么办?她要是打塌了我的鼻梁怎么办?她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干过-----我脸上哪个部位最难看?鼻子。原本我的鼻子多么英俊挺拔啊,被她打了两拳后,就塌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本来就长成这样----”

    方炎的成长史,就是叶温柔对他野蛮的暴力史。

    想起自己所承受的委屈以及身体上面的创伤,他就有种放声大哭的冲动。

    为什么我的命会这么苦啊?

    方炎朝着坐在对面的陆朝歌看过去,发现她面无表情,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没有任何的怜悯同情。

    “你不觉得我很可怜吗?”方炎奇怪的问道。自己说的这么凄惨,她不应该和自己抱头痛哭吗?

    这个女人太没有同情心了吧?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陆朝歌冷笑着说道。

    “--------”方炎瞪大了眼睛。

    天地良心,他这次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实话。你怎么可以不相信呢?

    “你两天前才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东洋来的高明剑客打的重伤住进医院,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打的过你?”陆朝歌语气嘲讽的反问。这个混蛋,他当自己是个白痴吗?

    “真的有人比我还厉害------”方炎还想解释。他有些后悔在叶温柔狠揍自己的时候,他没有让人帮忙录下视频,不然的话,铁证如山啊-----

    “方炎------”陆朝歌打断方炎的话。“我希望能够听到你的实话。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讲的话,可以直接向我说明。我不会勉强你,我也勉强不了你。但是,你用不着编排这样的烂俗故事出来敷衍应付-----做人要诚实。”

    “--------”方炎的眼眶红了。

    “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陆朝歌很是无趣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管你是从哪里来,来学校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只要你是为了学生好,为了学校好,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支持你的工作。这一次九班的表现非常好,学校理应对你们进行嘉奖----你有什么想法?”

    “给我涨点薪水?”方炎收拾起倍受打击的心情,出声争夺应当属于自己的利益。

    “不可能。”陆朝歌说道。“你才刚刚从实习期转正成为正式老师,这已经属于违规提拔。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加薪水。”

    陆朝歌皱了皱眉,问道:“你很缺钱?”

    “倒也不是-----就是以前穷怕了,想存点钱防身。”方炎说道。他还有一个想法没有说出来。他在朱雀越来越有名气,在整个花城的学生界也声名赫赫,到时候叶温柔那女人要是发现了他的行踪追过来怎么办?他不还得再次跑路。跑路难道不需要用钱吗?

    “如果危急时刻,我是说很着急用钱的事情上面,可以找我帮忙。”陆朝歌说道。这算是一个承诺了。

    说完之后,陆朝歌心里又是莫名火气,为什么每次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的时候,最终都绕不过钱这个话题呢?文化人不是应该羞于谈钱的吗?

    “谢谢陆校长。我就知道咱们是一伙的。”方炎高兴坏了。这年头检验朋友之间的友谊最好用的是什么办法?借钱。不管多少,有人愿意借钱给你,那是把你当成重要的朋友啊。

    “按照以前的惯例,可以由学校拨出一部份经费让你们出去旅游一趟-----”陆朝歌说道。

    “这样也行。”方炎笑着点头。带着学生们出去游山玩水,感受大自然之美,顺便加深一些彼此之间的关系。这个想法还是很不错的。学校确实比他考虑的更加细致长远一些-----他总是考虑能不能涨薪水这样实在的问题。

    “带队老师需要是班主任。”陆朝歌说道。

    “-------”方炎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这算是什么意思?拨款给学生旅游,结果却把自己这个功臣给一脚踢开,陈大海捡了个大便宜-----有这么玩人的吗?

    陆朝歌将方炎的反应尽收眼底,心里暗笑,小子,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她从面前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张递了过去,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九班的班主任-----九班就交给你去负责了。”

    方炎咧嘴笑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学校领导不会让我们这些一心一意埋头做事的老师心里憋屈的。果然,这赏赐不就来了?”

    “方炎-----”陆朝歌正色看着方炎,说道:“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不一样。任课老师只需要负责好自己所教的那门功课,保证学生的学习成绩就够了。但是班主任不一样,他不仅仅要对学生的学习负责,还要对学生的生活负责。学生有没有来上课,为什么没来上课,学生成绩倒退的原因是什么,学生成绩进步的原因又是什么,学生在学校里和人发生矛盾要调理,学生在外面和人发生冲突也要想办法解决------班主任不是学生的父母,但是胜过学生的父母。这个位置,责任重大。”

    “我明白了。”方炎点头说道。“我来朱雀的第一天就对陆校长说过,我要奉献我的青春才华和身体,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那不是句玩笑-----”

    “方炎,不要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了。”陆朝歌打断方炎的话。“没有人要你奉献青春和身体,你只需要态度认真做事勤恳-----就足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班主任了。”

    “--------”

    “帮你争取九班班主任这个职位,一方面是为了犒劳你在这次接待武仁考察团时的优秀表现,另外,我也有件事情想让你去完成。”

    “什么事情?”

    “试点。”陆朝歌说道。“国学试点。”

    “什么意思?”方炎有些不明白。

    “在雀桥上面学《再别康桥》、在雨巷里面学《雨巷》,在课堂上面丰富学生的古知识,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譬如茶道、书法,当然还有武术-----其实你已经在做了。但是我希望能够更加系统化一些。如果九班能够成功的话,我会考虑在全校推广。”陆朝歌说道。

    她看着方炎,说道:“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你就不怕我把九班的学生给带坏了?”方炎笑着说道。“要知道,现在还是唯分数论。如果我整天带他们去学这些,分数落下来了怎么办?”

    “谁说会茶道懂书法的就考不出高分?这样的人思维更加的开阔,也更加擅长思考----我相信他们能够考出更加优秀的成绩。”陆朝歌看向方炎,说道:“当然,这是你的责任。我希望九班的学生即能够擅长茶道书法,又能够考出优秀的成绩。高分高能,这才是我一心推动朱雀教育改革的真正原因。”

    “你要求我做这么多,又不给我涨薪水------”

    “方炎-----”

    “但我还是愿意为你做这些事情。”方炎笑着说道:“你想的,也是我想的。你要做的,也是我要做的。我希望他们能够写出漂亮的字,做出漂亮的诗。我希望他们泡出好喝的茶,练出凌厉的剑。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要是每个学生都像我一样,还有谁敢来挑衅猖狂?”

    “--------”

    “这个任务我接下了。”方炎豪气干云的说道。“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脱胎换骨的九班,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九班。”

    “拭目以待。”陆朝歌说道。

    “陆校长忙,我就不打扰你了。”方炎说话的时候,顺手抄起办公桌上的那罐茶叶,说道:“陆校长别送,我自己出门就好。”

    陆朝歌张嘴欲喊,终究只是摇头苦笑。

    办公室的门刚刚关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陆朝歌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情?”陆朝歌声音冰冷的问道。

    “我在学校门口。”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爽朗的声音,像是完全没有听出陆朝歌语气里的冷漠,说道:“老妈让我下班的时候顺便接你回去吃饭。”

    “我还有工作要忙。”陆朝歌说道。

    “我在门口等你。”男人说道。

    “------可能时间有些长。”

    挂断电话,陆朝歌的情绪有些烦躁。

    从胸口拉出那枚玉制观音,用手轻轻的磨擦着,一股清凉的感觉涌入掌心,她的心情也逐渐的平复下来。

    每当她不开心的时候,这枚玉制观音都能够带给她常人难以理解的抚慰。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她叹息出声,眼神里有着让人心悸的冷酷。(未完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柳下挥作品 (http://liuxiahui.zuopinj.com) 免费阅读